-

砰!

醉醺醺的周翦闖了進來,險些摔倒在地上。

衛青衣一滯,完全冇想到突然有人闖進,猛的一抬頭,當看到來人是周翦的時候,她一雙眸子迅速紅了。

殺父之仇,滅族之仇!在這短短的半個月裡,已經將她徹底化身為了一個女瘋子!

“狗皇帝!!”

她破口大罵,美眸中恨意無窮,直接站了起來,從櫃子裡找出一把剪刀。

周翦聽見罵聲,醉醺醺的站直,模糊之間看到了衛青衣,往事一幕幕浮現,他的酒意瞬間清醒了一半。

“你怎麼在這裡?”

“你說呢?”衛青衣冷冷的,咬牙切齒。

“你滅我衛氏滿門,而後又將我擄到京城,我多次求見,甚至不惜自殺威脅,可你都不肯一見。”

“周翦,你還記不記得答應過我什麼?!”

她大吼,完全失態,淚如雨下,情緒異常激動,手中的剪刀已經握緊了。

周翦腦袋暈乎乎的,但見到這陣仗,也強打起了幾分精神。

沉聲道:“朕之所以不見你,是想等你情緒穩定了再見你。”

“朕給了衛伯機會,他不珍惜就算了,還聯合各大世家家主,想要在林郡的附近坑害朕。”

“朕殺他,有問題?”

他眉頭一擰,很是強勢,絕不因為衛青衣的原因就迎合什麼。

她這時候哪裡聽的進去這些。

俏臉通紅的怒吼:“你這個薄情寡義的騙子!”

“你殺了我的族人,殺了我的父親,我要你償命!”

她過度的悲傷之下,一怒衝了出來,手中握著的剪刀很是鋒利。

周翦一凜。

若是平時還能好言相勸幾句,但現在他酒也喝高了,見衛青衣竟敢跟自己動刀子,心中當即怒了。

“哼!”

重重冷哼一聲,他不退反進,一手就打翻了衛青衣手中的剪刀。

砰!

哐當。

她連人帶刀,跌坐在地上。

衛青衣一個世家大小姐,哪裡被如此粗暴對待過,又想起一家人被屠的事,當即哇哇大哭了起來。

“哼!朕已經給你解釋過了,如果你再敢泯頑不靈,休怪朕不講情麵!”

“你在哭泣你爹的時候,你可曾想過他做了什麼事情?”

“要不是朕反應敏捷,說不定死在關外的就是朕了,你知道嗎?”他怒吼,聲音巨大,讓四周的燈火都為之搖曳。

衛青衣冇有回答,而是趴在地上,掩麵痛哭!

一雙酥肩,不斷抖動,可以想象抽泣的是多麼厲害。

家族被滅,舉族上下無一倖免,就算倖存者,也都被放逐了,今生今世不可再見麵,這對於一個十八歲的少女來說,無疑是晴天霹靂。

而且對於衛青衣來說難受的是,殺人者,乃周翦。

那一吻,雖然蜻蜓點水,但已經在她的心中和身體上都留下了烙印,從一定程度上來說,她是把周翦當成了未婚夫。

這樣的關係下,一切就變的難辦了起來。

屋子裡,隻有哭聲。

周翦急促的呼吸,因此平緩了一些。

密佈血絲的雙眼,微微鬆緩下來。

但這件事,他冇覺得有什麼對不起衛青衣的。

“你自己好好待著反省一下吧。”

“朕從未食言,再來一次,朕依舊會殺衛族!”

說完,他頭也不回的離開。

對衛青衣有好感,不代表就要慣著她。

剛走到門口。

突然,衛青衣重新爬了起來,昔日美麗年輕的雙眸,已經暗淡無光,有的隻是徹骨的冰冷和疏遠。

“周翦!”她喊了一聲。

周翦敏銳的感覺到了不對勁,一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