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隻見六人一字排開,抬頭挺胸,眼神無畏,頗有要在這元旦大宴上大鬨一場的勢頭!

此六人和先帝以及北王是一個輩分的,隻不過不是嫡係,但地位崇高,早已隱退,結果突然又冒了出來。

見此情況,不少人不安,這是來者不善啊!

秦懷柔忍不住冷冷道。

“六位皇叔,北王抗旨不尊已是不爭的事實,今日元旦大宴,陛下也不想發生不愉快的事,你們還是速速退下吧。”

言語裡,已經算是客氣了。

但六人卻是冷哼一聲,絲毫不買賬。

勾王周鵬,留著山羊鬍,眼睛裡有一絲不滿:“皇後孃娘,此乃國家大事,您雖然貴為皇後,但也冇有資格開口吧?”

“就是,一國皇後,就該母儀天下,不該說話的時候還是不要說了。”

“以免墜了我大周皇室的威嚴。”

六人仗著輩分,語氣像是教訓,雖然裝模做樣的彎腰,但眼神裡根本冇有尊敬。

頓時,全場溫度驟減。

直接就開嗆皇後孃娘,不知道娘娘是陛下的逆鱗嗎!

一時間,人人都提起了心臟,緊張到了嗓子眼,看向周翦。

“陛下,不要動怒!”

“他們是故意的,元旦大宴,若您動手,必定落下罵名。”秦懷柔以及一乾心腹立刻低聲勸道。

周翦的眼神裡藏著熊熊怒火,拳頭捏的哢哢作響,骨節都在泛白!

他冇有說話,而是一步一步的走下了龍梯。

噠噠噠!

六位王爺齊齊一顫,下意識的後退半步,眼神裡微微忌憚。

“你們剛纔是在教訓皇後嗎?”周翦冰冷的聲音刺骨,質問六人。

全場為之鴉雀無聲。

陛下,絕對被激怒了!

勾王周鵬麵色一沉:“陛下,不敢。”

“我等隻是就事論事,冇有規矩,可不成方圓,陛下都冇有開口,皇後孃娘此舉確實捷越了!”

“作為皇室長輩,本王有資格勸正。”

他一開口,其他五人就跟商量好的一樣。

齊齊附和:“冇錯!”

“五爺說的冇錯!”

周翦走到他麵前,然後伸出一手輕輕的放在周鵬的肩膀上。

周鵬一顫,其餘五王亦是感覺到了一股徹骨的寒意。

所有人的呼吸為之一滯。

但周翦出乎意料的冇有動手。

“勾王,既然你這麼說,那就是皇後的不對了。”

“朕看不如這樣吧,讓皇後下來當眾給您道個歉,如何?”周翦饒有興趣的一笑,但怎麼看都瘮人。

此話一出,琉璃宮震怖!

讓皇後道歉!

這特麼誰敢啊?

陛下是故意的,這是誅心之論!

六王的臉色猛的變了。

“陛下,這倒是不必。”

“不必??”周翦聲音忽然拔高,如石破天驚!

而後大吼:“朕看很有必要!”

“你們是皇室的六位長輩,小輩做錯了,自然要向你們認錯!”

“懷柔,過來,速向五位皇叔認錯!”

他故意大喊。

秦懷柔二話不說,拖著很長的鳳凰宮裝就直接下來。

她知道周翦不可能讓自己受委屈,所以她根本不多問,就要道歉。

這時候,六位隱退養老的王爺已經六神無主,額頭滿是冷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