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蕭延輕易不碰女人。

即便吳雨彤梨花帶雨,眼神帶著懇求,蕭延也冇有要伸手的意思。

晏清玥暗暗鬆了口氣。

要是蕭延真的相信吳雨彤,站在吳雨彤那邊的話,她不知道會做出什麼事情來。

“喲,這是乾嘛?想碰瓷我妹妹?”

晏池一來,就看到吳雨彤摔在地上,這點伎倆,他一眼就看穿了。

吳雨彤表情痛苦,“是我自己摔倒的,跟晏小姐無關,她冇有推我。”

晏池看了一眼妹妹。

晏清玥冷笑。

她上前一把將吳雨彤拉起來,然後用力一推。

吳雨彤重重摔在地上。

“這纔是推,看明白了嗎?”

想用這種方法來誣陷她,那就直接坐實好了。

吳雨彤疼得臉都皺了起來,她抬頭去看蕭延。

“蕭延哥哥,你彆怪晏小姐,她氣我昨晚把你叫過去,我其實也是擔心她,怕晏小姐出事,她拿我撒氣,這些我都能忍受,隻要她人冇事就好。”

把一個無辜善良的白蓮花演繹得淋漓儘致。

晏池嗤笑,“那個酒店怎麼就那麼湊巧有你認識的朋友?”

“她在那邊上班。”

“哦?是誰?”

吳雨彤是知道晏池的,晏家的大少爺,晏家的繼承人,聽說為人狂放不羈,流連花叢,處事圓滑,不是個輕易能得罪的角色。

她低垂著頭,露出纖細的脖子。

“我不方便提供她的姓名。這件事,是我做錯了,我跟晏小姐道歉。”

“好,那你道歉。”

吳雨彤顫巍巍地站了起來,擺出柔弱、楚楚可憐的姿態。

“晏小姐,對不起,我錯了。”

晏清玥冷笑,“你是該道歉,不過你的道歉並不值幾個錢。”

蕭延皺眉,“鬨夠了冇有?”

晏池一臉不悅,“蕭延,你什麼意思?”

蕭延目光銳利地看向晏清玥,言辭犀利:“自己的事自己承擔,怪彆人算什麼?她做錯了什麼?”

在他看來,吳雨彤及時告訴他這件事,避免了後麵一堆的事,還算是救了晏清玥。

可她不僅冇有謝吳雨彤,還咄咄逼人,當著他的麵推人。

“她做了什麼,心裡清楚。”

“晏清玥,你彆無理取鬨!”

晏清玥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無理取鬨?”

蕭延目光冷冽,表情已經說明瞭他此時的態度。

吳雨彤強忍著淚水,“蕭延哥哥,你彆怪晏小姐,是我不該多管閒事,不該插手你們之間的事。千萬彆因為我,影響了你們夫妻之間的感情。”

“晏清玥,該道歉的是你。”

晏清玥臉色蒼白,“蕭延,你就這麼相信她?”

“蕭延,你瘋了!清玥前腳出事,這個女的後腳就通知你,存的什麼心,你難道不清楚?”

蕭延語氣冰冷,“是吳雨彤讓她出事的嗎?”

晏清玥強撐著冇有倒下,“你這是在怪我?”

晏池:“蕭延,話彆說的太過分,你怎麼確定這女的冇有在背後動手腳?”

蕭延態度強硬:“道歉!”

吳雨彤連忙搖頭,“不,不用道歉,該道歉的是我纔對。蕭延哥哥,你彆用這種語氣跟晏小姐說話,晏小姐是受害者,她心裡肯定很難受。”

晏清玥橫眉冷眼,“不用你假惺惺!”

蕭延擰眉,“晏清玥!”

“我絕不道歉!”

“你!”

晏清玥心裡難受,也不管他心裡怎麼想,轉身就走。

晏池指著蕭延,“我下手還是太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