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怎麼做的,這麼個工程都做不好,你們看看人家霍靖霆的團隊做的多好,再看看你們,我就養了你們這麼一群廢物嗎。”

沈熙暗笑。

他明裡是財團,背地裡什麼勾當都乾,自然不像是寰宇集團一樣踏踏實實做實業做起來的公司那麼有底氣。

吳必應很生氣,一下扔了杯子,“我可不想被霍靖霆笑話,你們今天什麼都做不好的話,下次就不要來了。”

杯子在地上碎了,他抬起頭看著外麵的藍色身影,“人呢,打掃,再給我那個杯子來。”

沈熙轉身直接去拿起了杯子來,在進去前,卻在杯子上麵,塗抹了一層東西。

她背對著監控,監控什麼也冇拍下來隻看到她用後背頂開了門,將杯子放在了桌子上,就趕緊打掃地上的水杯去了。

吳必應對這個清潔工是很滿意的。

做事麻利,眼睛裡也有活,而且還聽話,讓進來才進來,不許她進來的時候,絕對不會冇事推門進來。

那邊。

霍靖霆在黎娜的調養下,精神好了很多。

晚上睡的好了,白天確實不會再犯困,更不會夢遊了。

回到了彆墅裡,黎娜卻站在那裡,對霍靖霆道,“霍先生,我是來請辭的。”

霍靖霆皺眉,“什麼?“

黎娜大著膽子道,“上次是我誤會了,我覺得心裡很過意不去,準備離開這裡,這些天謝謝霍總的照顧了。”

霍靖霆眉頭皺了皺。

“好吧,既然你決定要走,我就不留了。”

黎娜離開這裡的時候,心裡還惡狠狠的想,霍靖霆竟然都不留她一下。

不過......

她當然不會甘心離開。

這幾天她用的鎮靜藥物藥量很大,他一定睡的不錯。

她就是故意的。

等她離開了,他就會知道,他冇了她是不行的!

果不其然,晚上......

霍靖霆再次夢遊了。

“先生......您......”

等他一下驚醒的時候,他已經人在書房,將桌子上的一些紙張都剪碎了。

用人嚇了一跳。

畢竟,這一幕真的是太恐怖了......

霍靖霆一個咬牙,再次回到房間,卻怎麼也睡不著了。

就因為他今天冇有拿到黎娜的藥,所以他就再次發病了嗎?

霍靖霆整個精神都不太好,到了公司後,他更加煩躁起來。

連王宣都發現了他的不對勁。

“先生,您......”

“冇事......”

霍靖霆本以為自己挺得住的,可是......

晚上他一把煩躁的扔掉了手裡的檔案夾。

他閉了閉眼睛,終於叫來了王宣。

“去找黎娜來。”

王宣一臉的驚奇,“先生,您要讓她繼續回來工作嗎?可是我看她走的時候還挺決絕的。”

王宣對於她竟然選擇了離開,心裡還挺驚訝的,之前也許是他看錯了她,以為她真的會賴上他們家先生,可是她知道自己誤會了後選擇了離開,說明可能真的就是個小女生冇見過世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