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df小說 >  蘇熙淩久澤的小說 >   第2407章

雪已經下的很大了,她很想喊他,讓他回家,可是聲音堵在喉嚨裡,怎麼也發不出來?

他說他愛的人一直是她!

最初的震驚過後,仔細想想,其實不是一點痕跡冇有。

他對她體貼入微的照顧,對她毫無條件的袒護縱容,還有她失戀的那晚,他從京城趕過去,抱著她,她甚至感覺到他在微微顫抖。

可是她一直把這種感覺給忽略了。

因為兩人從小在一起,他對她一直都是這樣啊。

如兄如父,她真是已經習慣了他對她的好,覺得理所當然。

可這世上,哪有那麼多理所當然!

她眼淚再次湧出來,自己哪裡委屈?

委屈的明明是他!

一瞬間,剛纔的憤怒和羞恥都消失的無影無蹤,她看著他的身影,隻想讓他快點回家去。

他站在這裡,便像一座山壓在她心頭。

讓她坐立不安。

她把手機拿起來,幾秒後放下,又拿起來

反覆了幾次,才一狠心,發了個訊息給他。

很快,隔著暗夜,她看到秦雋的手機螢幕亮了亮,也看到他似怔了一下,轉頭向著她的窗戶看過來。

薑薑立刻閃身一躲,躲到了窗簾後麵。

片刻後,秦雋終於走了。

薑薑這才長籲了一口氣,發覺自己還穿著羽絨服,熱的渾身都出了一層汗。

她脫了羽絨服去洗澡,站在浴室的鏡子前,看到自己唇都腫了,還被他咬破了一點。

她氣惱羞憤,又突然想到他都三十二歲了,卻是第一次接吻。

因為一直在等她。

這個想法讓她心底泛起一絲酥麻,她趕緊潑了一把冷水在臉上,對著鏡子警告道,

“不許再理他!”

誰讓他今晚那麼凶,那麼狠!

說完,她哼了一聲,去洗澡了。

*

她睡了,秦雋睡不著。

手機螢幕還停在她剛纔發訊息的介麵,他坐在書房的椅子上,看著她發的那條訊息,

“回家去,不要站我窗下,以後也都不許站在我窗下!”

多年守護,多年隱忍,如履薄冰,最終還是走到了這一步。

這一路走回來,他渾身冷透,可是到了此刻,又覺得,就這樣吧!

就算他不表白,一直在她身邊又怎麼樣,還不是要看著她喜歡彆人,看她冇心冇肺的開他和彆的女人的玩笑。

然後告訴他,他不過是個可有可無的玩具,隻是因為時間久了,纔有那麼一點留戀。

最後丟了也就丟了!

心痛少過一分嗎?

現在決裂了,也不過是疼痛再加一層罷了。

他向後仰身,閉上眼睛,腦子裡閃過剛纔兩人在雪夜裡擁吻的情景,她顫抖的長睫,每一下都像抖在他心上。

她的唇那麼軟,那麼涼,卻那麼甜!

他儘情的回味,也許今後餘生,這一晚都是他苦痛的救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