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要說這些石碑是在,鎮壓什麼東西,陳風是不信的。

因為這些石碑,不僅會釋放靈氣,還會不斷的吸收你體內的靈氣。

這也是陳風觸摸多個石碑以後,才發現的。

因為每次消失的靈氣很少,加上聽過石碑的運轉,會給你一種靈氣運行速度過快的錯覺,讓你自然而然的,忽略了那些靈氣的消失。

心裡想著,陳風圍著整個洞穴,一點兒的一點兒的看著。

“佈下這陣法的人,隻是想通過這個陣法,來吸收那麼點兒靈氣嗎?”

這個想法剛冒出來,陳風自己就否定了,誰會這麼傻?費這麼大的功夫,就整出來一個雞肋的東西。

就是這裡都不滿人,這個陣法全開,也吸收不了多少靈氣的。

陳風心裡想著,很快就把這個想法拋之腦後。

他圍著這裡的'石碑,不斷的尋找著,突然陳風眼前一亮,看向被那些石碑層層疊疊護住的一個地方。

“哪裡是什麼?”

陳風小心的繞開那些石碑,不斷的接近中心。

在看到那個東西的時候,陳風有些驚訝。

“這個陣法是為了守護這裡嗎?”

陳風看著中間的那個石碑,那個石碑散發著陣陣光芒,伴隨著強大的靈氣波動。

也是到了這裡以後,陳風才發現,這個石碑溢散的靈氣波動,都被這個石碑外圍的石碑吸收了。

然後這一圈一圈的石碑,層層疊疊的圍繞成一個圓形,所有溢散的靈氣,都被完美的吸收,然後又傳送回最中間的石碑。

“這個纔是界碑嗎?”

陳風幾乎可以百分百的確定,這就是界碑了。

看著界碑,陳風想了想,把手放在了上麵。

一瞬間,陳風的體內衝進一股強大的力量,腦海中飛快的閃過何用各種畫麵。

修界的過往,界碑的建造者,還有無數的人臉圍繞著這裡。

陳風有些痛苦的閉著眼睛,身體不斷的顫抖著,額頭上冒出細細密密的汗珠。

疼!

太疼了!

無數的資訊,就這麼衝進了他的腦海中。

“啊!”陳風怒吼一聲,想要把手收回來,卻發現自己,怎麼也做不到。

“該死!”陳風抗爭著,根本無力反抗

遠在天邊的界主府,數位界主,在陳風把手放在石碑上的一瞬間,瞬間就被驚動了。

在他們成為界主以後,就被界碑上滴上了他們的心頭血,這樣做也是,為了讓界碑跟他們產生聯絡。

可以說除了他們,任何人觸動界碑,都會心有所感。

“誰!到底是誰!”有界主變了臉色,從沉眠中甦醒過來。

“是新的界主還是心懷不軌之人?”這人一腳踏出,身影早已經消失在千裡之外。

“不管是誰,竟然妄想觸動界碑,殺無赦!”有人睜開眼睛,銳利的劍氣飛射而出,直接斬斷了不遠處的大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