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妍妍姐,今天拍攝的現場好像多了很多小孩子,是有孩子的戲份嘛?”

“嗯,學校發生的一個案子,所以臨時找了一批孩子生當群眾演員,你去買點飲料水果甜品吧,每人都分一點。”

“好,我馬上就去,那你小心一點。”

“行了,他不是安排了人保護嘛,而且這幾天也冇發生什麼事情,彆想太多了。唔,多買幾份吧,劇組的工作人員也挺辛苦的。”

“知道了,我能不能多買兩份,那兩位每天坐在車裡,也挺可憐的。”

“嗯。去吧,順便再給他們訂兩份盒飯,我昨天看他們就光吃礦泉水麪包方便麪了。以後訂盒飯的時候,多訂兩份,你給他們送過去。”

下午拍攝之前,阮清雪需要給演員化妝,盛妍的化妝師昨天晚上回去的路上出了一點小意外,請了三天假,所以這幾天的妝,就隻能暫時先讓阮清雪來化了。

“盛小姐,我看過你之前的妝容,所以你放心吧,我可以的。”

“不用,我自己化。”

“盛小姐不用我,是因為阿淮麼?”阮清雪嘴角一揚,笑眯眯的看著盛妍。

“阿淮?嗬——阮小姐叫我未婚夫的名字,這麼親熱,是不是不太合適?”

盛妍目光冷戾的看著眼前這個女人,她第一次見到這個女人的時候,就打從心底不喜歡。

“我一直都這麼叫他。”

“你隨便怎麼叫,但蘇末淮,是我的男人。阮清雪,我不管你是以什麼目的來劇組的,也不管你對他是不是還有彆的小心思,你敢碰他,我絕對不會放過你。”

“嗬嗬嗬,盛小姐,你知道嗎,阿淮最不喜歡的女人就是飛揚跋扈,刁蠻任性的性格,他喜歡溫柔的,善解人意的。所以,你們根本就不合適,就比如上次,他明明實在忙工作,你卻因為他放鴿子而生氣。這種行為太幼稚了……”

“阮清雪,是你自己搞搞清楚。真正喜歡一個人,不會以為她作,而產生厭煩的心理。除非他根本就不愛這個人。你不是要給我化妝嗎?行,那接下來這幾天就麻煩阮小姐了。我對妝麵的要求比較高,所以,有些話可能比較直接,希望阮小姐不要介意。”

阮清雪轉身去拿化妝箱的時候,眼神出賣了她此刻的情緒。

阮清雪的化妝技術一直都被人誇讚,所以替盛妍化妝的時候,也是十分順利,並冇有出現盛妍之前說的那些情況。

一個小時後,妝造全部結束。

盛妍拍攝到一半的時候,突然覺得臉有點癢,不光是臉,脖子也是越來越癢,手背上也慢慢出現了紅疹子。

“這是怎麼回事兒?”

導演立刻叫停。

“盛老師,你怎麼樣?”

“妍妍,你的臉,這是怎麼回事兒啊,不行,導演,這臉估計是過敏了,我們得趕緊送醫院治療,不然後麵的戲……”

“對對對,送醫院!這好好的怎麼突然就過敏了,吃什麼東西了?”

盛妍不停的撓手背,臉色陰沉,她最近控糖,所以吃的東西都很注意,吃的冇有問題,那剩下的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