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李千屹竝未動怒,這倣彿在雅熙花魁的預料之中,暗自得意一笑,那雙手開始變得不對勁起來。

爲了這一天,她幾乎看完了所有關於男女的圖冊,哪裡最舒服,她一清二楚。

嫁入北漠王府是下下策,懷上王種是中策,勾住小王爺的心纔是上上策。

想要勾住一個男人的心,除了自身臉蛋和身材外,賸下的就是技術了,前者雅熙花魁能做青樓魁首自然是滿足了,至於後者,她雖未有過實戰,但多年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