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盈盈彷彿開不了口那般,在電話那頭哭著,傳來一陣抽泣聲。

“小浠......靜好呢?你叫她趕緊來醫院。”

夏浠扭過頭看了唐靜好一眼,鎮定的說道,“靜好在我旁邊,她好像有些反應不過來,伯母,發生什麼事了?”

蘇盈盈聽到夏浠說唐靜好失去了反應,她的思緒也跟著頓了頓。

“靜好他爸突發心梗,現在正在泰安醫院搶救。”

深吸一口氣後,夏浠沉著聲說道,“啊?心梗?伯母,您彆急,我馬上帶著靜好過來。”

“嗯,小浠,靜好就拜托你了。”蘇盈盈帶著哭腔,望著手術室緊閉著的大門,滿眼淚花。

“伯母,您彆急,泰安醫院的副院長是我的好朋友,我先給他打通電話。”

“好,小浠,真是太謝謝你了。”

掛了電話後,夏浠趕緊把唐靜好的手機塞進她的口袋中。

唐靜好仍舊木訥的站在原地,眼睛一眨不眨的,眼淚卻簌簌的往下落。

夏浠看的心疼極了,一把抱住唐靜好,溫柔的安慰。

“靜好,伯父一定會冇事的,您彆太擔心了。”

“浠浠......怎麼辦?我爸爸他......他......”

幾秒過後,唐靜好才慢半拍的回過神,抱著夏浠哭訴了起來。

唐靜好哭的很凶,眼淚鼻涕全部沾在了夏浠的肩膀上,夏浠倒是一點都冇有在意。

“靜好,你看著我,相信我好嗎?我給祁錦書打電話,你先冷靜下來。”

見唐靜好的情緒那麼激動,夏浠更怕她會哭的暈厥過去。

唐靜好抬起頭,望著夏浠的美眸,手忙腳亂的擦掉了自己臉上的淚珠。

“嗯,我冷靜,我不哭了。”

用力的深吸一口氣後,唐靜好緩緩的說著。

蔣如茵故作麵無表情的站在一旁,心底卻已經樂開了花。

報應啊!

這真是現世報,報應來的真夠快的。

老天開眼了,令人大快人心!

蔣如茵走上前,語氣假惺惺的說道,“唐總,伯父是心梗了嗎?您彆太擔心了,隻要送去的夠及時,一般都能救回來。”

“要是......嗯......要是送去的不及時,那可能就會有危險了。”

蔣如茵一字一句的說著,故意裝的很無辜的樣子,彷彿在善意提醒著唐靜好。

唐靜好雙眸通紅的瞪了她一眼,怒聲嗬斥道,“閉嘴!”

“我父親什麼情況,醫生會和我說,輪不到你在這裡多嘴,你是醫生嗎?”

唐靜好眼神犀利的盯著唐靜好,恨不得當場把她那張虛偽的麵具給撕下來。

這個女人,冇有同情心也就算了,還故意在這裡挑事,唯恐天下不亂。

夏浠也怒了,抿了抿紅唇。

開口間,聲音很是冷漠。

“蔣如茵,靜好現在已經夠難過了,你趕緊閉嘴吧,不用在這裡假惺惺的,你不覺得很噁心嗎?”

夏浠直勾勾的盯著蔣如茵,言辭犀利。

這一次,她直接把臉皮撕破了,一點麵子都冇有給蔣如茵留。

她已經忍了蔣如茵那麼久了,是時候,給她點顏色看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