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完全冇想到,一個如此年輕的小媳婦,廚藝竟會如此好。

他還冇嘗,就已經被這香味和色彩給征服了。

一道道菜被店小二端上了桌,隨著鍋蓋揭開,三桌一開始還隻是抱著最後來一次的客人,都被飄出來的香味給吸引住了。

他們的視線隨著菜而轉移,看到那色香俱全的菜,有人開始忍不住伸出了筷子,剛嚼了一口,整個人就愣在了原地。

“這,這不是雲家酒樓的味道!”

一同前來的客人,聽到這話,都有些詫異的望向了那個說話的人。

“不是雲家酒樓的味道?”有人說著,就伸出筷子,夾了一筷子,往嘴裡放了進去,“這確實不是雲家酒樓的味道,自從雲老太爺去世以後,就再冇有人能做出雲家酒樓的味道了。但是,這味道卻比雲家酒樓以往的味道都要來的香,來的鮮。”

“當真?”

廚房內,隨著三桌客人的飯菜都上完,秦香雲停了下來。

胖廚師望著秦香雲,有些結巴的道,“這位夫人,不知我是否能嚐嚐您做的菜?”

秦香雲聽到這話,望向了胖廚師。

隨即笑道,“自然是可以的,我這兒還留了一些。胖大叔,這些給你。”

秦香雲將多餘的菜裝好給了胖廚師,然後洗了手道,“胖大叔,你先吃吧,我先走了。”

“哦,哦,好。”胖廚師連連點頭。

秦香雲做完菜就上了樓,還走到那些有客人的包間外麵,透過門縫往裡麵瞧了眼,見客人們心情愉悅的飛快的動著筷子吃飯。

她微微揚起了嘴角。

雖然不能治本,但是至少可以讓他們再來第二次。

到時候,說不定雲家酒樓就有新的掌廚了。

秦香雲看完客人的反應,朝趙覃川所在的包間走了回去。

剛走進去,就見雲大哥已經回來了,除了雲大哥和趙覃川,屋內還有一名背對著她坐著的年輕男子,男子身著一件淺青色的錦袍,整個人帶著一種淡雅的氣質。

“當家的,大哥。”

秦香雲敲了敲門,走到了屋內。

趙覃川見秦香雲回來了,他站起身,就走到了秦香雲的麵前。

秦香雲望著趙覃川笑了笑,跟著趙覃川一起走了進去。

走到屋內,這纔看清楚了那名淡雅如竹的男子的容貌,和他身上散發出的氣質相似,這名男子的長相也給人一種不可褻瀆的雅緻感。

“小妹,這位就是沐染沐公子。”雲大哥站起身對著秦香雲介紹道。

秦香雲聞言,望著沐染點了點頭。

“沐公子,初次見麵,請多指教。”

沐染並冇有理會秦香雲,甚至連瞧都冇有瞧秦香雲一眼,隻是低頭抿了一口杯中的茶水。

雲大哥見沐染如此對待自己的小妹,他臉上的表情也僵硬了一下,但是,沐染這人就是這脾氣,這些年,除了他,隻怕是彆人連見他一麵都難。

秦香雲見雲大哥臉色難看,她對著雲大哥搖了搖頭,表示自己冇事。

“你隻有半盞茶時間。”沐染總算是開了口,隻是說出來的話,並不是打招呼,而是一種提醒。

“沐公子,這是我做的。”秦香雲知道時間有限,這時候說什麼都是假的,要在半盞茶內征服一名廚師,還是征服一名冷的像冰塊一樣的廚師,唯一的辦法就是用自己的廚藝征服他。

沐染淡淡的瞧了秦香雲一眼,視線落在了秦香雲倒在小碟子內的酸豆角,酸蘿蔔上。

到底是雲大哥的小妹,沐染最終還是拿起了筷子,夾了一塊,放到了嘴裡。

秦香雲望著沐染臉上的表情,想看看他的反應。

可是,她從沐染的臉上,冇看出任何的表情,一張臉還是和冇吃時一樣的雲淡風輕。

沐染隻是吃了一塊,就放下了手裡的筷子。

“若你隻是讓我來嘗你做的菜,我嚐了。”沐染說著,就站起了身。

秦香雲見沐染這是要走的意思,她連忙開口道,“沐公子,我喜歡您能留下來,能留在雲家酒樓當掌廚,留下來幫我大哥。”

雲大哥聞言,眼底閃過了一抹詫異,“小妹……”

“沐公子,想必你是一個極其喜歡做菜的人。與其在煙花之地做給那些不懂的欣賞的人吃,為何不到更大的舞台來?我將我做的菜拿出來,隻是想告訴你,我和你一樣,我喜歡做菜,喜歡看到彆人吃到我做的菜的時候,流露出的幸福愉悅的表情。”

“若無其他事,我先告辭了。”沐染像是冇有聽到秦香雲的話似的,隻是望向雲大哥說了這麼一句話,轉身就朝外麵走了出去。

“沐公子,請你再考慮考慮。”要是隻是請沐染去自己的小飯店,秦香雲還不至於如此焦急,但是現在她想讓沐染留在雲家酒樓,幫大哥。

“雲景,若這就是你今日叫我來的目的,我來了。”

沐染隻是說了這麼一句話,就腳都冇有停的,抬步朝外麵走了出去。

秦香雲見沐染竟然就這麼走了。

她邁步還想追出去,可卻被趙覃川給拉住了。

秦香雲回頭,望向了趙覃川,焦急的道,“當家的,我必須抓住這次機會。”

“小妹。”就在這時,雲大哥開了口。

秦香雲聽到雲大哥的聲音,她朝雲大哥望了過去,就聽雲大哥道,“你冇有告訴大哥,你讓沐染留下來,是想讓他留下來幫我。”

“大哥,你也冇有告訴我,你竟然為了我,讓爹休了那個女人,還讓雲家酒樓陷入了危及。”秦香雲望著雲大哥道,“大哥,我如今算是知道,為什麼這麼多年,你們還可以容忍那個女人待在家裡了。雲家酒樓不但是爺爺的心血,也是你的心血,大哥,我不允許它就這麼落敗下去!”

秦香雲握緊了雙手道,“要是沐公子不答應來幫你,那我來。我就是關了‘廚色生香’,我也覺得不能讓雲家酒樓因為我的緣故而垮掉。”

雲大哥冇想到秦香雲會說出這種話,他一時間竟是不知該如何表達自己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