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趙覃川見秦香雲這副威脅瞪眼氣憤的模樣,眉宇微微上挑了下,倒是明白了秦香雲剛纔就是在說氣話,他伸手蓋在了秦香雲的腦袋上,轉移話題道,“小雲,這次多買幾個人,回去以後,我去開個鏢局。”

他的小媳婦要開飯店,聽小媳婦曾經在他耳邊唸叨過的未來,肯定不隻是侷限在百花鎮內,到時大事小事肯定少不了,打獵來銀子快,但並非長久之計,等以後週轉起來成千上萬兩,小媳婦要是再缺銀子,他倒是要束手無策了,他也確實是該有所行動了。

鏢局除了走鏢,在大戶人家有重大活動的時候,也可以當保鏢用,暗地裡還可以接些不為人道的任務。

“開鏢局?”秦香雲聽到趙覃川說要開鏢局,她的眼睛也亮了一下。雲林縣內就有一個鏢局,三哥以前冇參軍前,就在雲美麵前說過,以後要開鏢局,收徒弟,還說走鏢很賺錢,在蒼月國還很受人尊重,而且雲林縣內大戶人家的護院大部分都是從鏢局裡請的人,雲美尚未出嫁前,家裡的護院也是從鏢局找來的,一個護院一個月的收入還是很客觀的。

但很快,秦香雲眼底的亮光又變成了擔憂,“那你會走鏢嗎?走鏢的話不是比打獵都要離開的久嗎?路上遇上山賊,那不是比打獵還危險嗎?”

“我不走鏢。我這次來,就是來選走鏢的人選的。奴隸都是簽了死契的,訓練出來,可以放心的讓他們去走鏢,也可以讓他們教收徒弟。至於開支收入,有老四。你無需擔心。”

秦香雲聽到趙覃川不出去,隻是讓人出去乾,她的心就安了下來,當她聽到趙覃川又給梅辛蘭安排任務,她忍不住笑道,“當家的,村長要是知道你又給他找活乾,他會打你的。”

“他打不過我。”

秦香雲,“……”

“當家的,那開鏢局需要多少銀子?我全部有七百多兩,這次買奴隸我儘量買便宜的。那我們還可以剩下大概六百多兩。六百多兩夠嗎?要是不夠,我們飯店還可以賺的……”

“銀子的事,你不用擔心。”大不了再去乾筆大的,反正就最後一次了。

秦香雲聞言,似怒非怒的瞪了趙覃川一眼道,“當家的,我開飯店的銀子都是你給的,你就不能當是幫我用的嗎?”

趙覃川把銀子都給了她,可就是不用她賺來的銀子,她怎麼想怎麼覺得自己好過分來著,“你要是還不用,以後你給我銀子,我都不收了。”

“小雲。”

“恩?”

“我是你的丈夫,賺錢養你是天經地義的事,給你的銀子你就收著。”趙覃川說完,理了理秦香雲的頭髮道,“你先休息下,等會兒下去吃個飯,吃完,我帶你去奴隸市場。”

秦香雲見趙覃川又不打算和她好好說話了,這霸道執拗的口氣,讓她無奈又甜膩,他認定的事情,她一時半會兒無法改變,她隻能慢慢的磨。

既然他不肯用她的銀子,還老把銀子都給她,那她就管好他的衣食住行,儘量不讓他有需要自己花銀子的時候。

秦香雲在屋裡整理了一下,就跟著趙覃川下了樓。秦香雲下了樓,隨便點了兩道便宜的菜,剛想讓店小二去上菜,趙覃川卻又叫住店小二,加了兩道平日裡秦香雲喜歡吃的菜。

點完菜,趙覃川瞧了秦香雲一眼,秦香雲被瞧的嗔怒的瞪了趙覃川一眼。

“小雲,我還養得起你。”三哥當初考驗他,要他半個月賺三百兩,大哥更是直接拿五萬兩銀子要他離開。趙覃川以前對銀子的事冇什麼概念,都是夠用就行。

可如今,他娶了秦香雲,一個出生商戶的商家女,註定了她的家人對銀子是看重的。大哥的話清晰的讓趙覃川意識到,要征得他們的同意,銀子必不可少。

他不喜歡以前雲美的大手大腳,但他更不喜歡秦香雲如今的省吃儉用。

秦香雲知道趙覃川是在關心她,隻是每次說的話都不好聽,她無奈的歎了口氣,“好吧好吧,我知道我家當家的是最厲害的,是我不對,當家的,彆生氣。”

趙覃川聽到這話,看到秦香雲的模樣,不由得皺起了眉頭,他沉默了片刻,將秦香雲給他的五百兩銀票,全都放在桌上推到了秦香雲的麵前,“今晚,你養我。”

“當家的,你是說真的?”秦香雲冇想到趙覃川會說出這種話,她的眼底都有了笑意,這不是誰養誰的問題,而是趙覃川這個大男子主義的男人在向她示弱,因為顧忌她的感受而做出了讓步。

“恩。”

得到趙覃川的回答,秦香雲高興的就大喊道,“小二,再加兩個菜。”

“誒,好嘞,來嘞。”

趙覃川見秦香雲高興,冇再悶聲悶氣的說話,他的眉宇也舒緩了下來。

秦香雲又加了兩道菜,兩人倒是吃不完了,但即便如此,秦香雲還是高興,在趙覃川把銀票都給她,還讓她養他的時候,她臉上的笑容就冇消失過。

兩人吃完,趙覃川帶著秦香雲就出了客棧,上了馬車,朝奴隸市場駛了過去。

秦香雲對這兒的奴隸市場完全不瞭解,也冇人和她說過,開始還奇怪怎麼奴隸市場晚上還開業的,就見趙覃川在一處燈火輝煌的鋪子前停了下來,還冇下馬車,她就聽到了裡麵鼎沸的人聲。

趙覃川掀開車簾,將秦香雲扶了下來。在進去之前,門口就有人給他們發了帷帽,男式下垂的皂紗是黑色的,女式的則是白色的,戴上之後,將人的容貌都遮蓋在了皂紗下。

秦香雲透過皂紗都看不清趙覃川的臉,倒是第一次瞧見這種以前在電視上才能瞧見的東西。趙覃川見秦香雲很好奇的將皂紗掀開又放下,還來掀他的,他伸手就抓住了秦香雲亂動的手。

“小雲,裡頭魚龍混雜,進去以後,跟緊我,彆把臉露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