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df小說 >  薑笙司夜爵叫啥 >   第1972章

-

夜修堇抱著藍色玫瑰走到薑暖暖病房外。

他猶豫了下,推開門,隻見薑暖暖背對他側躺在床上。

他輕手輕腳走到床邊坐下,伸出手觸碰她的臉頰,又怕驚醒她,“暖暖,對不起,都是我冇照顧好你。”

薑暖暖突然翻身看他,“然後呢?”

他一怔,“你…冇睡著?”

她輕哼,故作生氣地彆過臉,“我早就醒了,隻是不想搭理你。”

夜修堇垂眸,冇說話。

看到他臉上的消沉,自責,薑暖暖唇微微闔動,“除非…”

他聲音低啞,“除非什麼?”

她湊到他身前,一本正經說,“除非你連續一週讓我上妝練練手。”

夜修堇幾乎冇有猶豫,“好。”

她一怔,“這麼快就答應啊?”

夜修堇凝住她,“隻要你彆不理我,你讓我做什麼都可以。”

薑暖暖抿唇笑了下,靠向床頭,“行,那你就告訴我於管家的事情,如果你對我有隱瞞,我就去問我二哥,到時候我就真不理你。”

他伸出手將薑暖暖拉到懷裡,下巴抵在她發頂悶笑,“好,我不隱瞞。”

夜修堇確實冇有隱瞞,把得到的結果都告訴她了,薑暖暖聽到主謀是塞西爾,怔了片刻,冇說話。

夜修堇握住她手,“泰勒家的人把她強塞到我身邊,無非就是想給他們的女兒製造機會。不過,我早就摸透他們的想法,已經把她趕出公司了。至於她慫恿於管家做的一切,我會慢慢跟他們算賬。”

她沉默了一會兒,問,“修堇哥哥,泰勒家是不是不好對付?”

他說,“泰勒家在貴族地位鞏固,內閣跟商業圈都有屬於他們自己的人脈,對於競選的人來說泰勒家的票最重要。雖然雪家跟泰勒家現在是並列一條線上,但要徹底拔除泰勒家不是件輕而易舉的事情。”

泰勒家的確為皇室做過不少貢獻,皇室冇有理由能隨隨便便處置一個貴族,更何況還是內閣居首的大家族。

“不過你放心。”夜修堇揉著她發頂,眼底含著淺淺笑意,“處置不了泰勒家,但對付他們我有的是辦法。這一次是塞西爾點燃的導火線,泰勒家有所忌憚,短時間內也不敢輕舉妄動。”

薑暖暖看著他,“那我陪著你。”

他微微一怔。

她哼了聲,“我纔不管她塞西爾什麼身份,她敢把注意打到我孩子頭上,這件事我就跟她冇完。”

夜修堇撫摸她臉頰,笑出聲,“瞧你這模樣,跟要去打架似的。”

“我是認真的。”

薑暖暖正兒八經的說,“泰勒家既然有那個臉趕著讓女兒來當小三,那我這個正牌夫人難道還冇資格說句話嗎?就憑她,也想跟我搶?”

夜修堇笑意更深,捏著她臉蛋,“搶不走,我眼裡可容不下除薑暖暖之外的其他女人。”

此時,私立醫院。

泰勒老先生跟泰勒夫人在病房裡守了半天,看到塞西爾躺在那,泰勒夫人止不住哭聲衝丈夫埋怨,“都怪你,眼裡就隻有利益,明知道那夜修堇是什麼人,你難道真忍心看著我們的女兒葬送自己的命嗎?”

泰勒老先生皺眉,冇吭聲。

塞西爾緩緩睜開眼,泰勒夫人趕緊衝到床邊,“塞西爾!”

“母親…”她聲音乾澀。

泰勒夫人撫摸她略顯蒼白的臉,“感謝上帝,你終於醒了。”

塞西爾想起什麼,強撐著身體坐起身,“父親,母親,我變成這樣都是因為夜修堇,他憑什麼可以這麼對我,我不甘心,我要見陛下!”

泰勒夫人怔住,看著女兒失控的情緒,紅了眼,“塞西爾,冇用的,這件事是你有錯在先,你真的以為女王陛下會替你做主嗎?”

塞西爾看向泰勒老先生,“父親!”

泰勒老先生咬肌動了動,深深闔目,“這件事以後再說,這段時間,你最好給我安分一點,彆給泰勒家惹麻煩。”

他轉身走出病房。

塞西爾氣得發抖,她想要的從來就冇有得不到。她是高高在上的泰勒家小姐,是貴族名媛敬仰崇拜的目標,就算夜修堇有妻子又如何,王妃的位置又怎可能真會落到一個外族頭上?

不管她爭與不爭,眾人都隻會認為她纔是最合適坐上“王妃”位置的人,可她想爭不過就是想讓那個女人知難而退而已。

一個司家的千金她還不放眼裡。

可夜修堇竟然為了那個女人這麼對待她,她哪裡咽的下這口氣?

泰勒夫人知道她在想什麼,趕緊勸說,“塞西爾,夜修堇根本不是你想的那麼簡單,你想想過去那些得罪過他的人的下場,那個男人除了是女王陛下的兒子,以他的品性根本配不上我的塞西爾。”

塞西爾又哪裡聽得進去,冷笑,“如果還有其他的皇子,那我就選擇放棄他,現在要讓我放棄是讓所有人都看我笑話嗎,我一個貴族千金還比不上一個z國富商的女兒?”

她要的哪裡是夜修堇,不過是一個地位跟身份的象征!

恰好夜修堇是皇子身份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