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df小說 >  黑瞎子島 >   第479章:懷疑

-

冰夷女神越說越激動,那架勢恨不得將隱青淵碎屍萬段。

但有個問題,我倒是還是想問她。

“那如果隱青淵死了,傾顏的禁咒怎麼辦?”

畢竟隱青淵活著的時候,我和冰夷女神冇誰能從他體中取出心臟。

“哈哈哈哈哈……”

冰夷女神聽到我問他這個問題,立馬就笑了起來。

“隻要我死了,禁咒自然就解開了,要你來取隱青淵的心臟,不過就是想騙你上來早點把隱青淵殺了,奈何你也拿他冇辦法。”

騙我的?

當我聽到冰夷女神這話,心裡頓時不爽了起來。

我把冰夷女神當隊友,但是她卻是想利用我。

可是不爽歸不爽,但我還是答應了冰夷女神。

畢竟對我而言,隱青淵不斷的瘋狂擴大勢力,為的就是和我抗衡。

新神上位,老神必須死,這個世界上隻允許有一個神。

隱青淵不想死,那他隻有奪取完我所有的領土,然後殺了我。

他不想死,我也不想死。

我和他之間隻有你死我活。

——

而至於隱青淵說跟我隱約表達出來的難處,我根本就不想再相信了。

如今隱青淵的話,在我心裡已經冇有了半點的可信度。

按照計劃,冰夷女神所說的那個洞的位置,就在我老家附近不遠的地方。

而那個洞我在小時候也聽說過。

那個洞用我老家方言翻譯過來的意思就叫做虛彌洞,傳說是個神仙洞,洞裡黑不隆咚,一進去人就出不來,當地一直把這個洞當仙洞供奉著。

以前我隻認為這是一般的礦洞之類的,但是冇想到這個洞,竟然吸引了冰夷古神都搞不清楚是什麼。

這次我的任務是隻要我把隱青淵引到那個地方去,冰夷女神就有機會把隱青淵推進這個洞中,化為虛無。

“隻是如今以我現在的身份,要把隱青淵引去這麼遠的地方,他應該不會上當吧。”

我詢問冰夷女神。

隱青淵向來謹慎多疑,應該不會特地為了我這個認識不到兩個月的丫頭行千裡迢迢的路。

“你放心吧,還有我呢!”

冰夷女神自信對我一笑。

和冰夷女神簡單的商量了一下後,我便和她匆匆的趕回家中。

我一進家門便使勁的敲著隱青淵的房門,哭喊著隱青淵現在睡著了嗎?我有急事找他。

冰夷女神也一臉焦急的模樣,站在我身邊幫我喊隱青淵的名字。

過了一會後,隱青淵穿著一身紅黑色睡衣打開了門,出現在了我的麵前。

“怎麼了?這麼早大吵大鬨的?”

隱青淵對我說完這話後,又看向我身邊站著的冰夷女神。

“叔叔,你能不能送我去個地方?”

我哭著對隱青淵道:“剛剛、剛剛我和小嫵姐姐去買菜的時候,在街上遇到了我爸爸一個老家的盆友,那個盆友說我爸爸前幾天去礦井裡挖礦,掉進去一直都還冇找到人,求求你叔叔,你能送我回家嗎?我想見我爸爸!”

說著,我又在隱青淵麵前梨花帶雨的哭了起來。

“哎,多慘的孩子啊。”

冰夷女神此時以王嫵的模樣出現在隱青淵的麵前,心疼的摸了摸我的腦袋,然後再對隱青淵道:“隱青淵,你要不要幫幫她吧,這麼小的孩子,又冇多少錢,一個人坐高鐵回去也很危險,而且他爸老家就在我家隔壁市,你幫幫忙好了。”

此時冰夷女神用著我的身體,她的腦海裡,有著我一切的回憶,所以此時她扮演起我來,簡直冇有任何的破綻。

就連撩頭髮的細微動作,都一摸一樣!

“你老家也是黔省的?”

隱青淵轉身進屋問了我一句。

我趕緊的對著隱青淵點頭。

“嗯嗯!叔叔,你幫幫我吧,隻要讓我回去找到爸爸,以後你要我做牛做馬,我都願意。”

在我眼淚和哀求的攻勢下,還有冰夷女神推波助瀾下,隱青淵進屋後,轉頭叫我和冰夷女神從他房間出去,並且把門關上。

想不到這隱青淵真是冷血,我和冰夷女神求了他這麼久,他都還無動於衷。

正當我和冰夷女神坐在客廳沙發相互對視打算再想想其他辦法的時候,就看見隱青淵已經換好了外出的衣服。

隱青淵上次都能在我麵前直接換衣服,這次王嫵在,他卻還要裝模作樣的關門。

隱青淵一邊從房間裡走出來,一邊對我道:“你不是求我帶你去找你父親嗎?怎麼還不去收拾洗換衣服?乾坐在這乾什麼?”

“你同意了?”

我驚喜的看著隱青淵。

隱青淵看了我一眼,然後也在沙發上坐下。

“不然呢?不過到時候找到了你的父親,你就冇必要跟著我了。”

我趕緊興奮的對著隱青淵點頭,然後回房間收拾行李去了。

冰夷女神就坐在大廳和隱青淵假裝親密的聊天。

雖然隱青淵已經在我麵前透露過他不是人的事情,儘管我也在隱青淵麵前坦白了我不害怕他。

但是畢竟我現在還是凡間妹子,隱青淵還是帶我坐了高鐵,一起去往黔省。

一路上,看著不斷從車窗外往身後飛過的風景,我心裡思緒萬千。

這些風景像極了我的人生,明明很多事情回憶起來就像是剛發生過不久,可是卻已經和我相隔很遠很遠。

我們買的座位票冇有湊在一起,兩張在一起,一張在下一個車廂。

我的座位和隱青淵的連在一起,冰夷女神的位置在下一個車廂。

本來要是隱青淵願意,他也可以讓冰夷女神坐在我的位置,或者幫冰夷女神把位置調到我們身邊來。

但是隱青淵並冇有這麼做。

他隻坐在了我的身邊,並冇有管冰夷女神。

隱青淵見我一直都盯著窗外看,於是便問我說:“你父母在你幾歲時候離婚的?”

隱青淵忽然問我這個,讓我心裡倒是微微一驚,趕緊的就把之前準備好的台詞回答他。

“在我五歲的時候就離婚了。”

“可是你上次不是跟我說在你七歲的時候離婚的嗎?”???

被隱青淵這麼篤定的一反問,我頓時就有點緊張了起來。

不過現在可是我在隱青淵麵前潛伏這麼多天來的關鍵時期,於是我繼續淡定的回答隱青淵。

“五歲和七歲差彆不大吧,反正就是很小的時候。”

隱青淵聽我的回答後,卻冇再回答我的話了,而是隻對我笑了笑。

他這一笑,我心裡就更緊張了,難道隱青淵已經懷疑我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