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景霆在溫哥華暫住下來,便將工作都移到了這邊處理。剛結束一場視頻會議,助理便拿著資料敲響房門。“進來。”他煩悶的捏著眉心,最近國內有一場招標尤為棘手。“顧總,我想您需要看看這個。”...

顧景霆在溫哥華暫住下來,便將工作都移到了這邊處理。剛結束一場視頻會議,助理便拿著資料敲響房門。

“進來。”他煩悶的捏著眉心,最近國內有一場招標尤為棘手。

“顧總,我想您需要看看這個。”

助理神色凝重的將檔案遞了出來,看著男人漸漸皺緊的眉頭,彙報道:“現在政府給出的城南這塊地,一共有三家公司跟我們競標。而這塊地對於顧總勢在必得的度假村項目至關重要,國內現在已經亂成了一片,董事會的意思是希望顧總立刻回國。”

說著,助理吞了吞口水補充道:“我們的人已經跟了蕭冥半個月,這個人除了每天見客戶忙生意,就是去保姆那裡陪小女兒……宋芊沫小姐,也許真的不在這裡。”

“顧總,我們可能真的搞錯了。”

顧景霆合上檔案,事情遠比他想象的嚴重。疲憊的捏著眉心,沉吟半響,“訂票吧,下午就回國。”

宋芊沫,就算你躲到天涯海角。

掘地三尺,我也會將你找出來!

……

“蕭哥,那個人好像走了!”

彆墅內,男人從外而歸,有些興奮的去到客廳,將自己今天目睹顧景霆搬走的事情原封不動的說了。

蕭冥坐在沙發上,聞聲嘴角一彎,繃緊了半個月的神經終於得以鬆懈。

“阿斌,小桑,這半個月謝謝你們夫婦。”

蕭冥誠懇道謝,說著,便在小女孩兒的腦袋上輕柔摸了摸,“要不是我的乾女兒以假亂真,一定騙不過顧景霆的眼睛。”

這半個月,若不是他和朋友配合得天衣無縫,製造出每天忙完工作就到保姆這裡來陪孩子的假象,顧景霆一定不會這麼快善罷甘休。

“蕭哥,你說這些就見外了。那你接下來還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嗎?”

男人眯起了眼睛,冷靜思考起來。

如今顧景霆找宋芊沫已經找到了他這裡,就說明這次那個男人是鐵了心要找到人,當下至關重要的——他必須要搶先一步跟宋芊沫見麵!

“阿斌,現在顧景霆已經盯上我了。我行動難免有些不便,可能還要拜托你動用你的關係,幫我找一個人。”

“找人這有什麼難的,政府機關裡麵一堆朋友,難不倒我。”

蕭冥搖搖頭,認真道:“這次要找的人可能比以往的任何一次都困難。”

“蕭哥,你就說你想找的人是誰。”

“她叫宋芊沫。”

一週後。

自從顧景霆離開後,蕭冥便恢複了以往的生活節奏。工作之餘,每天都等候著阿斌那邊的訊息,今天已經是第七天了。

就在蕭冥以為事情已經石沉大海之際,驚喜卻敲門來臨。

“蕭哥,找到這個叫宋芊沫的女人了!根據訊息她最近一次出現在港城約莫是五個月前,帶著一個孩子離開的。去了哪兒不知道,資訊就像被消掉了,一片空白。”

掛斷阿斌的電話,蕭冥坐在椅子上,陷入了沉思。

宋芊沫是五個月前離開港城的,而顧景霆找來的時間卻差不多已經過了三個月。

也就說明,這三個月間,他並不知道宋芊沫已經離開。

而且上次他對孩子的事情冇有起疑,便可以猜測,顧景霆應該不知道宋芊沫是帶著孩子一起離開。

所以,他一定要搶先那個男人找到宋芊沫!

可是……那個女人會去哪裡?

蕭冥緩緩閉上眼睛,陷入了沉思的回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