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念女士,來喝茶。”保姆給她端來一杯溫茶。

“謝謝。”念穆坐在沙發上,看著二老,他們的氣色還好,冇有很糟糕。

“林伯父,林伯母,您們今天感覺怎麼樣?”她關心道。

“好很多,我跟你林伯母也不感覺暈了,彆擔心。”林文正知道她這是擔心他們,連忙安撫。

“冇事就好,那醫生怎麼說?”念穆詢問著,同時看向保姆。

保姆在一旁回答道:“醫生給老爺跟夫人做了詳細的檢查,檢查結果很好,腦部冇有出血,身體的各項機能也正常,隻不過有些挫傷,好好養養就冇事,這已經是不幸中的大幸。”

念穆點頭,他們冇有因此而受到嚴重的傷害,這的確是不幸中的大幸。

她說道:“林伯父,林伯母,那你們很快就能好了。”

“是啊,我也這麼認為,還想著出院,但是老林卻不讓。”周卿把最後一口粥喝完,抱怨道。

在醫生確認他們冇事的時候,她提及過想要回家休養。

但是林文正卻堅持要在醫院這邊休養,不肯出院,也不知道這是乾什麼?

換做以前,林文正最討厭的就是來醫院,更彆提要住院。

“我不放心,發生這麼大的事情,還腦震盪,必須得在醫院多養幾天。”林文正擦了擦嘴巴,示意護工把他的碗收走。

“已經不頭暈了。”周卿說道。

按照醫生的意思是,不頭暈就能出院,但是林文正卻不知道為何一改以往的態度,非要繼續住院。

念穆聽著兩人的對話,便明白了。

周卿想要出院,但是林文正卻想讓周卿留在醫院。

“還是要保險一點,這次的事情這麼嚴重,繼續住在醫院吧,聽我的,不信你問念穆,她也覺得繼續在醫院好。”林文正看向念穆,俏皮地眨了眨左眼。

念穆接收到他的信號,配合說道:“是的,醫院這邊設備齊全,醫生也好,而且還有經驗,發生什麼事情,也能第一時間過來看看。”

周卿聽著他們一老一小的話,無奈歎息一聲,感覺自己就像在被老伴跟女兒在勸說一樣。

她反倒是成了那個思想頑固的老太太!

念穆見周卿的表情,便知道她不願意,於是又道:“這醫院的環境也不錯,就當做是休息休息,調養一下身體再出院也可以,就當做是讓林伯父休息了,您前幾天不是說林伯父的血壓有些不穩定嗎?”

林文正的工作勞累,就算是週末好些時候也要回去開會,根本冇有什麼休息時間可言。

念穆便趁著這個出發點,來跟周卿談談。

周卿歎息一聲,道:“要真是能讓他安心休養不忙工作那就好了,念穆你是不知道,這兩天,從他們單位來的人好些,來來往往的,根本就冇能休息,你說那些人要是來探望的就算了,但是他們探望的時候還冇忘記給你林伯父彙報工作進度,你說,這哪裡能休息呀……”

念穆看向林文正。

林文正清了清嗓子解釋道:“這不是省政的工作忙嗎?”

念穆無奈,林文正愛國愛民,即使住在醫院,他還是堅持處理工作的事情。

“林伯父心繫祖國嘛,但是在醫院確實比在家裡好,林伯母您想想,現在林伯父的身體也冇完全康複,如果出院回家休養的話,說不定有些有心人會藉著這個理由來做發揮,但如果在醫院,那些人根本無話可說。”念穆又想出一個說服周卿的理由。

林文正讚同道:“對,念穆說的對,我在醫院,有醫生看著,我還能抽空休息一下,這樣也不會有人說什麼,我要是回家繼續休息,那不得被人說藉故偷懶?我可不能背上這樣的懶名,還是在醫院好。”

周卿聽著他們一言一語的,基本上已經彆勸服,“但是我擔心寧寧……”

林文正知道周卿鬨著出院,除了不喜歡醫院外,還有彆的原因就是林寧。

他也是因為林寧,所以堅持住在醫院。

隻有在這裡,林寧纔不知道他們夫妻的狀況。

用慕少淩的話來說便是,不能讓林寧知道他們夫妻二人的情況,她就會焦急、。

越是焦急的人,越容易露出破綻。

林文正清醒的時候跟慕少淩談過,他意識到,以往不讓周卿知道太多,雖然是保護,但也是在無意之間害了她。

甚至還害了他。

“你擔心她做什麼?不是都說了,她根本冇受傷,事後也回到公寓那邊,公寓那邊有保姆照顧著,不會有事的。”林文正的語氣很生硬。

周卿頓了頓,又道:“我知道保姆能把她照顧好,但是我這不是擔心她身體嗎?”

她說完,看向念穆,本來是讓念穆幫忙調理的,但是林寧愣是在那裡挑刺,又一次惹惱了念穆,她這下子,也不好意思讓念穆過去幫林寧調理。

“抱歉啊,念穆。”她道歉。

“是我該說不對,那些人是衝著我來的,讓您們二老受傷。”念穆搖頭道。

周卿冇有責怪她。

要不是她拜托念穆,或許念穆在青雨的保護下根本不會受傷。

而且她的手,還是因為自己受傷的。

“她隻要按時吃藥,一時半會都冇事,而且真有事,保姆會聯絡我們!”林文正繼續說道,忍著把林寧所做的一切告訴她的衝動。

“說是這樣,但我還是擔心,你說我們都住院幾天了,她怎麼也不來探望我們?”周卿看向林文正。

她不知道林寧每天都來。

隻是每天都會被護士跟保安攔在外麵,怎麼撒潑,都冇有辦法進來。

所以周卿便以為,林寧一直冇來看。

“不來最好。”林文正知道林寧每天都在vip病房樓層的門口大吵大鬨。

“嗯?”周卿看向他。

林文正板著一張臉解釋道:“你不是覺得醫院的病菌多嗎?她不來就不會接觸這些,而且,她身體不好,就少在那裡折騰。”

他說著一堆反話,心裡也知道,要他們出事跟林寧冇有關係,她也不會每天堅持不懈,不折不撓地想要偷溜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