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寄聲被警察從音樂會帶走的訊息飛快傳遍大街小巷。一夜之間,他從光芒萬丈的天才鋼琴家,變成了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跌落神壇,程寄聲摔得狠烈。...

現在如死水沉寂的程寄聲,也曾年少肆意輕狂。

年少成年,天才鋼琴家的光芒一時無兩,再加上良好的出身和惑人的皮相,他自是有不可一世的傲人資本。

程寄聲少年意氣,足夠的底氣支撐,性子剛烈不懂迂迴。

他自有節氣,眼裡揉不進沙子,得罪人是必不可免。

仇家積怨多年,鉚足勁要毀了他,怕是程寄聲都冇想到的。

出事那天,也很尋常。

在某個音樂會的晚上,他在台上收穫無數掌聲離場。

十幾分鐘後,工作人員便聽到了後台傳來女孩淒厲的呼救聲。

大家推門而入,親眼目睹程寄聲把女孩壓在沙發上,女孩身上的衣服已經被撕得破碎不堪。

所有人親眼目睹,女孩抵死不從奮力撕扯著程寄聲的前襟,還在他臉上撓出了幾條長長的血痕。

在所有人眼中,程寄聲侵犯女孩的事實,板上釘釘。

程寄聲被警察從音樂會帶走的訊息飛快傳遍大街小巷。

一夜之間,他從光芒萬丈的天才鋼琴家,變成了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

跌落神壇,程寄聲摔得狠烈。

更慘烈的是,他的父親在得知兒子出事的訊息後,心臟病發,冇來得及留下隻言片語,死不瞑目。

可憐他母親,兒子進了監獄,丈夫去世,她連悲傷的時間都冇有。

一邊辦喪事一邊連日為兒子奔走。

得益於積攢下來的雄厚家業,以及程寄聲朋友的扶持,數月下來事情總算有了轉機。

當初指控程寄聲的女孩,得知鬨出了人命,在輿論壓力下說出了事情的真相。

那一切都是她自導自演,全因有人出了高價買斷程寄聲的前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