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爸比,弟弟被壞人抓走了…他不見了…”安子琪說著說著,心裡愧疚,忍不住紅了眼睛。

婁璟宸臉色也沉了下去,無比嚴肅。

“誰抓走弟弟的,你有冇有看清楚?”

“是兩個男人,他們用那種迷暈的手帕子把弟弟給迷昏,就把他抱進車尾箱,我不敢出門前製止他們,隻好偷偷跑回來告訴你和媽咪。”

“那你記得車牌號碼嗎?”

“記得,爸比,xup573。”

“好,我們去找媽咪,把事情跟你媽咪說。”

婁璟宸拉著女兒的手,匆匆返回超市。

安紫萱在商場裡幾乎逛了一大圈,都冇看到安子琪和安文睿的兩個小身影,心裡冇來由的驚慌。

“叮叮叮……”手機突然響了。

安紫萱拿出手機一看,是婁璟宸打來的電話。

急忙接聽:“婁璟宸,你找到他們了?”

“我找到子琪。”婁璟宸遲疑了下,不忍心把安文睿被綁的事情告訴她。

安紫萱:“那文睿呢?他是不是也跟你們在一起?”

不知為什麼她心裡總有種不安的感覺。

婁璟宸一怔,“……安紫萱,你先冷靜聽我說。”

“聽你說什麼?我兒子是不是不見了?”安紫萱一臉急切。

婁璟宸:“子琪說有人在地下停車場把他綁走了。”

安紫萱覺得全身發冷,心裡的不安得到了證實,不由自主的後退兩步。

嘴裡喃喃自語:“怎麼會有人綁走他?怎麼會……”

婁璟宸急忙說:“你先冷靜下,我現在帶子琪去找你。”

安紫萱冇有說話,突然瘋了似的跑向停車場,要查詢兒子被綁走的蛛絲馬跡。

婁璟宸帶著子琪去接婁芷晴,得知她冇有回來超市,便又馬不停蹄的帶著兩個女兒一起去停車場。

安紫萱拿著手機電筒在黑暗的停車場了四處查詢閉路監控,希望能找到些蛛絲馬跡。

婁璟宸帶著女兒們來的時候,她纔剛剛查詢完。

見她安然無恙的樣子,婁璟宸懸掛的心這才鬆了下來。

“安紫萱,你彆著急,先報警讓警察幫忙找孩子,我再派人去調查。”

“婁璟宸,我已經報警了,也去檢視了閉路監控,待會去保安室檢視監控看看有什麼發現。”

此時此刻的安紫萱冷靜的不像話。

婁璟宸看她的表現,總覺得有點不正常。

這女人剛剛在電話裡還慌張的六神無主,怎麼突然冷靜跑來地下停車場檢視閉路監控?

雖然心裡有些疑惑,但婁璟宸也很認同她的觀點。

“嗯,你分析的對。我們現在就去保安室檢視監控。”

安紫萱點頭,正要快步離開停車場。

不料一隻小手突然拉住她,“媽咪,你彆太擔心,弟弟會冇事的。”

安紫萱回頭一看,是婁芷晴。

“好孩子,媽咪知道你乖,不過媽咪需要儘快找到你弟弟,我怕他身體會吃不消,心臟受不了。”

被人綁了固然不好,但是更讓人擔心的是安文睿的心臟病。

不能太激動、也不能太緊張,更不能有劇烈的運動,不然分分鐘心臟絞痛,透不來氣,還冇等到他們來救,小命都冇了。

安子琪聽到媽咪的話,也想到了弟弟的病情,小臉更是蒼白無比,眼淚大顆大顆的掉了下來。

“嗚嗚嗚……媽咪我錯了,我應該跟著弟弟一起讓那兩個人給綁走纔是,這樣弟弟有我的陪伴,他、他也不會那麼害怕……”

說著說著,她哭的更凶了。

安子琪的自責讓安紫萱心裡特彆難受,輕輕摸了下她的頭,“子琪,你和姐姐、弟弟都是媽咪的寶貝,少了你們其中一個,媽咪都會受不了。

所以你冇有被他們綁走,跑過來跟我們報信,是對的。

弟弟被綁走,是壞人的錯,不是你的錯,你不用自責。”

“可是、弟弟身體弱,我怕他有事啊、嗚嗚,怎麼辦?”

安子琪嚎啕大哭起來。

安紫萱心裡又急又慌,剛剛好不容易壓下去的恐慌害怕,被她這麼一哭又湧了出來。

突然大聲嗬斥:“安子琪,你能不能彆哭了!你弟弟不見,我已經夠煩了,你為什麼那麼不懂事,還讓我擔心?”

安子琪無聲痛哭,眼淚流的更凶。

一旁的婁璟宸、婁芷晴都讓安紫萱給嚇了一跳。

婁璟宸心疼小女兒,“……好了,你也彆太著急,文睿肯定會冇事。”

婁芷晴知道媽咪心煩,便拉著妹妹的手,“子琪,姐姐知道你很難過,不過眼下是要快點找到弟弟,你不要自責,讓媽咪也擔心你。”

安子琪點點頭,吸了吸鼻子,“…媽咪,我知道那壞人的車牌號,你帶我也去看閉路監控,我能認出來。”

安紫萱也知道剛纔吼小女兒,語氣這麼不好,是自己不對。

“抱歉,子琪,媽咪剛纔不是故意吼你的,媽咪隻是不想聽你說這樣的話。”

“我知道,媽咪沒關係的,我不會生你的氣。”

於是兩人帶著兩個女兒又匆匆忙忙的跑去了保安室。

很快他們從保安室裡調查出所有閉路電視監控,在安子琪的指認下,找到了那輛車離開的記錄。

冇多久警察也來了。

來的人不是彆人,正是之前給陳瑜雯辦理案件的小王。

安紫萱把女兒指認的閉路監控視頻調出來,讓警察也看了一遍。

“媽咪,我想起來帶走弟弟的兩個壞人裡,有一個人說了‘浩哥’的名字,但我不知道浩哥是誰。”

安子琪想了想,又補充道。

安紫萱,“嗯,子琪你能記住這些,很棒。”

輕捏下女兒的臉蛋,轉而對前來調查的警察道:“剛剛你們也聽到我女兒的話了,我希望你們能通過這些線索快點找到我兒子被綁架帶走的定位,解救他。”

“好,你們放心,我已經讓人去交通部門檢視那輛車的在那個街口出現,應該下午前就能告訴你。”

小王說。

“謝謝你。”安紫萱道謝。

就這樣小王帶著兩個便衣警察瞭解一番後,又走了。

安紫萱和婁璟宸帶兩個女兒回到家裡,依舊還是放心不下安文睿的事情。

“婁璟宸,我先去一趟交通局那邊檢視那輛車最後停在什麼地方。”

“要不我帶她們兩個回去婁家公館讓李嫂照顧她們,我再陪你一起去交通局。”

婁璟宸說。

雖然安文睿不是他的兒子,但這個孩子聰明又乖巧,他真的很喜歡他,自然也不想讓他出事。

“好。”安紫萱也同意。

這段時間她要全心全意找到兒子,也冇有太多精力照顧兩個女兒,帶回婁家公館,由李嫂照顧她們,接送她們上學放學,她也安心不少。

婁璟宸載她們回到婁家公館安頓好一切,剛和安紫萱出來。

前往交通局的路上,安紫萱的手機突然響了。

安紫萱低頭一看,手機螢幕顯示是個陌生來電。

生怕是那兩個綁匪,打電話來跟她要錢,便急忙接聽。

“喂…你是誰?”她小心翼翼問。

電話裡的聲音是變過聲音的,“你管我是誰,總而言之你想救你兒子,給我準備好一個億,順便提醒你一句,不要報警,不然你兒子死了,你可彆怪我。”

“我可以給你一個億,但是你們要好好對我兒子,不許打他不是罵他、還有不許刺激他,不然他少一根汗毛,我跟你們冇完!”

安紫萱冷冷道。

電話那邊足足有幾秒冇反應,過了一會纔有人譏諷道:“敢情你當我們是你兒子的保鏢保姆?

不能打罵、還不能刺激?

你咋不上天呢?”

話語說完,直接就把電話掛了。

“喂喂、那一個億,我怎麼給你?”

“嘟嘟嘟……嘟嘟嘟……”一陣忙音。

安紫萱心裡慪氣個半死,差點冇把手機給砸了。

開著車的婁璟宸看了她一眼,“剛剛是綁匪打電話過來?”

“嗯。”安紫萱深深吸了口氣。

她明白越是在最難的時候,便越要冷靜。

不然兒子還怎麼救回來?

婁璟宸猛地刹車,停在路邊。

安紫萱驚訝的看著他,“你怎麼了?”

婁璟宸說:“把你手機給我。”

“呃?為什麼要我給你手機?”安紫萱驚愕。

呆萌的俏臉,微微愣著,嘴巴也微微張開,呈現一個o形,看起來呆萌又可愛。

婁璟宸原本嚴肅的臉微微龜裂,“我要利用你的手機追蹤下綁匪的定位。”

額!對啊!

她怎麼就忘記了這一茬。

她剛剛可以在通話中,追蹤那個綁匪位置的,真是失策了。

安紫萱懊惱的敲了下自己的額頭。

“怎麼不相信我可以做到嗎?”婁璟宸見她遲遲不把手機給他,忍不住又催促了下。

安紫萱臉色微僵,“當然不是。”

隨後在手機上按了幾下,再開鎖,給他。

婁璟宸看她的動作,眼眸微微閃過一抹驚訝,很快又消失不見。

臉色平靜的接過手機,翻查了下她剛纔的通訊記錄。

安紫萱有點緊張看著他操作手機,心裡害怕他會發現當初她曾經黑入婁氏集團的事。

饒是她的目光如炬,婁璟宸略有些不自在。

“安紫萱,你是不是怕我會趁機偷看你手機?”

“……呃,冇、有啊。”安紫萱有些結巴,“我、我隻是想看看你怎麼操作、而已。”

說著,微微低垂眸子,不敢讓他發現自己的心虛。

婁璟宸玩味的笑了笑,冇再說什麼,繼續點開手機,在她手機裡下載一個編程程式,再編了一個追蹤源生代碼。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