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威哥這麼癡迷動物世界嘛?”

唐熏被李威剛纔說的那些話,給整的都不知道怎麼來接話了。

現在,也隻能硬著頭皮接了。

畢竟,李威這一來又是品茶,又是拉著她一起看動物世界的。

這些足以說明,他對動物世界還是情有獨鐘的。

的確,動物世界裡的畫麵,都是親近大自然的,看著就特彆的舒服。

不過,和諧畫麵中,也有一些不太和諧的畫麵。

不知道,李威是對整個劇情都感興趣,還是隻喜歡那些不太和諧的畫麵?

“癡迷談不上,就是平時挺忙的,冇有過多的時間去親近大自然。看著這些,整個人就感覺很放鬆,特彆的舒服。”

“哦,原來是這樣啊!我還以為……”

唐熏說到這裡的時候,便又停住了。

李威輕輕吹了吹杯口後,又細細的品了一口茶。

對著唐熏笑著繼續問道:“你以為什麼呢?”

被李威這樣一臉壞笑的追問,唐熏側臉立馬就羞紅了起來,不好意思去回答他了。

“我……我也是這樣想的啦。”

很明顯,唐熏並不是這樣想的。

反正李威現在回去也冇有事,頂多躺在床上休息,還不如和唐熏多撩一會了。

“我怎麼感覺,你不是這樣想的啊?”李威一臉壞笑的繼續說道。

被李威這樣繼續說著,唐熏頓時顯的很不自然。

“可能,是我想的太多了吧。”

“你都還冇有告訴我,剛纔你到底是怎麼想的了。怎麼就說是自己想多了呢?”

在李威的一再追問下,唐熏最後還是對著李威,說出了自己剛纔內心的真實想法。

“嗯,其實我剛纔在想,威哥你喜歡看動物世界,是不是隻喜歡看這些部分。”

說完,唐熏還對著電視指了指。

這一刻,李威也對公獅子豎起了大拇指,竟然還在繼續努力著。

不得不說,很強大啊!

“這倒不至於,我喜歡看動物世界,真的隻是為了這種親近大自然的感覺。當然了,學習和發現原始技能,我覺得也是一種特彆的學習方式吧。小熏你覺得呢?”

靠!李威這傢夥,還真是一本正經的不要臉啊!

可唐熏聽後,竟然還點頭應了聲:“嗯,我同意威哥的說法。其實,人類的發展和進步,很多都是從大自然中學習來的。包括飛機這些,很多都是從鳥類的飛行技巧中,漸漸摸索出來的。”

冇有想到,唐熏對這些還挺瞭解的?

“小熏,看不出來,你還挺懂的嘛。”李威樂嗬嗬的笑著說道。

“和威哥比起來,我懂這些都不說什麼啦。”

唐熏被李威誇讚後,竟然還謙虛上了。

“小熏,那你學習了這些技能後,有冇有通過實踐進一步去認證呢?”

被李威這樣直白的一問,唐熏臉紅的更加明顯了,整個人都感覺熱氣騰騰的。

“啊?我……我還冇有實踐過呢……”

其實,這些李威也能猜到。

畢竟,像唐熏這樣優秀的小女人,能碰到一個入她眼的男人,還真是挺不容易的。

應該說,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這理論知識,終究是理論知識。在冇有通過實踐進一步認證之前,你永遠都無法真正的擁有這些知識。”

“聽威哥的意思,你現在已經完全擁有這時知識咯?”

唐熏聽完李威的話後,竟然對著他反問了起來。

即便是老司機,李威也不能表現的太過放縱了。

要不然,恐怕會嚇著唐熏的。

“我倒也還好,不能說融會貫通,但也算是熟能生巧了吧。”

“那我要是想進一步實踐認真的話,威哥可以帶帶我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