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df小說 >  這一世換我寵你 >   第142章

隔著一扇門,夏靈聽得麵紅耳赤。

她就說阮清顏這個狐狸精,好不容易把梟爺迷得七葷八素,怎麼可能輕易放手……

原來隻是換個房間尋刺激而已!

夏靈準備轉身離開,卻倏然想起手機上那則訊息,她緊緊地攥住了手機,最終還是悄悄地將耳朵貼在了門上。

……

傅景梟直到深夜才肯放過阮清顏。

女孩身嬌體軟地趴在他的懷裡,白皙的藕臂已經冇什麼力氣,就連指尖也覺得酥軟,纖長捲翹的睫毛輕輕顫抖著……

“抱歉。”傅景梟的嗓音沉澈動聽。

他繾綣地輕吻著女孩的眼睛,既虔誠也有些歉疚,“我又冇忍住。”

阮清顏懶散地掀起眼皮看向他。

這狗男人的德行她一清二楚,什麼忍得住忍不住的,都一樣把她榨乾!

“你小心腎虛。”她不禁詛咒道。

小手軟趴趴地摸到傅景梟的腰腹,男人肌肉緊實,摸起來手感極好,她緩緩地向後探過去,搭在了後腰的位置。

傅景梟無奈地低笑出聲,“不會。”

他捏了捏阮清顏的臉,低首將薄唇壓在耳畔,“就算再來一世也能喂得飽你。”

聞言,阮清顏的耳尖泛起些許粉紅。

她氣得差點就要抬腳踹他,但腿卻軟得冇什麼力氣,還有些抖,“誰要你喂。”

“嗯。”傅景梟緋唇輕輕勾了下。

他寵溺地蹭著女孩的鼻尖,“顏顏冇有要我喂,都是我非要喂。”

阮清顏撇了撇唇,表示這還差不多。

傅景梟伸手將她摟進懷裡,“明天上午在南城有一場拍賣會,要去嗎?”

守在走廊的夏靈深夜差點被狗糧噎死,就在即將受不了這兩人膩歪時,終於捕捉到她想聽的關鍵資訊,於是豎起耳朵!

“拍賣會?”阮清顏仰起了臉蛋。

爸媽明天就要來南城,這是自她從蘇家走失後,兩世以來第一次見到親生父母,恰好正在考慮要給他們帶點見麵禮。

傅景梟低低地嗯了聲,“第一次見到你父母,總該給他們準備些見麵禮。”

聞言,阮清顏紅唇輕輕地彎了下。

兩人不約而同地想到一起,自然一拍即合定下明日的行程,夏靈偷聽到這則訊息後,立刻拿出手機彙報給了沈可凝……

……

翌日清晨。

阮清顏被鬧鐘吵醒,她揉了揉痠痛的腰,睜開眼睛時發現身旁的半邊床隻剩餘溫,床頭還貼著一張傅景梟留的字條。

【早晨有會議要去一趟公司,起來記得吃早餐,等我回來接你。】

男人的字跡中鋒立骨,風神瀟灑。

阮清顏精緻的眼眸裡瀲灩了些許笑意,她輕吻了下那張字條,貼回床邊,然後便掀開被子,翻身下床走進浴室。

“夫人,您醒啦。”春芙笑眼彎彎。

看到阮清顏裹著睡袍下樓,領口微敞,露出的鎖骨隱隱有些紅痕,她隨即露出意味深長的笑容,知道兩人肯定是和好了。

她當即興奮地道,“夫人,梟爺特意囑咐給您準備早餐,您吃一點呀。”

“嗯。”阮清顏輕輕地點了下頭。

她坐在餐桌前,百無聊賴地低眸擺弄著手機,恰好夏靈收拾完花園走進客廳。

偏偏阮清顏這時抬起眼眸,看到神態有些不自然地夏靈,她昨晚剛做過虧心事,對視時眸光有些閃躲,“夫、夫人。”

“我很可怕?”阮清顏眼尾輕撩。

她饒有興致地看向夏靈,姿態懶散地單手杵著腮,“你們都很怕我嗎?”

周圍其他傭人也立刻放下手裡的活。

當初阮清顏當著她們的麵,直接割掉一個傭人的舌頭,這叫她們怎麼不害怕?

“不……冇有……”夏靈很緊張。

阮清顏眉梢輕挑,“那為什麼不敢看我?不是怕我,那就是做了虧心事?”

她嫣紅的唇瓣緩緩彎起一抹弧度。

這個女傭她記得,當初跟春芙一起被挑選到景顏彆墅,家裡重男輕女將她遺棄,後來生的男孩卻又患上急性白血病,便再次殘忍遺棄幼兒,丟到了這位姐姐手裡。

“我……”夏靈一時間有些慌張。

她極力回想著昨晚,除了春芙之外冇人碰到她,彆墅裡也隻有客廳裝有監控,而且禁止林雪薇入內後便也撤掉了。

按理,阮清顏不會知道她昨晚做的事。

“夏靈是吧?”女孩巧笑嫣然。

她修長白皙的玉指輕托臉蛋,指尖漫不經心地輕點,不著痕跡地打量著她。

夏靈的掌心裡不禁沁出些許冷汗。

她生怕被雇主發現自己的所作所為,就在緊張得心臟都快要跳出來時……

卻倏然聽阮清顏紅唇輕啟,“讓月影給你二十萬,先把錢拿去給你弟弟治病吧。”

夏靈倏地抬起頭來看著她。

她的眼眸裡儘是不敢置信,有些恍惚於自己所聽到的,“夫、夫人!”

“不需要嗎?那就算……”

“需要!”夏靈立刻打斷了她的話,她緊捏裙角,“可、可這麼多我還不起……”

她現在急需一大筆錢給弟弟治病。

醫生說,這台手術需要二十萬元,但後續其他的治療仍是填不上的無底洞。

“冇說讓你還。”阮清顏斂起眸光。

春芙將早餐遞到她麵前,女孩捧起熱牛奶輕抿一口,“我不怎麼喜歡做慈善,但也絕不會虧待在我手下做事的人。”

“誰都有臨時缺錢的時候,就當這是你提前預支的工資,以後每個月隻讓月影發你生活費,你要是覺得行就把錢拿走。”

夏靈的眸光裡儘是感謝和激動。

她之前也想過,弟弟治病所需的錢對她而言是钜款,但要讓阮清顏或傅景梟拿出來,隻不過是輕輕鬆鬆的小事……

可她從來不敢跟這兩個人開口。

如今竟是阮清顏主動提起,她立刻欣然答應道,“謝謝夫人!真的謝謝夫人!”

阮清顏勾唇輕輕地笑了一聲。

她揮了揮手讓夏靈退下,夏靈轉身正準備離開,卻又倏然想起昨晚的事……

她昨晚,剛剛做過背叛她的事情。

夏靈慾言又止地看著她,阮清顏眉梢輕挑了下,“是錢不夠嗎?”

“不是……”夏靈忙搖了搖頭。

她仔細思量後還是什麼都冇說,再次道了謝,然後便轉身離開客廳。

夏靈立刻拿出手機給沈可凝發訊息,“我以後不會再跟你有任何合作了。”

可很快,沈可凝便給了她回覆。

“是阮清顏給你什麼好處了嗎?”

“夏靈,你要想清楚,你弟弟的病想治好可不隻是錢的問題,就算阮清顏這次能幫你墊付,難道還能管你弟弟一輩子嗎?”

“我本來還幫你聯絡了最好的醫生,甚至想給你加到一百萬,現在看來不需要了。”

夏靈的瞳仁驟然間縮了一下。

她緊緊地盯著螢幕,“你說的是真的?你會幫我聯絡醫生?一百萬?”

阮清顏能給她的不過隻有二十萬……

而且還是從她的工資裡預支的,哪怕她在景顏彆墅呆一輩子,都不可能再從工資裡麵預支出額外的一百萬钜款來!

“隻要你肯繼續給我提供阮清顏的行蹤。”

“夏靈,我冇讓你做背叛她的事,我跟她無仇無怨也不打算害她,不過就是提供些行蹤而已,輕輕鬆鬆賺錢不好嗎?”

夏靈的心不禁隱隱有些動搖起來。

那可是一百萬啊,如果有了這筆錢再加上醫療資源,她弟弟的病就有救了!

“為了表示誠意,拍一張阮清顏的照片發給我,我先給你彙款十萬當做定金。”

沈可凝的訊息再次傳了過來。

夏靈正在猶豫,卻聽餐廳傳來阮清顏的嗓音,“小芙芙,陪我上樓選件禮服。”

去貴族圈的拍賣會是要注意著裝的。

況且,這是她第一次陪在傅景梟身邊出入這種場所,不能給他丟臉。

春芙立刻興奮地跑過來,“夫人,還要黑色蕾絲邊那種嗎,我幫你整理衣櫃的時候看到過一件,超級性感的……”

“不要。”阮清顏眼尾輕撩了下。

她眼眸裡含著些許笑意,“挑一件稍微保守些的吧,景梟不喜歡我那樣穿。”

嬌軟的嗓音裡,寵溺的意味要溢位來。

春芙隨即跟阮清顏上樓挑禮服,夏靈握著手裡的手機,鬼使神差地跟上去……

“夫人您試試這件。”春芙幫她挑選。

夏靈躊躇地徘徊在衣帽間外,不斷在一百萬和阮清顏之間搖擺,可偏巧在這時收到了來自醫院催繳住院費的簡訊!

她一咬牙,終於做出了決定。

可也並未如沈可凝的願拿到照片,隻是發資訊道,“我不能暴露自己,偷拍會被髮現,她穿的是一件星空藍長款禮服。”

“叮——”五萬元的入賬資訊傳來。

沈可凝不知這位蘇家小姐的模樣,需要一張照片便於在拍賣會上認出她。

她眼眸微眯,“你的訊息傳遞不全,那麼我之前承諾給你的十萬也要砍半,醫院那邊我會打招呼,但你若是敢在阮清顏麵前把我捅出來……小心點你弟弟的命。”

夏靈掌心裡隱隱沁出些冷汗。

她先繳了醫院的欠款,然後便慌張離開這條走廊,去找月影預支二十萬了。

……

金屬黑色的邁巴赫停靠在彆墅外。

阮清顏化了淡妝,指尖拎起曳地的晚禮服踏出彆墅,抬眸便見傅景梟頎長的身軀,他優雅矜貴地輕倚著那車身……

在女孩映入眼簾的那個瞬間。

傅景梟墨瞳微深幾許,他喉結輕輕地滾動了下,嗓音低啞,“怎麼穿成這樣?”

他的眸光在女孩身上繾綣流連著。

隻覺得小腹又收緊幾分,恨不得現在就將她抱回臥室去,摁到床上把她給弄哭,但終究是將這種想法隱忍住了……

“不好看嗎?”阮清顏美眸輕眨。

這是她前世今生第一次陪傅景梟出席高階場合,即便隻是小小拍賣會,但是她想光鮮亮麗地站在他身邊。

傅景梟墨瞳裡幽光浮動,“好看。”

但是他不想把女孩這幅模樣給彆人看,強烈的佔有慾在心底隱隱地作祟。

他暫未發作,隻是轉身打開了邁巴赫後座的門,阮清顏眉梢輕蹙,“傅景梟!”

“你是不是不愛我了?”她轉眸看向男人。

聞言,傅景梟的身體微僵一瞬,他不知道嬌妻從哪裡冒出來這種想法,但聽到她的這番質疑,心底還是隨之慌了一下。

他削薄的唇瓣輕抿,“我冇……”

“那你為什麼不讓我坐副駕駛?”阮清顏直接打斷他的話,她微抬俏顏,嫣紅的唇瓣輕輕地撅起,氣鼓鼓的模樣像個河豚。

並非是撒潑耍賴那般的生氣。

更多的是嬌嗔,白嫩的臉蛋微微鼓著,精緻的眼眸裡也泛著瑩潤的水光。

“瞎想什麼。”傅景梟輕捏她的臉蛋。

他微微低首與她保持平視,“隻是後座空間比較大,方便你換衣服而已。”

“換什麼衣服?”阮清顏眼眸裡儘是茫然。

傅景梟隨即繞到車的後座,拿著一個品牌的服裝袋遞到女孩手裡,“換這個。”

阮清顏將裡麵的衣服給扒拉出來。

是一件看似樸素但價格不菲的白色襯衣,以及很配她膚色的天藍色牛仔褲。

“禮服留在家裡穿給我看。”

傅景梟低眸望著女孩,但見她眉梢輕輕蹙起,他儘可能將內心深處偏執的佔有慾驅散幾分,隱忍住情緒,仍舊溫潤如玉。

他伸手輕揪著阮清顏的衣角,“顏顏,我不想把你這幅模樣給彆人看……”

她本就生得一張瀲灩生姿的小臉。

一顰一笑嫵媚動人。

彆說一襲華美的禮服淡妝登場,哪怕隻是穿著休閒裝不施粉黛,素顏的模樣及姣好的氣質,也足以吸引全場的眼球!

“拍賣會上那麼多男人……”

傅景梟眸光收斂,那雙深邃的丹鳳眼裡看起來委委屈屈,“被人偷走怎麼辦。”

他將纖長的睫毛微微垂下,在眸底落下小片的陰影,既不想讓阮清顏被彆的男人覬覦,又生怕自己的佔有慾令她生氣。

於是便開啟了小奶音撒嬌模式……

“好不好嘛?”

“求求你啦……”

“我不管,你要是敢穿我就生氣了。”

“顏顏……老婆……顏寶……”

傅景梟輕輕勾住阮清顏的手指,低眸啄了啄她的唇瓣,“我最愛你了。”

阮清顏被這個小妖精迷得七葷八素。

她實在頂不住傅景梟的撒嬌,眉眼間流露出些許寵溺和無奈,“有你這樣求人的?”

“嗯,我錯了。”傅景梟勾了下唇。

他倏然將阮清顏扣進懷裡,低首輕輕蹭著她的鼻尖,“那這樣求……”

音落,他便深深地覆上她的唇瓣,還直接放肆地將舌尖抵了進去,將她摁在邁巴赫車身上狠狠地親,親到她的眼尾泛紅。

然後才依依不捨地將她鬆開,他輕抵著她的額心,嗓音裡伴著些許低喘。

“老婆……這樣可以了嗎?”

“還不夠的話,今晚我讓你在上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