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df小說 >  這一世換我寵你 >   第141章

阮清顏的眉梢不禁輕蹙了下。

她紅唇輕抿,抬手嘗試著敲了敲門,“老公,你不開門的話我就走啦。”

聞言,傅景梟驀地側首望向緊閉的門。

他緊緊地攥起雙拳,纖長的睫毛壓住眸底的情緒,讓人琢磨不透此刻在想什麼。

“真的走啦。”阮清顏的嗓音傳來。

聽到外麵準備離開的窸窣聲,傅景梟攥緊的拳忽然鬆開,心隱隱有些動搖。

他不受控製地伸出手,修長白皙的手指勾住門把手,正遲疑著要不要開門的時候,手上的動作卻又倏然頓住了。

畢竟幾秒前才說過絕對不理她的話。

他傅景梟向來說到做到,說是今天絕不理她,就絕不可能給她哪怕一個眼神!

但如果這笨女人真的直接走掉怎麼辦?

“咳……”男人低聲清了下嗓。

他握了個空拳抵在唇角,覺得應該勉強提示她一下自己生氣了,讓她來哄哄……

隻是非常勉強地提醒她一下而已,這絕對跟理她是兩碼事,隻是提醒。

傅景梟的唇瓣輕啟了下,他正準備出聲,卻倏然聽到阮清顏清脆的嗓音……

女孩散漫地趴在走廊的欄杆處,垂眸望著客廳,“小芙芙,來幫我收拾一下次臥。”

次臥?

傅景梟狹長的眼眸微眯,深邃的墨瞳裡逐漸瀰漫起幽怨,又更加委屈了幾分。

他本來打算勉為其難地退一步……

隻要這個女人肯哄哄他,他還是很願意把那麼大的床分出一半來給她的。

但阮清顏居然直接喊人來收拾次臥!

春芙正在陪哈士奇玩球,她疑惑地眨了下眼睛,“啊,夫人今晚不睡主臥嗎?”

“這不是被某個大豬蹄子轟出來了嘛。”

阮清顏轉眸望著主臥,她眼尾輕撩起些許弧度,揚高語調,“有些人大概是嫌身邊多睡了一個人會跟他搶被子,今晚需要自己獨守空房冷靜一下,我當然要滿足他啊。”

這狗男人居然敢把她關在臥室外麵。

既然這麼欠揍,那就今晚自己睡吧你!

“記得幫我把床墊軟一點哦,順便幫我放點洗澡水,要格拉斯橙花精油。”

阮清顏邁開長腿直接走進次臥。

雖然隻是一間次臥,但卻是傅景梟婚前常住的地方,裝潢低調而又奢華,寬敞明亮,最重要的是她能獨霸一整張雙人床!

“好的夫人。”春芙有些忍俊不禁。

她看出阮清顏在跟傅景梟鬨小彆扭,特意問道,“夫人,次臥冇有您的睡衣,需要我幫您去隔壁的主臥拿一件嗎?”

阮清顏的眼眸裡瀲灩出些許笑意。

她向春芙投去讚許的眸光,“嗯,把最性感的那件找來,就那種短款的冰絲睡裙,布料最好是半透的,黑色蕾絲邊。”

春芙很識趣地比了個ok的手勢。

阮清顏舒適地泡進浴缸裡,修長的雙腿微微彎起,瓷白的肌膚似剝殼的雞蛋一般,無論什麼動作都是那般誘人……

與此同時,隔壁的主臥裡。

傅景梟周身散發著幽怨的氣息,他輕撩眼皮看著那扇緊閉的門,女孩剛剛就在這扇門之外,現在卻已經跑去了次臥!

他的唇瓣緊緊地抿成了一條線,微微偏頭貼在門邊,偷聽外麵的聲音……

也許顏顏隻是騙他的冇有去次臥呢?

“篤篤篤——”敲門聲倏地響起。

傅景梟的唇瓣倏爾一勾,周身陰鷙的氣息瞬間散儘不少,眉眼間儘是歡愉。

他就知道這個蠢女人不可能走的……

傅景梟正準備開門,但卻倏然想起自己應該假裝生氣,於是便重新調整了情緒,迅速斂起唇角,也藏起眉眼間的笑意。

“阮清顏,我勉強給你一個哄……”

他嗓音低冷地打開門,正準備將組織好的語言丟給她,卻見外麵站著的竟是春芙。

傅景梟雙眉緊蹙,“你來乾什麼?”

“梟爺,是夫人派我來的。”春芙仰起紅蘋果似的臉蛋,笑眼彎彎。

聞言,傅景梟陰鷙的眸光收斂不少。

轉念想到他家顏顏臉皮薄,也許不好意思來服軟,就先派春芙來試探他……

他斜眸輕睨,“夫人知道錯了嗎?”

“嗯?”春芙輕眨了下眼睛。

她佯裝不懂地歪著腦袋,“梟爺,夫人隻是讓我幫她拿點東西,她今晚睡次臥啦。”

傅景梟眸底瞬間閃過一抹暗色。

在他尚未徹底反應過來時,春芙卻已經走進臥室,熟練地直奔平時收拾慣了的衣帽間,取出阮清顏要的那件小睡裙。

女孩抱在懷裡就準備回到次臥……

但傅景梟瞥見她手裡的東西,倏然冷然啟唇,“站住,你拿的是什麼?”

春芙非常乖巧地停下腳步轉身。

“夫人讓我幫她拿一條睡裙。”她說著,便將手裡的東西直接展示出來!

一件黑色冰絲睡裙赫然映入眼簾。

性感的細吊帶設計,稍微有些低隻能隱約遮住山峰的領口,領邊還設計著蕾絲,裙襬更是短到隻能落在大腿的位置。

“她就穿這個?”傅景梟眉梢緊蹙。

這件衣服哪裡有什麼布料,這個蠢女人又不跟他睡,穿成這樣給誰看的!

春芙點了點頭,“嗯,夫人點名就要這條睡裙,梟爺要親自幫她送過去嗎?”

傅景梟冷硬的下頜線條緊緊地繃著。

他雙拳緊握,內心極為不爽,甚至很想將那條睡裙搶過來給她撕得粉碎……

“她想穿什麼跟我有什麼關係?”

傅景梟的嗓音極沉,“她的事情不要跟我說,我對她的事冇有一點興趣!”

“好的。”春芙仍舊乖巧地點著頭。

她將睡裙搭在臂彎裡,然後便轉身離開主臥,給阮清顏將睡裙送了過去……

阮清顏裹著浴袍從浴室裡走出來。

她換上那條冰絲睡裙,手握吹風機偏眸看向春芙,“傅景梟說什麼了嗎?”

“冇說什麼。”春芙輕輕搖了搖頭。

她抬眸看向女孩,“不過……夫人,我能感覺到梟爺真的特彆在乎你。”

傅景梟盯著那條睡裙都恨不得給撕碎了。

春芙當時都被盯得發麻,要不是為了配合阮清顏演戲,儘快使小兩口和好如初,她早就該被嚇得哭著跑出去了。

“嗯。”阮清顏輕輕地應了聲。

她當然知道傅景梟很在乎自己,女孩輕彎了下紅唇,“我知道了,你去休息吧。”

春芙點了點頭便轉身離開次臥。

阮清顏抬眸望著鏡子裡的自己,黑色冰絲將她的肌膚襯得愈發瓷白,領口的設計嫵媚又性感,還真是難讓人抵擋呢……

她握著吹風機,忽然有了主意。

……

隔壁的傅景梟已經徹底坐不住了。

他眉眼間皆是煩躁,抬手不耐煩地扯了兩下領口,鈕釦崩開露出性感的鎖骨,連整個主臥的氛圍都變得沉凝了許多。

顏顏今晚居然主動要穿那條睡裙……

那是他之前特意給她買的,哄了好多次她都不願意穿,今天居然主動穿!

穿得這麼性感難不成要給狗看嗎!

傅景梟唇瓣緊抿,幾次三番大步往主臥外走,但每次都頓住腳步收了回來,“我今晚要是主動去隔壁次臥我就是狗!”

“砰——”男人抬腳猛地將門踹上。

然後便憤怒地轉身回到主臥,盯著那張空空如也冇有一點溫度的雙人床……

正準備進浴室洗個澡就直接睡覺!

但就在這時,卻倏然聽到隔壁的次臥傳來一道尖叫聲,“啊——”

傅景梟的心臟伴隨聲音陡然一緊。

聽到阮清顏的尖叫,他隻覺得心跳都瞬間漏了半拍,立刻箭步流星地衝到次臥。

男人眉眼間皆是慌張,“顏顏!顏……”

但就在他直接闖進浴室的時候,卻見阮清顏站在鏡子前握著一把吹風機。

烏黑秀麗的長髮被纏得有些亂,讓女孩眉梢輕蹙,“老公,你快過來幫幫我……我頭髮捲進吹風機裡麵了……”

阮清顏抬起一雙精緻的清澈眼眸。

浴室裡還氤氳著朦朧的霧氣,浮在她的眼前平添了幾許楚楚動人,女孩眼睫輕顫,因遇到了困擾而輕輕撅起了紅唇……

“老公。”她嗓音軟軟糯糯地喚著。

女孩手腕稍稍一動,長髮又順著被捲進去一小截,她倒吸了一口涼氣,“好痛。”

傅景梟瞬間什麼脾氣都被磨冇了。

他穩健闊步地走到阮清顏身邊,接過她手裡的吹風機,“鬆手,我看看。”

就連原本沉冷的嗓音都軟下來很多。

阮清顏紅唇輕輕彎了下,她將吹風機交到男人手裡,故意往他的懷裡蹭了蹭。

她偏頭指著被捲進去的幾縷頭髮,唇瓣恰好佯裝不經意蹭過他的領口,但卻佯裝不自知地道,“就這裡,被捲進去了。”

傅景梟握著吹風機的手緊了緊。

他低低地嗯了聲,斂眸認真地看著那捋頭髮,小心翼翼地幫她將頭髮取了出來。

“呼……”阮清顏不由鬆了口氣。

她伸手將烏黑的長髮斂到身後,性感的鎖骨、白皙的香肩以及睡裙領口掩不住的風光,瞬間便撞入了傅景梟的眼簾!

偏偏女孩還抬起雙臂整理著長髮。

她微微仰起臉蛋,不由自主挺起的胸膛,以及那筆直而又白皙的天鵝頸……

讓傅景梟的小腹都跟著緊了兩下。

“你好好站。”他嗓音微沉,喉結輕滾,但視線卻並未從她的身上移開。

阮清顏疑惑地輕眨美眸,“嗯?”

她動作停住,保持著抬起胳膊撩頭髮的造型,精緻的眼眸裡瀲灩著波光。

“我冇好好站嗎……唔!”

可就在阮清顏的話音尚未落下時,傅景梟卻倏然將她摟入懷裡,直接低首攫取了她柔軟的紅唇,舌尖抵入加深這個吻。

阮清顏的唇角不著痕跡地勾了下。

美眸裡閃過一抹狡黠,她緩緩地閉上了眼睛,踮起腳尖,抬手輕輕釦住傅景梟的後腦,修長白皙的手指穿入他的發間……

傅景梟最是頂不住她這般動作。

他手臂攬在女孩腰間,倏然將她抱起放在洗漱台上,“故意穿成這樣勾引我?”

男人低沉黯啞的嗓音裡伴著些喘。

阮清顏並未否認,她巧笑嫣然地挑起男人的下頜,“這不是勾引成功了嗎?”

傅景梟的喉結輕輕滾動了兩下。

他低低地輕哼了一聲,“但是我可冇說我要原諒你,阮清顏……我隻是不想讓你在我的彆墅裡出事才勉為其難跑過來!”

“嗯,勉為其難。”阮清顏輕笑道。

她伸手摟住傅景梟的脖頸,低首輕啄著他的唇瓣,“那哄哄你好不好呀?”

女孩說著便將手緩緩地向下探。

她稍稍偏頭,將嫣紅的唇瓣壓在男人的耳畔,“這樣哄……總該夠了吧。”

傅景梟嗓間隱隱地發出些許低喘。

他有些難耐地微微仰起下頜,大掌扣住她的手腕,“不夠,要更多。”

傅景梟說著便將她的裙襬撩了起來。

然後直接將她抱起,轉身便丟到了柔軟地大床上,霸道地傾身壓了過來……

浴室裡氤氳著的白色水霧尚未消散。

晶瑩剔透的水珠掛在玻璃門上,緩緩地向下淌落,偶有幾滴墜到瓷磚地上發出清脆動聽的聲響。

……

春芙離開次臥後便準備去休息。

傭人集體住在頂層閣樓,但就在她剛準備回房間時,卻遇見鬼鬼祟祟出來的夏靈。

冇想到竟會撞見人的夏靈,眸光微微閃爍了下,“你不睡怎麼還在這裡?”

“夫人讓我幫忙收拾一下次臥。”春芙很誠實地應道,“這就睡了。”

夏靈眸底隱隱閃過一抹不自在的光。

她輕點了下頭,“哦,我就是出來倒點水喝而已,喝完水也準備去睡了。”

春芙對她要喝水還是撒尿冇什麼興趣。

她困得直打哈欠,跟夏靈道了聲晚安便回到臥室,趕緊洗個澡將自己丟上床。

“次臥?”但夏靈卻思忖了起來,“難道梟爺跟夫人終於鬨矛盾分房了嗎……”

強烈的好奇心引誘她向次臥走了過去。

恰在這時,夏靈的手機屏亮起,一則訊息彈入,“儘快幫我摸清楚阮清顏最近的行蹤,你弟弟的手術可拖不起了。”

想起性命垂危急需做手術的弟弟……

夏靈握緊了手機,她脫掉拖鞋光著腳,隱去腳步聲悄無聲息地向次臥走去。

本想先八卦一下阮清顏是否跟傅景梟的感情出了問題,再順勢摸她的行蹤,卻聽到次臥裡傳來……

-

要破產了,求點為愛發電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