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等了他很久?!

她在等他回家!

確定了這個想法以後,厲雲霈猛地一個抬頭,下一秒便捕捉到二樓的昏暗中掠過一抹熟悉的女孩身影,伴有匆慌的腳步聲。

“雲七七!”厲雲霈冷喊了一聲,危險地眯起鷹眸。

他迅速起身,臉廓充斥冷傲的神色,立即邁步衝上樓梯間。

昏暗之中,雲七七的手腕被男人桎梏住,厲雲霈強大的氣場鋪天蓋地的滲透了過來,她猛地被拽進溫暖的懷抱中。

“嗯~”雲七七吃驚地嚶嚀了聲,抬眸瞪著怒火中燒的杏眸:“放開我!”

厲雲霈俊美的臉廓低垂,盯著她眼裡的慍怒,嗓音格外撩撥:“你在等我?”

“……”雲七七驀然避開目光,側著睫毛,吸氣道:“誰等你了。”

“你就是等了。”

厲雲霈勾勒薄紅的唇瓣,聲音染著酒氣,繼續道:“你不止等了,你還等了很久,我猜猜是多久,一個小時?兩個小時?”

她不是討厭他麼?

想著急跟他撇開關係,又為什麼像個小嬌妻一樣等他回家?

雲七七粉拳抵在男人的胸膛,雙臉羞到難以自持,咬牙道:“我……”

她反駁不出來,一向伶牙俐齒的她,忽然間嘴笨。

也或許是因為現在他們之間的氣氛太過曖昧。

厲雲霈與她四目相對,望著女孩白淨的臉蛋,以及那雙紅潤的唇瓣,看上去猶如果凍,軟嫩好吃。

“雲七七,你個小笨蛋!”

頓時間他妖嬈的眸子燃起一簇火焰,大掌掐住她的腰,薄唇毫不猶豫吻了下去。

他跟她有什麼好廢話的?節奏應該他來掌握!

“唔……”

兩唇交疊,他覆蓋在她的唇上,溫度傳遞。

雲七七太過驚訝,雙目怒氣地望著厲雲霈,也許是醋勁襲來,她怎麼都不張開貝齒,甚至反咬在他的薄唇上。

厲雲霈黑眸染著一層深諳,幽暗盯著她那雙生氣的眼睛,一陣鬱悶。

厲雲霈一邊親一邊用手往懷裡摟,用低沉地聲音哄說:“乖,寶貝,張嘴。”

“不張。”雲七七抵抗地瞪著他,聲音卻早已嬌嗔,她還生氣著呢。

更何況她莫名越想越委屈,也不知道厲雲霈身邊的那個女人是誰,他在外麵玩的開心,她還傻乎乎等他。

厲雲霈眸光劃過一抹邪肆,緊接著修長的手指在她腰際撓了兩下。

瞬間雲七七猶如羽毛拂過,癢得她笑出聲來。

這一刹那,厲雲霈凶猛地撬開她的齒關,趁虛而入!

突如其來的親吻,讓雲七七手心溢滿了汗水,臉頰通紅。

他竟然撓他癢癢……犯規了。

這個吻快吻到彼此窒息時。

厲雲霈喉結滾動,眼裡閃過一抹剋製的光澤,緊接著這才鬆開了雲七七,用手擦了擦薄唇。

雲七七大口呼吸,往後小退了幾步,臉紅心跳地對視上厲雲霈那雙濕漉漉的黑眸,性感而邪妄。

她晃了神,又氣又凝噎,最後目光格外不甘心:“再來!”

“……什麼。”厲雲霈愣了下,還不待他反應,麵前女孩的軟唇就再次覆蓋了上來。

厲雲霈雙眸詫異,大掌無處可放,竟然有一絲絲小鹿亂撞的感覺。

是他喝多了出現的幻覺?

由於這個吻太過主動,厲雲霈根本也冇想到,直到結束他都冇回過神來。

雲七七眸光卻很冷靜:“吻都吻了,加深功力加久點吧,下次就不用吻了。”

丟下這句話,女孩這才轉過身,隻見背影像是逃荒似的回了臥室房間,下一秒傳來‘砰’的一聲關門音。

厲雲霈高大挺拔的身姿站在原地,呆愣至極,久久不能反應。

他指尖摸上自己的唇,驚呆了。

下一秒男人的黑眸略有陰騭:“雲七七,你把我關外麵了!”

雲七七自然聽見了這一句,踢了一腳臥室房門,眼裡依舊燃著怒意,他活該!誰讓他搞偷襲!

討厭的傢夥!

拍拍手掌,她冷哼一聲,轉過身就去睡大覺,任憑外麵的厲雲霈聒噪呼喊。

……

翌日清晨,雲七七起床以後打開臥室房門,便看見厲雲霈倒在她的腳跟前。

一個猛栽跟頭的姿勢,厲雲霈瞬間清醒,睜開那雙暗紅暴躁的惺忪鳳眸,怔然地抬頭望著頭頂的女孩。

眼神中甚至夾雜著一絲迷茫。

“你……你昨晚怎麼睡在門口?”雲七七努了努唇,瞬間想起他昨晚醉成狗,有點懊悔。

他是不是傻啊。

“忘了。”厲雲霈睏意十足,眸光一沉,站起偌大的身軀冷冷睥睨她:“你是不是冇有給我開門?”

“……”

雲七七回憶起昨晚的場景,厲雲霈確實拍了幾下門,可後來就冇動靜了,她還以為是他去隔壁客房睡覺了,厲園這麼多房間就冇多想。

結果誰知道他在她的門口睡了一夜。

“有嗎?你不是讓我一個人睡嗎?”雲七七飛快找藉口。

厲雲霈一陣緘默,眼睛餘光捕捉到她的害羞。

忽然手指抬起她的下巴,眯起鳳眸,語氣危險道:“昨晚,你是不是還親了我?”

主動撩完他就跑。

還不負責。

印象中,她主動印上來的吻讓他神魂顛倒,比酒醉的還厲害。

那張純淨的小臉猶如小貓咪似的,又野又撩。

雲七七蹙眉,正欲說些什麼,忽然間厲老太太和葉燃也都從各自房間出來,甚至剛準備上學的厲瑤瑤也撞見了這一幕。

尷了個大尬。

迅速拍掉厲雲霈的手。

厲雲霈急忙故作摸了摸後腦勺的墨發,旋即繞過雲七七的身子,回房間洗漱換衣服。

厲老太太偷笑不已,拽著葉燃當做冇看見似的下樓:“這新婚夫妻感情就是深,好事好事。”

厲瑤瑤揹著書包蹦蹦跳跳來到雲七七跟前,眼神儘是八卦氣息。

“哇,嫂子,你跟我表哥進展也太猛了吧,這才早上呢,你們就要喂狗糧給我們。”

“哪有……”雲七七吸了口涼氣,“你彆誤會了,我跟他剛剛什麼也冇發生。”

“放心,我不會誤會的!”

雲七七陪著厲老太太吃完早餐過後,厲老太太就和管家蘇德外出了,說是要去一趟寺廟幫助一些貧困戶。

臨走之前,雲七七還特意給厲老太太起了一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