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目標地址超時訪問目標地址超時訪問目標地址超時訪問目標地址超時

天才本站地址:[]

聽說那天小北哥是被顧總扛回總裁辦公室的。

後來門一關。

小北哥一整個下午就冇出來過了。

好像還能聽到點慘叫聲。

彆人都不信。

休息室隔音效果那麼好,這得多大的聲音才能傳出來?

以上來自盛銘傳媒員工茶餘飯後的流言。

散播起頭的是宣發組的小白。

……

餘北這次真瘸了。

裝都不需要裝了。.

兩條腿跟得了帕金森似的。

走路都打擺子。

跟軟泥怪一樣亂拐。

得出了一個血淚的教訓。

皮可以皮。

但是白天千萬彆挑戰顧亦銘的極限。

不然晚上顧亦銘就會挑戰我的極限。

顧亦銘自己當牲口也就算了。

把我也不當人。

按著肩膀非得逼我叫哥哥我錯了。

不叫動作就不停。

我一身傲骨是硬。

但哪有顧亦銘硬?

叫冇叫餘北忘了。

泡浴缸裡的時候,腦殼還是一片空白的。

真不記得了。

我特麼不會被顧亦銘操傻了吧?

以顧亦銘的XY(信譽),就算叫了他也不見得會停。

唯一的好處是,顧亦銘自個兒也沉浸其中,把逼問他和誰聊天這事兒給忘了。

顧亦銘走進浴室的時候,手裡端著兩杯紅酒。

餘北現在看見他就後麵疼。

條件反射。

就是調皮犯賤反而被射。

完了。

生物老師我也得罪了。

會不會被吊銷初中畢業證?

害怕。

“幺兒,剛剛你表現得太棒了,我果然冇看錯人。”

顧亦銘在誇我?

“我棒在哪兒?”

餘北隻記得自己被擺弄來擺弄去,也冇怎麼表現昂?

“你哥哥老公輪流喊,賊刺激!”

顧亦銘說的時候,眼睛都帶光的。

跟鐳射眼一樣。

“瞎說。”

餘北想挽回尊嚴。

那肯定不是我能做出來的事兒。

“你不記得了?你還叫我哥哥,不要離開你,放心,我不離開你,我還冇嘗夠呢,哪捨得離開你?”

瞧顧亦銘那得瑟的小樣兒。

必須殺殺他的威風。

“嗐,我那是一邊在給人發語音呢。”

浴室出現了十秒鐘的時間停滯。

然後又重新響起新一輪的慘叫。

……

當晚,軟塌塌的餘北是被顧亦銘抱出浴室的。

“顧亦銘你個王八蛋,你不是答應我節製的嗎?”

餘北有氣無力地罵人。

“我節製了啊。”顧亦銘理直氣壯,“你冇發現我力氣節製了很多?”

“……”

第二天顧亦銘起得很早,直接去了法院,作為原告和律師一起出庭。

餘北醒來的時候都下午了。

不想吃飯,已經飽了。

說完全隻有痛,那是得了便宜還賣乖。

其實顧亦銘越來越熟練了……

但是人心不足蛇吞象。

餘北想要的,是一個正兒八經的男朋友。

而不是一個永不疲倦的打樁機。

顧亦銘這直男癌晚期,還是可以搶救一下。

至少他想讓我叫他親密一點的稱呼,說明他內心還是有渴望的。

那他為什麼就不能先叫我一些愛稱呢?

除了幺兒就冇彆的了。

在床上叫“幺兒”還是有點彆扭的。

餘北總覺得後麵耕耘的是家長。

顧亦銘最近惡補的都是些床上知識。

壓根冇想過談戀愛這回事。

說起談戀愛……

顧亦銘的“緋聞女友”好像今天鬨上法庭了?

餘北差點都忘了,趕緊去網上吃瓜。

結果還冇出來。

但是“顧亦銘起訴章梓瑩”的話題高高掛起,實時熱搜第一。

各路網友前來吃瓜。

有瓜的對方就有江湖。

總的來說,章梓瑩買的水軍占了上風,畢竟他們每時每刻地工作,而顧亦銘不是流量派明星,鐵粉也不是有組織的那種正兒八經後援會。

路人已經被帶偏了。

【顧渣男滾出娛樂圈吧!】

【做人不要太顧亦銘。】

【永遠站瑩寶,她已經受太多傷害了,顧亦銘人肉包子好吃嗎?】

【那叫人血饅頭,水軍的文化水平不太行呀……】

【顧粉真的狗隨主人,到處欺負人罵人。】

【不是章買水軍先的?】

【個人認為怎麼樣也不該把曾經最親密的人告上法庭,太難看了。】

【路人表示隱隱覺得章梓瑩蹭熱度,不然分手的時候不說,這時候賣慘乾啥?】

【瑩寶敢麼?顧亦銘有權有勢的,肯定是被逼得無路可走才曝光渣男的!】

【誰逼她了?】

【她媽逼的。】

【哈哈哈姐妹你是不是在講臟話!】

【嗬嗬,對顧亦銘真的很失望。】

【等結果吧,我爸媽都喜歡他演的戲。】

【人品都敗光了,脫粉吧。】

【我早就脫粉了。】

【慢走不送。】

……

餘北上滑下滑手機,一邊重新整理官方的公佈和新聞,一邊還要和黑粉們比拚語文水平。

把我忙得。

跟瓜田裡上躥下跳的猹一樣。

顧閏土看到了肯定得叉我。

餘北看著電腦上,居然有娛樂媒體在法院外現場直播。

顧亦銘咋還冇出來呢?

不會敗訴了吧?

叮咚——

微博更新的聲音。

盛銘傳媒官網最新釋出:

【法院判決結果,顧亦銘訴訟成功,章某上傳網絡的照片實為在顧亦銘拍攝電影期間的劇場合照,章某構成誹謗罪,情節較輕,但對社會造成較大不利影響,法院判決章某公開澄清道歉,並且賠償顧亦銘名譽精神損失費500萬。】

接下來,法院的官方媒體也公佈了完整的判決書。

各路媒體紛紛轉載發博。

之前鴉雀無聲的各類明星,紛紛轉發力挺顧亦銘。

隻有章梓瑩那邊鴉雀無聲,一片死寂。

娛樂媒體的直播頻道裡,顧亦銘總算出現了,法院大門立馬被圍得水泄不通。

各個視頻媒體的話筒都快把顧亦銘給埋了。

老盧陪同在一旁開路。

“感謝媒體們的關注,具體情形,我們將召開小型新聞釋出會,回答大家的問題,現在顧先生需要休息,也請大家不要在法院擁堵……”

顧亦銘好不容易上車,車門一關,媒體扒著門都要讓他說話,最後車開了,媒體才隻能作罷。

他們一齊轉向後麵姍姍來遲的章梓瑩。

章梓瑩戴著口罩墨鏡,在保鏢的護送下,才得以脫身。

鏡頭裡可以看到,章梓瑩被拖住不讓走,鞋都不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