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目標地址超時

天才本站地址:[]

餘北在回家電梯裡盯著火急火燎的顧亦銘。

恨不用上第三條腿。

“你急著回家乾啥?”

顧亦銘一邊看腕錶,說:“回去收拾東西啊,我都答應咱媽,明天去趕中午飯的。”

“那不也明天嘛!”

“今晚要收拾收拾不,等明天再弄就來不及了,第一次去見咱媽,還能遲到誤時?像什麼話?”

餘北迴家後無語地盤沙發上,看顧亦銘大包小包地拾掇。

上我的家倒是挺有悟性。

上我的時候怎麼冇這麼積極啊?

餘北忽然靈光一現。

“不對啊,顧亦銘,你什麼時候答應我媽去吃中午飯了?”.

“今早啊。”

顧亦銘一邊回答,一邊把餘北的內褲放進收納袋,又歸置在行李箱。

“你什麼時候有我媽的聯絡方式了?!”

顧亦銘回答:“拿你手機看的唄,昨兒微信都加上了。”

“……”

震驚!

顧亦銘趁室友睡著,竟然對室友做出這種事……

我覺得我也可以去頭條新聞應聘一下。

“你給我看看,你們聊什麼了?”

顧亦銘起身,嚴肅地問:“手機是**,能給人隨便看的麼?”

“你說得什麼屁話?我的手機你不也偷看了?那我的**呢?”

餘北被氣得不輕。

顧亦銘最後把行李箱合上,說:“你都是我的**,你的**不就是我的**?”

“等等……讓我捋一捋……”

餘北被他繞暈了。

到睡覺前顧亦銘也冇讓他瞄一眼手機。

餘北太好奇了。

按理說顧亦銘和餘香蓮能有什麼話題?

還不是聊的我。

怕不是說什麼壞話不讓看。

好奇到睡不著。

枕著顧亦銘的胳膊翻來覆去的。

顧亦銘的手機就放在床頭充電,充電顯示的忽閃忽閃的燈光,閃爍著誘人的光澤。

跟顧亦銘的身體一樣,搖著小手絹兒“來呀來呀~”

其實我是個有節操的人。

但顧亦銘先偷看我手機的,還不止一回。

這就不是我的錯了。

OK,心理建設完畢。

餘北躡手躡腳爬起來,翻過顧亦銘的身軀,指尖終於碰到了手機螢幕,然後刺溜摸過來。

餘北看了一眼顧亦銘,微微的睡燈下,輕柔閉著的眼睛,直挺的鼻梁落下陰影,讓他的五官顯得更立體完美。

顧亦銘真好看。

但是哪有手機好看?

餘北無情地拉上顧亦銘的手指,解開了手機的螢幕鎖。

顧亦銘的手機app有不少,但是一半餘北都不認識,啥證券,財富,基金,還有一小半英文的,亂七八糟也不歸納整理,餘北看得頭疼。

真是個內心世界枯燥且豐富的人呐。

餘北也不差,視頻app就有五個,微博論壇抖音貼吧都有我的足跡,微信qq推特應有儘有,農藥吃雞第五人格缺一不可……

當代惡臭青年必備。

顧亦銘那老乾部風格,能和我比?

找到顧亦銘的微信,點進去,居然有個置頂。

臥槽。

餘北真的火冒三丈。

同時心涼了半截兒。

顧亦銘居然把一個人對話框置頂了!

還特麼備註叫“小幺精”。

哦那是我自己的頭像。

嚇老子一跳。

可為啥備註不是“老幺”、“餘北”、“幺兒”之類的呢?

小幺精是個什麼鬼東西?

這些都不是重點……

餘北迅速去找餘香蓮的微信,翻了半天也冇找到一個叫“千年雪蓮”的,但是他瞄到了一個熟悉的蓮花頭像,上麵還閃著七彩字體:平淡幸福。

平淡幸福的餘香蓮,為啥字體卻像是在蹦迪?

難怪餘北找不著,顧亦銘給她備註了“咱媽媽”。

餘北激動地點進了對話框,拉到最上麵。

來自顧亦銘和餘香蓮的聊天記錄:

顧亦銘:阿姨你好,我是餘北的好朋友,顧亦銘。

您已新增好友,現在可以開始聊天了。

餘香蓮(語音翻譯):啊哈哈哈哈哈顧亦銘!真的是你?!我還以為餘北在那跟我吹牛呢哈哈哈……

隔著螢幕都能感受到我媽那銀鈴般的笑聲。

餘香蓮(語音翻譯):這麼多年,餘北那麻煩精冇給你添堵吧?還聽話不?多虧你的照顧哦。

顧亦銘:冇事阿姨,應該的,小北也挺照顧我的。

餘香蓮(語音翻譯):是嘛,他乾啥啥不行,要不是身邊有個人,我怕他都餓死了。

顧亦銘:阿姨彆這麼說,他很好。

說得好像冇顧亦銘,我就已經在橋頭賣藝討飯了一樣。

顧亦銘說得還像個人話。

餘香蓮(語音翻譯):餘北說,過年要帶你來家裡?你們在一起這麼多年,也是該見見了,不耽誤你事兒吧?

顧亦銘:不會,我過年正好冇事兒。

餘香蓮(語音翻譯):那你們什麼時候放假啊?阿姨好準備準備,你喜歡吃什麼?

顧亦銘:明天就開始休假了,阿姨您彆客氣,我不挑。

餘香蓮(語音翻譯):那就後天好了!我準備好中午飯。

餘北好失望啊。

就這?

有什麼好藏著掖著的?

普普通通的兒婿上門。

少了點那股味兒。

霸道總裁強搶民間小媳婦兒的味兒。

“你看完了?”

餘北一扭頭,顧亦銘還閉著眼睛的。

嚇老子一跳。

顧亦銘啥時候有說夢話這麼毛病了?

“看完了能安心睡覺了嗎?”

“……”餘慫慫說,“能……”

顧亦銘側了個身,手臂搭在餘北的腰上。

“顧亦銘,你給我弄得個啥備註啊?難聽死了。”餘北很不滿。

顧亦銘困聲說:“東京寶塔很好聽?”

“……”

“什麼意思啊?”

估計顧亦銘疑惑很久了。

當我冇說。

睡覺睡覺。

第二天被顧亦銘催著洗漱,吃了碗牛奶泡麥片就出發了。

餘北家住在杭城,兩個多小時車程。

路過海影的時候,老二秦風家的火鍋店還開著門,他就在路邊發傳單。

“秦風!你過年不回家啊?”餘北在車裡喊。

秦風回道:“回家乾啥?過年日營業額能翻三倍!”

“那夏一帆呢?走了嗎?”

“也冇。”

“他也不回家?”

秦風大剌剌說:“不回!我也奇怪呢,他不是過完年就訂婚了嘛,不回家陪老婆,過年還擠在我那小破屋搞片子,這瓜娃兒腦子有點毛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