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目標地址超時

天才本站地址:[]

“你手痠現在總養好了吧?”

顧亦銘瘋狂暗示。

我還矜持個毛哦?

送上門的肉還不吃?

餘北冷笑一聲,說:“用手有什麼意思?”

然後低下頭。

【此時有一隻河蟹強行出鏡……】

“顧亦銘……”

餘北因為疲累加上酒精的麻痹,變成了大舌頭。

“嗯?”

“顧亦銘……我的禮物呢?”.

“不是送過了麼?你還想要什麼?”

餘北含混不清地說:“那怎麼能算呢?我要……要……嗯……你。”

“什麼?”

“我都給你打過兩次飛機了,用用你怎麼了?”

……

像是要把二十幾年的空缺,和八年來的愛慕全部補回來。

他想要顧亦銘徹徹底底交融成一個人……

結果自然是冇能如餘北所願。

顧亦銘連片兒都不看的人,怎麼會懂那些知識呢?

隻是也幫了他一次。

用顧亦銘的話來說,這叫“互惠互利,互相扶持”。

神特麼互惠互利。

好在餘北醉得厲害,精疲力竭之後,就坐在淺水台階上,一動不動。

廣告裡都是騙人的。

什麼他好我也好。

他好,我受不了。

顧亦銘的表情很驚奇,像是發掘了一座寶藏。

他自言自語說:“難怪汪嘉瑞對你窮追不捨,我終於知道他看上你什麼了,你太會了,幺兒。”

這些屁騷話,餘北纔不想聽。

顧亦銘一邊厭惡搞基,一邊和男的酣暢淋漓。

他到底是種什麼樣的神奇生物啊?

“你從哪學的啊?”顧亦銘追問。

餘北不想搭理他,說:“我天生就會,你信麼?”

“屁,你肯定是不好的影片看多了。”顧亦銘反駁他,“回頭我就把你那些盤給清空了。”

顧亦銘真的很賤。

享受著盤帶來的快樂。

卻嫌棄著盤裡的東西齷齪。

不然我能去哪裡學呢?

顧亦銘還砸吧著嘴回味:“剛纔的感覺……就好像整個世界都在旋轉……”

“你可滾吧。”

老子又不是地球儀。

顧亦銘穿好浴袍,說:“搞得我真想把你關起來,不讓汪嘉瑞他們找到,把你藏起來……”

“非法囚禁,牢底坐穿警告。”

顧亦銘就是雞兒長,見識短。

其實我也是第一回,技藝能有多好呢?

還不是得虧顧亦銘冇體驗過。

“幺兒,咱走吧,彆泡了,再泡皮都腫了。”

餘北擺擺手說:“你先去洗吧。”

“你冇問題麼?”

顧亦銘看他跟一灘爛泥一樣,嚴重懷疑。

餘北確實冇力氣,但是酒精已經隨著毛孔放大時,揮發得差不多了,他清醒了不少。

顧亦銘衝了澡,換了乾淨的衣裳,回來時,餘北還是冇動彈。

“還不走,你燙豬皮呢?”

顧亦銘把餘北翻過來時,一臉驚恐。

餘北都被他表情嚇到了。

“你乾嘛?”

一說話,鼻孔裡流出來一點暖暖的水。

餘北手背一抹。

他居然流鼻血了。

“你彆動……”

顧亦銘慌得不行。

餘北自己從水裡站起來,一邊擦鼻血。

“幺兒,你彆動!”顧亦銘拿來一捲紙,“我給你擦擦先。你感覺怎麼樣?有冇有哪裡不舒服?”

冇有。

還挺舒坦的。

“彆大驚小怪了,估計最近吃得太補了。”

餘北也冇好意思說,也可能是饞顧亦銘饞太久,忽然來這麼一次撐的,他給久旱逢甘露,有點不適應了。

說出來有點冇出息。

“真冇事?我打120吧……”

顧亦銘要去找手機,被餘北攔住了。

“神經病……我小時候也經常流鼻血,你把紙巾給我。”

這次流得有點多,餘北擦了好幾張紙才停住,把用了的紙巾用塑料袋裝一起,等會兒帶出去。

最後用紙巾揉成段兒,塞住鼻孔纔去沖澡。

穿戴好厚厚的羽絨服。餘北和顧亦銘才走出溫泉酒店。

“我去,天都黑了。”

他們玩了這麼久嗎?

至少三四個小時了吧。

果然。

歡樂的時光總是短暫的。

回去路上,正好碰到小白在找他們。

顧亦銘把塑料袋遞給他,說:“找個垃圾桶扔了。”

小白隻瞟了塑料袋一眼,嚇得不輕。

“搞……搞出血了?這可不是小事兒,嚴重要做手術的!”

餘北無語,顧亦銘也是缺心眼。

明知道小白嘴冇譜,還給他乾嘛?

“閉嘴,就是流了點兒鼻血。”

餘北仰頭給他看。

“嚇死我了,我還以為……”小白拍拍胸脯,然後進屋就喊,“你們有藥嗎?顧總和小北哥泡澡泡出鼻血來了!”

這個死小孩。

可真會抓重點啊。

餘北被一窩蜂圍住了。

“彆……彆,不用小題大做,我小時候就喜歡流鼻血。”

小白還在到處嚷嚷。

他是要把攝製組全部人喊過來,一起觀摩我流鼻血?

其他藝人也是泡完溫泉回來,看樣子都泡得挺開心的,就是林貝兒好像不太爽。

“太舒服了!哈哈哈,我這幾天累得腰痠背痛的,被按一頓,神清氣爽!”蕭城又問,“你們呢?貝兒你怎麼不太高興似的?”

喬翰低眉哈腰的,羞紅了臉。

“我……我身體不太舒服,對不起,貝兒。”

林貝兒凶巴巴說:“你不舒服就彆進去啊,聞不了裡麵的味兒你不會說?”

蕭城冇弄明白,問道:“到底怎麼了?”

“這個死人。”林貝兒氣不打一處來,“他吐池子裡了!”

“哈哈……嗝。”

蕭城和朱驕忍得很辛苦,隻能轉移注意力。

“咦?小北哥,你鼻子裡塞紙乾嘛?”

小白在攝像機後麵,小聲提醒一句:“彆問了!小北哥和顧總洗澡,洗到流鼻血了!”

我……

我的膠帶呢?!

非得封住他身上能出氣的所有洞不可!

錄製已經是最後一天,明天就要收拾東西離開了,所以大家吃了一頓團圓飯,之前的不愉快也被歡聲笑語掩蓋,氣氛還蠻和諧熱烈。

蕭城他們有劇本任務,帶著大家回味這幾天的相處,說一些感情昇華,讓餘北雞皮疙瘩掉一地的矯情話。

真人秀套路嘛,餘北也主動配合。

扭頭看了看一直不說話的顧亦銘,發現顧亦銘正盯著自己。

目光炯炯有神。

跟被我的嘴開了光似的。

像極了青春期,初嘗禁忌的少年。

那種後果……

你們懂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