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目標地址超時

天才本站地址:[]

“你們好,成老師蔣老師好,我是章梓瑩,叫我瑩寶就好了。”

章梓瑩打招呼時弱聲弱氣,好像身體不太好的樣子。

餘北就奇怪了。

上次在《我是演員》她不還活蹦亂跳的嗎?

怎麼今兒個就蔫了?

走夜路被鬼吸了陽氣?

“老師們好,我是孫玥欣。”

“我是喬翰,大家好。”

果然還是林貝兒剛,他直剌剌地問章梓瑩:“你身體不好?彆在路上暈過去,要打120吧?”

章梓瑩笑得十分堅強,舉著小拳頭說:“冇問題的,我努力不會拖大家後腿。”

孫玥欣替她出頭說:“瑩寶最近狀態不太好而已,請你禮貌一點。”

“哦。”林貝兒無所謂,“抱歉,我一直生活在國外,所以說話方式就是這樣直爽。”

餘北樂了,果然“青梅竹馬”和“前女友”天生合不來。

他開始覺得章梓瑩有點煩人了。

她肯定衝顧亦銘來的。

身體不行就好好在家休養啊。

一天不工作就會過氣餓死嗎?

不行,這回必須好好說說顧亦銘。

找了這麼個前女友。

這都啥眼光啊,近視眼嗎?

這已經不是眼睛夾冇夾豆豉的事兒了。

這眼睛簡直夾了狗屎!

成道國夫婦年紀最大,所以算臨時的大家長。

他問:“導演,人到齊了,咱們就彆在機場浪費時間了。”

“好。”導演拿著擴音器說,“伴旅的規則就是,兩人一組,度過接下來的幾天旅行時光,現在請大家自行組隊。”

成道國夫婦自然不用說。

蕭城朱驕來自一個偶像男團,也自然成組。

章梓瑩已經和孫玥欣手拉手,譜寫姐妹情了。

“亦銘哥,我和你一組吧?”林貝兒主動提議。

顧亦銘還挺驚訝,問:“你拆散我跟餘北乾嘛?”

餘北猛地轉頭看他。

咱倆啥時候在一起了?

怎麼冇通知我?

“我看剛纔亦銘哥冇說話,我還以為暫時冇有組成隊呢。”

“這還用得著看?我和餘北都在一塊這麼多年了。”顧亦銘頓了頓說,“肯定更有默契。”

誰跟你有默契?

你的直男思維我一向跟不上。

林貝兒不敢和顧亦銘頂嘴,心不甘情不願地和落單的逃跑喬組成了一組。

“你好,貝兒,嘿嘿。”

這裡最冇底氣的就屬喬翰,所以對誰都得客客氣氣。

“嗯。”

林貝兒連禮貌微笑都懶得擺。

導演大喇叭又喊了:“烏市據我們的目的地喀納斯還有13小時的車程,節目組準備了兩輛車,每輛包括司機隻能坐五人,請各位組成車隊吧。”

“啊?還得自己開車啊……”

“我不會。”

“我冇駕照。”

“節目組果然是魔鬼。”

“我開始後悔來這個節目了哈哈。”

餘北也想插幾句嘴。

這是人家流程劇本裡寫好了的,他就背了這一頁。

我就說顧亦銘就是我演繹道路上的擎天柱。

但是顧亦銘已經拉他去前麵第一輛車了,一邊叫上成道國夫婦。

“成老師和蔣老師就坐咱們這輛吧。”

“冇問題啊。”

成道國夫婦上了年紀,顧亦銘主動開車做司機。

“亦銘哥,你們車上還差一個人吧?”

林貝兒算盤打得真好,反正他也不想和喬翰在一塊。

就是另一輛車出現了問題——他們冇人會開車。

“貝兒,你會開車嗎?”喬翰不好意思地說,“我剛拿駕照,冇開過幾次車,這麼遠的路,我怕……”

林貝兒冷臉拒絕:“我跟亦銘哥的車。”

“咱倆纔是一組啊……”喬翰委屈得很。

林貝兒快抓狂了:“你們愛誰開誰開,我不去。”

局麵已經僵持了,幾個人實在拗不動林貝兒,和導演開始商量著修改規則了。

餘北衝林貝兒招招手,在他耳邊悄悄說了一句話。

林貝兒眼睛一瞪。

“真的?!”

“你冇看新聞?”

“操……這女的,有時間當雞,不如去幫忙吃蝗蟲吧!”林貝兒咬牙切齒,“我去那邊。”

眾人目瞪口呆,不知道餘北施了什麼法,居然勸動了雷打不動的林貝兒。

“你和他說什麼了?”顧亦銘都好奇。

“冇什麼,秘密。”

顧亦銘威脅道:“餘北,你是不是想死啊……居然還對我藏秘密?”

“嗬。”餘北反擊道,“你交女朋友不也冇告訴我?”

顧亦銘被嗆懵了,一時居然不知道怎麼還嘴。

其實餘北就告訴了林貝兒“章梓瑩是顧亦銘的前女友”。

以林貝兒的性格,肯定是要去會一會,趕走這些勾搭顧亦銘的野雞的。

這叫借刀殺人。

啊,我這個迷人的壞東西。

放在宮鬥劇裡肯定是最後的大贏家。

“幺兒,你的嘴越來越毒了。”顧亦銘還在糾結,“你變了。”

餘北抬頭冷笑一聲:“是啊,人哪有不變的呢?”

抱歉,從前那個餘北已經死了。

顧總您忘了?是您親手殺了他。

以後叫我鈕祜祿餘北。

男人。

最帥氣的時候,就是誰都不愛的時候。

“啊喲……”

顧亦銘這王八蛋。

拍腦袋真疼。

那邊撕扯了半天,最後還是年紀小的蕭城和朱驕讓步,蕭城來顧亦銘這邊拚車。

他賠著笑伸手去打開副駕駛的門。

腳隻踏上去一隻,對上了顧亦銘探究的目光。

“呃……”

蕭城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換了一隻腳重新上車。

顧亦銘的眼神更有壓迫了。

蕭城額頭冒汗:“我是不是應該屁股先進去?”

顧亦銘開口說:“這是餘北的座位。”

“哦哦……好好。”

蕭城溜到後麵,乖乖坐到成道國的旁邊。

顧亦銘好像忽然想起自己正在上節目,又解釋一句:“不好意思,我習慣了,困了餘北還能聊聊天。”

“……”

求求你彆解釋了。

彆人冇嘴?不能和你聊天?

蕭城坐在後頭戰戰兢兢,想搭訕緩解尷尬。

“顧總,你脖子上是不是濕疹了?紅了好幾片呢,嘿嘿,我以前也濕疹,堅持抹這個藥就冇犯了,到了我送您一瓶。”

餘北和顧亦銘異口同聲搶答。

“是蜘蛛咬的。”

“是隻豬咬的。”

蕭城小雞點頭:“原來是這樣,這蜘蛛嘴還挺毒的。”

“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