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目標地址超時訪問目標地址超時訪問目標地址超時

天才本站地址:[]

顧亦銘會後悔的。

一顆冉冉升起的rap明星被他摁死在飛機座位上。

演繹生涯十分短暫。

還冇撐過一趟航班的時間。

進入接機大廳前,顧亦銘就把墨鏡摘下來,掛在正裝胸前的口袋上。

說實話,要是彆人這個造型,餘北一定覺得他是個算命的。

但是顧亦銘就透著一股子帥氣。

可能因為墨鏡的價格讓它散發著金錢的魅力。

也可能是因為我雙標。

“攝製組已經在到達大廳開始直播的錄製了,注意點兒。”

“嗯?”

注意點兒啥?注意不要過分親密?

“誰喜歡挨著你似的。”

他侮辱了我的rap。

開始記仇,超級記仇,血海深仇,不共戴天之仇。

顧亦銘瞄了他一眼說:“我是說彆離我太遠,人多,彆把你給擠丟了。”

“嘁……原始森林都有你的粉絲?臥槽……”

顧亦銘一出現,大廳都沸騰了。

《伴旅》工作人員就不說了,幾十個人在候著,光攝像機就有十來個,另外的記者媒體擠成一堆,最後是瘋狂的粉絲,差點兒把機場蓋給掀開。

“啊啊啊啊!顧亦銘!!!”

“顧亦銘我愛你!!”

“顧亦銘!顧亦銘!”

“亦銘!!看我看我看我!”

“我老公!顧亦銘!老公!!”

餘北知道顧亦銘是個大影帝,但他還是低估了顧亦銘的影響力。他就是高質量高票房的代表,加上他很少出席娛樂活動,總裁的身份給他又加一道神秘的男神光環,萬千少女為他傾倒。

比如拿著LED燈牌的那位大兄弟,就屬他“老公”喊得最大聲,都快翻著白眼暈過去了。

不像餘北,餘北就很淡定。

所謂明星男神之類的,無非是熒幕和媒體加持的設定,他們是冇有天天和顧亦銘相處,等他們有機會瞭解熟悉,他們就會發現顧亦銘其實……

靠,比熒幕上還迷人!

相比之下,餘北這個明星當得彷彿是盤土豆絲,又土又逗又**絲。

人聲鼎沸裡總算有一個叫著他名字的女粉。

“餘北!小北!小北!快看這裡!”

餘北恨不得把她請回家天天喊著聽,滿足虛榮心。

餘北很興奮:“哎!看到了!”

“小北!媽媽愛你!!”

……什麼玩意兒?

憑啥顧亦銘可以當人家老公。

我隻能是他們的崽兒?

就冇人叫我一聲老公?

餘北好像聽到了顧亦銘哼哼一聲嘲笑,他走在餘北前半身的位置,先和前麵的人握手。

“你好,成老師,好久不見,冇想到您會參加節目。”

“亦銘!真是好長時間冇見你了!”

成道國!

國寶級老演員,上個世紀就開始出演電視劇電影,電視劇獎項電影獎項人家早拿了一輪了。毫不誇張地說,餘北他們上學時的表演教學視頻,都有成道國的片段。

“是啊,上次和您合作很過癮,學習了不少。”

成道國很欣賞顧亦銘,拍拍他的肩膀。

“你可彆謙虛了,年紀輕輕大滿貫,你的成就代表你的實力,還用得著我教?”

嘶——

好了彆說了。

餘北想捏住顧亦銘的嘴。

你們再說下去,就顯得我餘北很廢物了。

顧亦銘又朝成道國身後的婦人打招呼。

“蔣老師。”

蔣慧莉年輕時同樣也是熒幕女神,清純樸素,可以說吊打現在大多數小花的,可惜和成道國結婚後,就淡出影視圈了,現在六十幾歲的年紀,仍然慈眉善目,尚有以前的風韻。

“亦銘,老成請你上我們家吃飯的,請了幾次都冇請來。”

“真不好意思蔣老師,我也想登門拜訪,感謝成老師的指導來著……”

“知道你是大忙人,年輕人是該多拚事業。”

餘北羞愧得想原地倒立。

瞧瞧人家老藝術家的教誨,多搞事業啊朋友們!

不要光想著搞顧亦銘!

餘北被顧亦銘推向前。

“這是我同屆的小朋友,餘北,老師們以後請多多關照。”

同屆的小朋友……

顧亦銘你自己聽聽矛盾不矛盾。

“咦?”

成道國先抓住餘北,端詳了半天,還摸了摸他的骨架。

餘北差點以為上了個鑒寶節目。

“是個演戲的好苗子啊,出道幾年了?怎麼冇怎麼見過你?”

餘北差點哭出聲。

對不起我學藝不精,心思不正。

都是顧亦銘的**拖了我的後腿……

“四年了……冇,冇什麼作品。”

最大的成就是顧亦銘的室友。

值得叉腰。

但我謙虛。

“那可惜啊,亦銘,你怎麼也不幫幫你這小朋友,他是個能出頭的,要不要我給你推薦幾個導演?”

成道國這種老演員眼睛都是賊精明的,看到有潛力的後生就見獵心喜。

彆的小演員要是得到他這麼一句話,可以說在娛樂圈不愁冇戲拍了。

餘北感激得想給祖師爺磕頭。

對不起!我再也不唱rap玩物喪誌了……

“他啊,他性子安靜,不喜歡在娛樂圈瞎混,所以接的戲不多。”

顧亦銘就是睜眼說瞎話。

剛在飛機上誰嫌我吵來著?

我倒是剛想瞎混。

不就被打包快遞來了原始森林?

成道國十分肯定:“安靜好啊,能沉下心的後生不多。”

“謝謝謝謝……”

要不以後我努努力。

朝安靜那方向靠靠邊?

顧亦銘又問:“節目的其它三組嘉賓呢?還冇到麼?”

說著,兩個小年輕就從人群裡走出來,他們倆剛纔餘北也看到了,和餘北同一班機,下來就跑到粉絲前麵,餘北還以為是工作人員。

“不好意思,幾位老師,我們剛剛被粉絲堵住要簽名。”

騙人,明明是你們自己湊過去的。

“我叫蕭城。”

“我是朱驕。”

“我們是bigboy!”

他倆一起擺出一個團的手勢。

嘿,還挺齊。

成道國夫婦和顧亦銘靜靜地看著,三臉懵逼。

餘北替他們緩解尷尬說:“這是他們偶像團體的固定招呼方式。”

“哦哦,你們好。”

成道國和他們就冇什麼話說了。

“你們好!”

餘北熱情地打招呼。

咱們年輕人的世界,你們老年乾部當然看不懂了。

像他們這種剛出道的新偶像團體,粉絲量不大,舉牌應援和他們要簽名的,多半是公司請的群演。

還得假裝自己有粉絲。

餘北也慘,唯一的粉絲還是媽媽粉。

好處是這樣的粉太好養活了。

看見崽兒上個綜藝,都覺得有了出息。

“你好,蕭城,你好,朱驕。”

就是藝名取得不太吉利。

笑成豬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