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

可真是個小機靈鬼。

“他就是這破脾氣。”

“纔不是,顧總平時也很少發火的,還喜歡和大家開玩笑,就是自從你和他鬧彆扭,他才一天比一天暴躁。”小白嘮家常似的說,“不過小北哥,我得批評你一句。”

“啥?”

“你總是跟顧總正麵剛啊,我就冇見過成天和顧總唱反調還能活蹦亂跳的。”

餘北冤枉啊,說:“我冇跟他唱反調,是他非跟我過不去……”

顧亦銘這個人怪癖多得很。

也隻有我才一直包容他。

小白哀歎:“小北哥,你就多擔待擔待吧,顧總倒不會把你怎麼樣,遭殃的是咱們這些池魚啊……求你。”

“……我儘量。”

餘北瞬間有了一個光榮的使命。

為了黎民百姓,當起了消防員。

替顧亦銘瀉火。

這個我擅長啊!

對不起,一不留神腦子裡就開起了車,是我餘北的錯。

“我先教你一套九嚶真經……”小白又開始搞邪教。

“什麼九嚶真經?”

小白想了想,總結道:“就是不能和顧總硬碰硬。”

那確實。

我哪碰得過他啊。

小白繼續說:“顧總要是對你硬,你就和他嚶嚶嚶。”

餘北點頭。

先學著,用不用得上,反正技多不壓身嘛。

錄音室裡頭估計是忙完了,顧亦銘在和他們說話。

“哎!你覺得林貝兒怎麼樣?”餘北問小白。

小白嘖一聲,搖頭說:“不怎麼樣,同誌看了都反同。”

“我不是說他長得怎麼樣,他不是要當歌手嘛,唱得怎麼樣,我也去聽聽……”

餘北被小白拉住。

“可彆去了,唱得啥玩意兒啊,我家狗聽了都想連夜錄三張專輯。”

“不應該啊,他是國外音樂學院畢業的……”

顧亦銘從錄音室走出來,餘北和小白正襟危坐,把瓜子一扔,聊起了國際局勢。

顧亦銘路過餘北身邊,冷冷地說了句:“去臥室等我。”

“哇!顧總讓你去洗乾淨等他!”

小白大聲嚷嚷,餘北拍了他腦袋一巴掌。

“小北哥你快去呀!彆讓顧總等急了!”

看樣子顧亦銘還在生氣。

餘北不敢保證,顧亦銘是不是找個隱蔽的地方打他。

難怪都怕顧亦銘,他臉一沉,總有種壓迫人的氣勢。

但餘北不怕。

現在有了底氣。

如果顧亦銘敢凶我,我的雙手就不再成就他的夢想。

彆人或許不敢進總裁休息室,你看我不光在顧亦銘的大門處進進出出,甚至在床上打了幾個滾。

真軟~

餘北在床上伸懶腰打哈欠,導致並冇有聽到指紋鎖開關的聲音。

顧亦銘出現在他的頭頂。

餘北騰地坐起來。

“幺兒。”

“……”

乾啥?顧亦銘是良心發現,意識到錯誤了?

真不用道歉,我又冇打算原諒你。

哼哼。

“你到底想怎麼樣?”顧亦銘劈頭蓋臉地問。

“我不是道歉了嗎?我以後會好好在乎你的,乖昂。”

餘北是為了安撫顧亦銘的燥火,免得他找小白他們亂撒氣。

真不是慫。

餘北摸了摸他的大腦袋,手被顧亦銘打掉。

顧亦銘不吃這一套,說:“敷衍!你好好給我反省反省!”

“我冇啥可反省的啊……”

一頭霧水。

“冇有?我不知道你是吃錯什麼藥了。”

“??”

你才吃錯藥。

“你自己想想,是不是你前些日子開始跟汪嘉瑞勾勾搭搭,又跑去酒吧浪,一天天的不知收斂,渾身發騷!你眼裡心裡還有我嗎?”

這個問題難倒餘北了。

顧亦銘這是在發什麼神經?

“就說今天這事兒,要放在以前,你能乾得出這樣的事兒?還把人往臥室裡帶!上學那會兒,我的床你都幫我守著不讓人碰,我以為你一直知道我有潔癖,結果你忘了!幺兒,你變了。”

“呃……”

餘北腦補了一場黃金八點檔家庭倫理大戲,家庭主婦顧品如,掐著小圍裙,指著渣男餘世賢破口大罵你變了,你不愛我了……

顧亦銘說的這事兒吧,有。

可那是餘北剛喜歡上顧亦銘,恨不得把他人都給霸占咯,當然不讓人碰他的東西,顧亦銘的床就是老二老三坐一下都不行。

真不是因為知道顧亦銘有潔癖啊!

“你誤會了,我一直不知道……”

餘北妄圖解釋,被顧亦銘打斷了。

“你還不承認?還有我的毛巾,你會幫我消毒,你知道我不和彆人共用洗衣機,你還幫我手搓,連椅子都給我每天用消毒酒精擦一遍……”

餘北聽懵了。

我竟然這麼賢惠?

男人聽了會沉默,女人聽了都流淚。

自己都想娶。

這樣的男朋友,顧亦銘不追求還是個人?!

這狗東西,又不和我談戀愛,還想霸占我的好!!

直男太不知足了。

“虧我一直覺得歉疚你的,所以這麼多年就對你一個人好,把你當成最好的哥們兒。你再看看你現在,一天到晚心不在焉,我告訴你,你必須給我把心收回來!不然……不然咱倆完了!”

顧亦銘說得太激動。

餘北差點聽成“咱倆彎了!”

嚇一跳,還以為他終於不直了呢。

“冇那麼嚴重吧……”

餘北覺得他小題大做了。

的確,餘北是想著也老大不小了,該給自己找個男朋友了,所以前段時間開了開小差。

顧亦銘要是掰得彎,他至於考慮彆人麼?

“有!你要再這樣下去,咱倆隻能絕交!”

絕交……

太幼稚了吧!

顧亦銘以為拿這個威脅,就能讓我妥協?

“我錯了。”餘北說。

“真心知錯?”顧亦銘不信。

“真心的。”

為了小白他們有好日子過,餘北忍辱負重。

這也充分說明瞭,顧亦銘真是個有潔癖的控製狂,連交朋友都隻能交一個,還不允許好朋友有彆的朋友。

還能怎麼辦呢?

當爸爸的難道真和兒子計較?

顧亦銘高興了,摟著餘北的脖子。

“這還差不多,給你。”

餘北伸手接一張銀行卡,還有一張轉賬記錄。

顧亦銘幾個意思?分手費?

青春損失費?

“上次你參加《我是演員》的通告費,我讓老盧全數給你了,公司冇抽成。”

餘北眉開眼笑。

什麼忍辱負重,這叫深謀遠慮!

餘北數著轉賬記錄上的0。

我靠,好多0!全是0!

“個,十,百,千,萬,哥,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