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

事後。

顧亦銘又睡得跟死豬一樣。

拔**無情。

連內褲都冇穿。

也不怕凍著。

凍著他無所謂。

凍著孩子們怎麼辦?

餘北把被子當馬賽克蓋住。

起床吃了份早餐。

好久冇有網上衝浪了

關注一下時事政治。.

顧鴻笙的案件在國內都傳開了,顧亦銘壕二代的身份被曝光。

【臥槽臥槽,顧總原來這麼大來頭的麼?!】

【以前都傳顧亦銘家裡上個世紀就是海城名流,我以為是誰編故事……】

【什麼情況?有人科普一下麼?】

【好訊息好訊息,我北嫁入豪門~】

【顧亦銘何必來國內白手起家,繼承家業它不香麼?】

【論顧亦銘到底有多大的家產。】

【乾嘛討論我爸爸?】

【顧爸爸,請接您的私生女兒回家。】

【亦銘爸爸,我也不想奮鬥了。】

【顧爸請問缺一個240個月的寶寶嗎?】

【一群伸手黨,你們就不會自己打飛機去美國嗎?】

【懂事的女孩已經在買機票了。】

【我冇錢買機票,明天準備遊過去。】

第二條熱點,海城電影節開幕,名不見經傳的導演夏一帆以黑馬之姿斬獲最佳紀錄片,最佳攝影獎,最佳新人導演三項大獎。

隨後剛上映兩天就直衝94評分,驚豔觀眾。

原本屬於小眾紀錄片,在電影院排片很少,但好評如潮之下,電影院紛紛增加排片。

最終票房不能預測,但已經提前鎖定今年的十佳影片。

讓網友更震驚的是除了配音以外,紀錄片攝影剪輯後期製作全是夏一帆一手包辦。

一時間,夏一帆吸粉無數,一舉成為討論度最高的青年導演。

餘北在螢幕前熱淚盈眶。

咱們101宿舍真是人才濟濟啊。

個個都萬裡挑1。

餘北刷了一下主頁,一條新聞蹦出來。

【普天同慶!顧北夫夫有望解封!】

同時轉發的是光腚總菊官方的一條微博。

【基於網友的熱情建議,收到十幾萬條私信和信件請願,現重新征集大家的意見,對藝人顧亦銘餘北是否解封進行全民投票,下方為投票鏈接。】

顧亦銘和餘北的親粉已經沸騰了。

【我!的!媽!】

【從來冇有過藝人被封殺還被解封的!】

【聽內部訊息,總菊收到的信冇地方放了。】

【總菊今天一米八!!】

【總菊今天18CM!!!】

【必須奔走相告!!!】

【港真,解不解封都無所謂了,人顧北夫夫在美國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對啊,人家裡的錢八輩子都花不完,還在乎娛樂圈賺的這三瓜兩棗的。】

【哈哈哈姐妹低調一點!】

【我是覺得不平,早乾嘛去了,哼![賭氣]】

【總歸是好事,希望國內的環境更包容,更多元!】

【姐妹們,彆害臊!給我衝啊!!】

【衝鴨!】

還有這種好事兒?

餘北趕緊投了一票。

順便登錄自己的二十幾個小號。

但是小號已經被修改密碼。

淦。

餘北跑到臥室跟顧亦銘要。

“顧亦銘,你把我微博帳號還給我。”

顧亦銘睜開一隻眼睛問:“給你乾嘛?”

“我有用。”

“不給。”顧亦銘轉過身去,“你已經長大了,應該做一個光明磊落的男孩了。”

餘北反駁他:“我以前怎麼就不光明磊落了?”

“悄悄摸摸在網上罵我,差點混上黑粉群管理員,我還冇讓你反省呢。”

“……”

顧亦銘怎麼老翻這些隔夜賬啊?

“玩歸玩,鬨歸鬨,彆拿舊賬開玩笑。”

顧亦銘順口就接:“塵歸塵,土歸土,幺兒還是二百五……”

“操,你怎麼什麼茬都能搭啊?”

我rap天王的地位受到了威脅。

餘北在顧亦銘屁股上猛拍一巴掌。

特彆清脆。

手火辣辣的疼。

疼得餘北齜牙咧嘴。

顧亦銘的屁股是啥做的?

這麼硬?

“起床!再不起床,把你送去養殖場閹割處理!”

“以前都是你賴床,我就賴這一回……”

顧亦銘嘟嘟囔囔,但還是不情不願地沖澡起床了。

收拾好出門。

今天去探監。

瞅一瞅林貝兒。

顧亦銘其實不太樂意,是餘北拉他去的。

林貝兒被獄警領過來,看到是顧亦銘和餘北,冷漠的臉稍顯意外。

餘北也驚訝。

臥槽林貝兒從精神小妹變成男的了。

臟辮已經被剃成了毛寸,平時濃妝豔抹的精緻妝容肯定是冇了。

說實話,林貝兒這樣看起來還順眼一點。

挺標緻一小夥。

學啥嘻哈。

就是受到文化的荼毒。

學廢了吧。

“怎麼會是你?”

也就看到顧亦銘,林貝兒清冷的神色才收斂一點。

不然餘北覺著林貝兒此刻最不想看到自己。

要對我翻白眼了。

“你以為是誰?”

林貝兒嗬了一聲說:“那些七大姑八大姨唄,昨天還跑到監獄撒潑,說我們家拖累了他們。”

餘北真覺得林貝兒很難懂。

說他無情無義好呢?

還是大義滅親好呢?

“我們來,是想跟你和解的。”餘北說,“如果我作為受害者原諒和解,你判刑會減輕很多。”

顧亦銘扭頭瞪餘北。

意思是:我什麼時候說過這話了?

好吧。

這事兒冇跟顧亦銘商量。

擱他的狗脾氣,那肯定是有仇報仇有怨報怨的。

我為什麼要做這個決定呢?

大概是因為我能理解林貝兒的心情。

誰跟我搶顧亦銘,我也得跟那賊子拚命。

當然,我冇林貝兒那麼不理智。

下藥耍陰招不好使麼?

柯南都冇看過一集就敢出來害人。

非得明目張膽搞綁架。

這下好了吧,人證物證皆在。

當場抓獲。

“不需要。”林貝兒冷冷地說,“待在這兒不挺好?”

“我覺得家裡還是舒服一點……”

這孩子太軸了。

怎麼就鑽牛角尖想不通呢?

是西餐不美還是中餐不香?

非得在這吃牢飯?

“你就不考慮出去一下?”

“出去?去哪?我能去哪?家嗎?家都冇了,我還能去哪裡?!”林貝兒說著有點激動。

餘北安撫他:“好好好,你執著你牛皮。”

餘北也這麼犟過。

就是和顧亦銘鬨分手那會兒。

回頭冷靜下來,還不是想抽自己巴掌?

“餘北,你不用在這裡幸災樂禍。如果不是亦銘哥,你冇機會站在這裡冷嘲熱諷。”

林貝兒冷笑的樣子。

跟華妃撞死之前一毛一樣。

“不是,搞事的是你爸,怎麼又甩鍋給我了?還是你自己作證把你爸送進去的呢……”

餘北都不得不佩服林貝兒,大義滅親起來真夠狠的。

彷彿是撿來的。

“他不是我爸!”林貝兒大聲說,“他不配!”

“不至於不至於,你冷靜冷靜……”

怎麼事情超過了餘北預期的發展呢?

林貝兒情緒失控了。

“餘北,原本我真不願意在你麵前說這些,不過現在我也冇什麼好在意的了,我都這樣的下場了,還怕誰笑話呢?”

林貝兒掀起自己的T恤,身上奇形怪狀的傷痕,看起來都很久遠。

有的像燙傷,有的像劃傷,最後一根肋骨處還剌過一條十公分的傷疤。

觸目驚心。

“林耀東這個畜生乾的。”林貝兒淒慘地笑著,“他喜歡喝酒,喝醉了就拿我跟我媽撒氣,我媽幸運死得早,留我一個人被他虐待,我為什麼高中就去日本留學?就是為了躲他!這種人渣,配做一個父親麼?餘北,現在你看我,是不是徹徹底底像個笑話了?笑吧笑吧哈哈……”

林貝兒泣不成聲。

“這世上隻有亦銘哥對我好……你根本不理解亦銘哥對我來說意味著什麼,他是我的救贖,我從小到大唯一的救命稻草啊……你為什麼要跟我搶?為什麼?!”

林貝兒一哭,搞得餘北心裡也酸酸的。

“現在亦銘哥也冇了,家也冇了,你要我去哪裡?我有什麼必要出獄?!”

“我看也冇必要。”

顧亦銘還無情地補了一刀。

餘北揪他大腿肉,讓他閉嘴。

林貝兒看向顧亦銘的眼神飄忽不定,畏縮膽怯。

挺悲傷的。

唉……

愛一個人愛到癲狂的份上。

顧亦銘到底是有啥魅力呢?

“亦銘哥……”跟顧亦銘說話林貝兒倒是冇那麼囂張,“對不起。”

顧亦銘眉頭壓低鎖在一起。

林貝兒捂住臉哭聲起來。

眼淚流得像大碗寬麵。

“我冇想到事情會成這個樣子……林耀東他不是這麼跟我說的,他答應過的……我冇有想過會弄成這樣……”

餘北已經在心裡罵起來了。

媽的。

你家亦銘哥壓根不管你是死是活好不好。

現在冒著被罵聖母來挽救你的是我。

就不能少愛他一點?

多愛我一點嗎?

“我就是想不明白,我比餘北差在哪裡了?他又土又low,有什麼優點啊?我想不通,我到底輸在哪裡了?”

餘北的心臟彷彿是被閏土叉的那個猹。

千瘡百孔。

靠……

頭可斷血可流,老子可遇不可求。

“他是冇什麼優點。”

顧亦銘的話讓餘北叉得更狠了。

“好吃懶做,貪財好色。”

彆……彆說了。

再說我可就……

無地自容了。

“愛一個人是不會把他跟彆人比較高低的。非要談輸贏,輸在你不是他。”

真的假的?!

顧亦銘這認真的眼神。

愛了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