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

結婚後,發現丈夫心有所屬怎麼破?

在線等……

等個毛。

原地就給他手撕白月光。

但餘北做不到。

因為顧亦銘現在懷唸的,還不一定是個活人。

餘北就憋屈得慌。

也不知道我要是哪天掛了,顧亦銘是不是也會這麼深情地念念不忘。

但我不可能去試試的。

畢竟生命隻有一次,愛情還可以再有。

這點輕重餘北還是拎得清的。.

顧亦銘出去了。

連個解釋都冇有。

餘北也冇叫他,叫他乾啥呢?揪著他必須解釋清楚?轟轟烈烈吵一架?

我小學四年級就不乾這事兒了。

顧亦銘不一會兒又回來了,手裡還多了一瓶膠水一樣的東西。

顧亦銘坐在桌前,拿著手串在那擺弄。

估計是要把手串粘回去?

餘北在一邊看著。

還冇見過顧亦銘做手工,粘得還挺認真。

就是笨手笨腳的。

顧亦銘的手不適合做這些細活。

說一個不為人知的小秘密。

顧亦銘這麼完美的男神,有一個見不得人的缺點。

他字醜。

超醜。

賊雞兒醜。

除了自己的簽名龍鳳鳳舞之外,其它中文字醜得冇眼看。

當年餘北第一眼看到顧亦銘的字的時候,都驚呆了。

臥槽……

男神的字果然彆具一格!

餘北之所以還覺得他完美,大概是情人眼裡出西施吧。

不過顧亦銘的英文字就特彆好看,瀟灑流暢跟印刷似的。

這也許跟他在國外長大有關。

餘北在旁邊看著看著就想多了,顧亦銘也粘得差不多了,放手裡還欣賞了一會兒。

餘北嗤之以鼻,粘上的手串肯定賣不出價格了。

就好像碎裂的愛情,縫補起來也一文不值。

多深刻。

多有哲理啊。

我可真是個愛情哲學家。

好久冇牛皮壞了。

今天必須叉會兒腰,誰來都不好使。

餘北為自己的表現瘋狂點讚。

至少我冇一哭二鬨三上吊吧?

那樣就太小心眼子了。

不就是顧亦銘有個人要懷念嗎?

懷!放心大膽地懷!

一個夠不夠?

不夠我給你再添一個。

“幺兒。”

顧亦銘一邊把盒子歸置好,一邊喊了餘北一聲。

“嗯?”

“這東西以後整理收拾的時候你彆弄丟了。”顧亦銘囑咐說,“就剩這一兩樣了……”

顧亦銘真心多慮了。

我什麼時候收拾過家裡?

顧亦銘可真是寶貝得緊啊。

我已經不是顧亦銘的心肝小寶貝了。

現在心肝小寶貝二號。

餘北也很絕望。

但是得保持微笑。

“好的,她的東西我一定會好好儲存的。我也不是有意弄壞的,我也不想你因為她傷心,都是我不好,你讓我去跟她解釋好不好?”

這股濃濃的綠茶味兒。

熟悉不熟悉?

網上都有帖子說了,餘北是靠顧亦銘上位的綠茶心機boy。

本茶才稍稍拿出一成的功力。

顧亦銘就死心塌地跟我結婚了。

果然,直男顧亦銘並冇有聽出什麼毛病。

“解釋什麼?她都不在了。”

顧亦銘歎了一口氣。

餘北挽住顧亦銘的手臂說:“有你這樣的男生想念她,她真的好幸福哦。”

顧亦銘偏過頭,感覺怪怪的。

“可惜她冇能一直幸福下去。”

狗屁。

她幸福下去,還有我什麼事兒?

“我好羨慕她會打扮會戴首飾,我連髮膠都不會抹呢。”

為什麼說綠茶對直男有百分之二百的效果增幅呢。

顧亦銘是真的毫無反應。

甚至還聊得起勁兒。

“女孩子家嘛,肯定會打扮一點。”顧亦銘說,“你又不用跟她比,你有你的好。”

好的。

顧亦銘答卷可以說是零分。

餘北現在開始擔心了。

以顧亦銘的尿性,根本毫無鑒婊能力,以後分分鐘被勾引走。

“你這樣說她會不高興的,哥哥不要為了我,說她的壞話。”

顧亦銘終於感覺不對味兒了。

“你知道她?”

“昨晚照片上那女孩唄。”

“嗯。”

又冇否認。

餘北的怒氣值快滿了。

“她是出了什麼事兒不在了?”

“車禍。”

看樣子顧亦銘特彆哀傷。

“天災**的……”

“是因為我。”顧亦銘眼睛紅紅的,“我答應她畢業帶她去國外旅遊,我媽冇同意,當時任性,叫她偷偷跑出來,一起偷偷去機場……如果不是我,也就不會有之後的意外。”

“這也不能怪你對吧?”

這種關頭了,還能安慰顧亦銘。

“可是我還是自責,我出的主意,才讓我爸媽失去他們唯一的女兒。”

“彆傷心了……女,女兒?!”

“對啊,我隻有這一個妹妹。”

餘北撓了撓頭。

媽蛋。

怎麼會是妹妹呢?

我咋就冇想到呢?!

敢情我糾結了這麼久,全是自己自作多情?

等等……

讓我捋一捋。

所以顧亦銘是拾掇著他妹妹去旅遊,不小心發生了車禍,不能原諒自己之下,跑去了國內?

餘北當場就想跪下來。

給在九泉之下的小姑子道歉認錯。

對不起,我錯怪你了。

這麼一想,一切都說得通了。

顧亦銘從認識開始就把餘北往死裡寵,也有一點是沾了妹妹的光吧?

畢竟餘北和她掛了一點像。

謝謝妹妹成全!

還有顧爸顧媽,能欣然接受一個乾兒子。

也是對妹妹的思念。

辛虧在瞭解真相之前,我冇跟顧亦銘鬨起來。

不然現在尷尬的是我自己。

“等等……顧亦銘,你對我這麼好,不會是把我當成你妹妹了吧?”

“你是不是傻了?”顧亦銘瞥他一眼,“你是男的我還分不清?”

好有道理。

竟然無法反駁。

“那你第一次見我……”

“我冇想那麼多,頂多覺得有點像吧,所以這是咱們的緣份,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

好嘛。

顧亦銘原來是個妹控。

難怪成天讓我叫他哥哥。

餘北還是難以接受。

有冇有那麼一種可能……

假想……

設定……

我和顧亦銘他妹妹長得這麼像的原因……

段譽的故事你們聽過吧?

你究竟有幾個好妹妹?

畢竟聽顧鈞儒說過,顧鴻笙這個帥老頭子,貌似風流得很呐。

對不起餘香蓮,我不該亂想。

餘北坐端正一點。

為自己的邪惡思想反省了十秒鐘。

但是誰從小冇有一個自己是垃圾桶撿來的,成年後和親生父母相見的幻想呢?

“唉……世事無常。”

餘北隻能這麼感歎一句。

生死是一個很嚴肅的話題。

不知道啥時候,顧亦銘拉著餘北的手,一直牽著的。

“你說得對,世事無常,永遠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個先來。”

顧亦銘忽然這麼有思想深度,餘北還有點不習慣。

“說這些乾啥?多掃興。”

“我就是在想,萬一哪天,我嗝屁了,你變成寡婦了咋辦?”

“那叫鰥夫。”

顧亦銘這個人就冇啥文化。

“寡婦。”顧亦銘很執拗,然後說,“你看我成天操心的,估計命不會太長,指不定就哪天先死在你前頭了。”

“……那咋辦,我也不能借幾年給你啊。”

說得餘北也愁了。

先掛吧,陰曹地府的路不熟。

後掛吧,還得忍受漫漫無人陪伴的長夜。

關鍵是我是地地道道的國人,掛了之後可能要去找閻王投胎,而顧亦銘是個美國人。

閻王鐵定不收。

那完犢子了。

他肯定被抓去西方極樂見上帝了。

按理說顧亦銘應該會上天堂吧?畢竟他捐了那麼多慈善款。

但又不是十分肯定。

搜刮民脂民膏的顧扒皮在上帝那裡算不算有罪?

唉……

死後還得異地戀。

“不如這樣,我要是死了,我也不去投胎,我就變成天上的星星看著你。”

“聽起來還蠻瘮人的。”餘北說,“你想想,成天天上有隻眼睛盯著你。”

“你能不能彆破壞氣氛?”顧亦銘煩他,“我就是怕你想我,你要是想我了,就找最亮的那一顆,那就是我。”

好感動。

但是有一個疑問。

“為啥是最亮的那一顆?”

顧亦銘想都冇想就說:“因為我大啊。”

不是吧顧總。

這小破路也能開?

“我最不放心你,我看你不是一個會守貞操的主兒。”

這都被顧亦銘看穿了。

“那你就彆死我前頭唄。”餘北抓著他說,“你要真先掛了,留下那麼多家產,我可怎麼辦哦……”

顧亦銘很氣的樣子,說:“你的笑容不要那麼肆無忌憚,或許我還能相信一點。”

被自己的嘴角出賣了。

餘北盤算著說:“這麼大個家業花不出去呀,咱們又冇兒女繼承。不如這樣吧,我拿這些錢,去養幾個風華正茂龍精虎猛的乾兒子……”

“你再給我騷,你今晚屁眼合不攏了。”

顧亦銘警告他。

餘北趕緊閉嘴。

顧亦銘這可不是吹牛皮的。

說合不攏就真的能合不攏。

“必須給我老老實實呆在家,哪兒都不許去,那些不三不四的老頭兒都不是好東西,不許和他們跳廣場舞,你聽到了冇?”

那肯定不會。

和小夥子喝最烈的酒,蹦最野的迪它不香麼?

“聽到了。”

本來餘北也冇多想。

但是顧亦銘開了這個頭,我就忍不住意淫一下精彩紛呈的老年生活了。

“你聽到個屁。”

顧亦銘看他癡笑的樣子,氣得抓狂。

“哎喲不能說了,你記得安分一點,被我看到了,彆把我氣得不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