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

餘北捂著額頭。

冇臉。

“就……就是跟您大兒子……”

這話聽起來。

餘北都臊得慌。

一股濃濃的骨湯味道。

一聽就是要被打斷腿的那種。

“啥呀?”

餘香蓮一時都冇弄明白。

“我看網上說,不是說不讓結婚嗎?我還想著認了乾兒子,就名正言順往家裡領來著……”

“在美國領的證……”

餘北腦袋差點挖到飯碗裡。

“哦,那你還領得挺遠,挺洋氣。”

餘香蓮點點頭,忽然身子一支楞。

“什麼東西?!偷偷在美國領證結婚了???”

“事兒是這麼個事兒……”

“我的老天鵝呀。”餘香蓮一激動,蹦出家鄉口音,“你這跟私奔相差不遠了!好酷啊……”

“??”

酷啥啊?

餘香蓮為毛一臉聽到浪漫愛情的小女生陶醉?

“不是。”餘大華端著氣質說,“這就結婚了?你也太草率了!”

這沉穩。

像極了一家之主。

“草率是草率,這不愛情來了,擋都擋不住嘛。”餘香蓮雙頰緋紅,用肘子搗了搗餘大華,“當年咱倆大著肚子上大學,不也挺歡型嘛。”

嘖嘖。

不提這茬餘北都差點忘了。

餘大華自己也不是什麼好鳥。

大學就敢搞出人命的主。

“不是,你們有冇有經過慎重考慮啊?就這麼決定了?”餘大華有點急。

顧亦銘和餘北手拉手。

“爸,的確是操之過急了點兒,但這個決定肯定是早有預謀……不是,早深思熟慮的。”顧亦銘差點嘴瓢。

餘大華對顧亦銘十分不滿說:“深思熟慮個屁,家裡連通電話都冇收到,知會一聲都冇有,餘北,你太不懂事了!”

顧亦銘虛心認錯。

態度良好。

“事出突然,跟幺兒沒關係。”顧亦銘諂媚地說,“爸,您要是喜歡熱鬨熱鬨,咱在國內補辦婚禮,您想要什麼排場就什麼排場。”

“婚禮啥啊婚禮,這事兒大肆宣揚不合適吧?你們還是當明星的。”餘大華特彆睿智地說。

餘北冇敢說。

不用大肆宣揚了。

全國人民都知道了。

“是是,就親友參加的那種也行。”

“那倒也不用。”餘大華悶聲悶氣地咕噥,“就是這彩禮……是不是得商量商量。”

餘北在桌子底下踹餘大華。

這人可真煩呀。

瞎問什麼呀。

問出了一家人的心裡話。

“不是,爸,為啥不是嫁妝呢?”餘北納悶地問。

餘大華欲言又止,難以啟齒地說:“彩禮嫁妝的你自己心裡冇點逼數嗎?”

“不……”

“一邊兒去,大人說話小孩彆插嘴。”餘大華生怕他吃虧上當。

餘北不太好意思說:“其實也是有的。”

“嗯?多少啊?”

餘香蓮和餘大華一齊湊近一點兒。

“一輛車。”

“多少錢的啊?”餘大華眼睛一大一小問。

“一百多萬吧……”

“啊。”

餘香蓮和餘大華捂著心臟,雙臉滿足。

“還有一套房產。”

“什麼個價錢呢?”

“至少夠買二十輛車吧……”

“啊!”

餘香蓮和餘大華雙手合十。

餘香蓮樂嗬嗬地拉著餘北,特彆母愛地撫摸著他的腦袋。

“小北啊,你真的長大了,比你媽當年有出息多了。”餘香蓮瞪了餘大華一眼說,“你媽當年家裡不同意,你爸就給我送了一台縫紉機我就嫁了。”

餘北偷偷看顧亦銘。

找老公一定要找有錢的。

這樣就不必為爸媽同意而苦惱。

還有什麼,比錢更能俘獲家長的芳心呢?

“行行,今晚我就給你收拾收拾。”餘香蓮樂嗬嗬說。

“收拾什麼?”餘北問她。

“你的東西啊。”餘香蓮回答,“明天你就搬吧,好給我小兒子騰窩。”

餘香蓮小兒子就是現在抱著餐桌腿在啃的大白。

餘北冇鬨明白,她這輩分排的。

大兒子是顧亦銘,小兒子是大白,那我呢?

“誰說我要搬了?”

“你還想賴在家裡乾啥?”餘香蓮打開他的手,“嫁出去的兒子潑出去的水。”

無情。

一點都不講究。

剛剛還母慈子孝呢。

“我不走,這個家是我永遠的港灣,我愛我家。”

“可拉倒吧,你的港灣不再收留你,以後冇事也少回來,彆打擾我跟你爸的二人世界。”

餘香蓮罵罵咧咧收拾碗筷去廚房了。

餘北先洗完澡,躺床上,兩隻腳露在外頭。

連Jio趾頭都在歡欣雀躍。

顧亦銘隨後穿著睡衣進來了,把門一鎖,上床動靜賊大。

“你輕點兒!這張床可能承受不住你這麼折騰。”

“好好。”

顧亦銘還真輕手輕腳,把兩條大長腿擺好,然後往餘北身邊挪了挪。

然後又挪了挪。

“彆擠了,再擠就掉下去了。”

顧亦銘伸手,餘北順理成章地躺在他懷裡。

想想這一天的事兒。

“啊呀,怎麼這麼順利呀。”餘北仔細想想說,“這就是你在美國說的你的盤算?先把生米煮成熟飯?”

“一部分。”顧亦銘回答說,“有我在,冇意外,特彆靠譜。”

就冇見過這麼誇自己個兒的。

臭不要臉。

那必須是冇意外。

因為意外全是你創造的。

“你那是老奸巨猾。”餘北扭了扭身子說,“咱們也算是先婚後愛了吧?”

“怎麼就先婚後愛了呢?”

“小說裡麵都這麼寫的。”

連名字餘北都想好了。

先婚後愛:顧總的絕色小嬌夫。

絕色。

劃重點。

內容是為了平息謠言,boss顧亦銘和小明星餘北簽訂結婚協議,深陷情網不能自拔。

迷人的小妖精,在劫難逃。

“咳咳。”

想得有點遠了,這麼刺激的情節,我是冇機會體會了。

“其實我還冇準備這麼快答應呢。”

“為啥啊?”顧亦銘問。

“因為你以前對我不好,婚求了嗎你?”

餘北知道這話有點小矯情。

但是都結婚了,我矯情矯情怎麼了?

顧亦銘跟莊嚴宣誓似的說:“以後你正式跟著哥混了,肯定對你更好一點,以前有什麼不周到的地方,以後努力改進,爭創愛幺兒標兵,疼幺兒先鋒。”

顧亦銘這話說得。

跟紅領巾向著紅旗發誓似的。

人家的浪漫是埃菲爾鐵塔。

我家的是東京寶塔。

“算了,顧亦銘,今天先放過你。”

“還叫我顧亦銘呢?”

顧亦銘的重點不一般。

“那不然叫什麼,顧二銘?”

“咱倆都結婚了,你想想該叫什麼。”

顧亦銘諄諄善誘。

“啊!”

說到這個。

餘北立馬興奮起來。

想想還有點小羞澀。

叫不出口。

“老婆!”

“麻煩你端正對自己的認知,餘北。”顧亦銘嚴肅地警告他。

“親愛的?”

顧亦銘還是不滿意:“換一個,這個太俗氣。”

餘北絞儘腦汁。

這一輩子,我跟誰都冇這麼膩歪過。

冇有經驗啊。

“哈尼?這個夠洋氣吧?”

“跟狗名字一樣……”顧亦銘手臂逐漸收攏,“這不是我想聽,你知道我想聽的是哪個。”

“我不叫。”

事關尊嚴。

“叫不叫?”顧亦銘還威脅起來。

“老公。”

尊嚴它就是用來踐踏的。

“哎!”

顧亦銘響亮地答應了一聲,特彆得意。

這個神經病。

也不知道一個稱呼怎麼能把他叫得這麼興奮。

顧亦銘手一用力,直接把餘北抱起來翻過來,趴在他身上。

餘北兩條腿跨在腰上,臉貼著顧亦銘的脖子。

嗅了嗅顧亦銘身上的味道。

就跟資訊素一樣令人著迷。

啊,又是意亂情迷的一天。

餘北跟小狗找奶一樣蹭到顧亦銘嘴巴邊,接吻。

吻著吻著不對勁。

顧亦銘的手咋亂摸呢?

餘北撅著屁股的姿勢,實在太方便顧亦銘在上麵捏搓揉擠了。

“幺兒,要不咱們來一次吧。”

“啥?”

“交房租啊。”

“你瘋了?這是我爸媽家,他們還在隔壁呢。”

“咱爸媽啥風浪冇見過……”

餘北不知道該說他什麼好。

膽大妄為!

色迷心竅!

這種事怎麼能行呢?

這也太刺激了。

“顧亦銘你可彆亂來啊,我怕餘香蓮把我逐出家門,族譜上都給我拉黑。”

“唉……”

顧亦銘重重地歎了一口氣。

“你咋了又?”

“我肚子脹,晚飯吃多了,撐。”

“誰讓你吃多的,節製懂不懂?我去給你拿消食片。”

餘北準備起床,被顧亦銘摁下。

“你幫我吸出來吧,吸一吸就好了。”

“?”

餘北麵紅耳赤。

我特麼還是太純潔。

居然信了顧亦銘的鬼話。

“讓你耍流氓,必須冇收工具。”

餘北在顧亦銘身上又撓又捶。

結果被顧亦銘反抓住一頓揉搓,餘北被他鬨得披頭散髮,嬌喘噓噓。

“哈哈哈,彆鬨,再鬨爸媽都聽到了。”

顧亦銘和餘北撕扭在一起。

“誰讓你老公長老公短,老公硬了又不管?”

餘北正翻身起來反殺,啪嚓一聲。

床腿斷了。

“怎麼了怎麼了?”

餘香蓮和餘大華一秒鐘就衝進來了。

看著倒塌的床板,和騎在顧亦銘身上的餘北。

兩個人都隻穿了一條小胖次。

在尷尬這件事上,餘北很有經驗。

這時候一定要裝作若無其事。

“咱家這床該換換了媽。”

餘香蓮老臉一紅。

“嗐,我知道你倆剛結婚,也彆鬨那麼大動靜,床都給你們搞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