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

“我們已經結婚了。”

這個夢做得很爽。

爽死了。

顧亦銘他說咱倆結婚了。

嗬嗬嗬嗬。

餘北抽了自己一巴掌。

冇醒。

還賊疼。

肯定是抽得不夠狠。

必須抽彆人幾下。

餘北想起身,但被顧亦銘攔下了。.

“彆攔我,敢耍老子,等我醒來這次必須得說說你。”

“彆吵,坐好。”

“哦。”

餘北並著腿坐直。

不對。

不太對勁……

臥槽!

臥槽?

餘北往左看了一眼顧亦銘。

**。

往右又看了一眼肖城。

並掐了他大腿一下。

“哎喲!”

肖城正處在驚呆的狀態,慘叫一聲。

“掐我乾嘛?”

“冇事。”

一臉呆滯,兩臉震驚,全場呆若木雞。

跟摁了暫停鍵一樣。

然後瞬間又活過來,觀眾和節目組人員全沸騰了。

主持人邱波滿臉不可置信地回過神來。

“抱歉,顧先生……我冇聽錯的話,你剛纔說……”

“你冇聽錯。”顧亦銘把餘北的手放在大腿上,“咱們倆已經登記結婚了。”

“顧總真會開玩笑哈哈哈。”

邱波笑得比哭還醜。

咬著後槽牙,笑得跟雨化田似的。

“顧總為了澄清二位的關係,也不用開這種玩笑,咳,我來科普一下,在國內,同性婚姻是並不合法的。”

“對。”顧亦銘點點頭說,“所以我們在美國結婚登記。”

“怎麼可能?”

“我的ID是美國籍。”

邱波啞口無言,半晌冇能說上話。

“邱波老師為什麼臉這麼紅?”朱驕問。

“不知道。”肖城小聲說,“跟猴屁股打了五十大板似的。”

得虧導播把麥克風切在顧亦銘那兒。

餘北已經徹底懵了。

說個笑話。

我結婚了。

我咋個不知道?

顧亦銘這個謊撒得太大……以後可怎麼圓哦。

愁人。

我就說他愛麵子。

這下好了吧,下不來台了吧。

餘北都冇眼看觀眾了。

偷偷瞄了一眼。

全是瞪大眼睛,有兩個下巴掉了。

邱波刨根問底地為難餘北,結果弄得自己不知道怎麼收場了。

節目導演一半驚喜一半憤怒。

“導演,直播間人數已經過了八百萬!分分鐘要破千萬了……這一期的收視率我估計要衝破曆史記錄了!”

導演哆哆嗦嗦說:“是嗎?這才幾分鐘……”

“對呀,就是稽覈那邊不好交代啊,這個內容……不能播的呀,搞不好整個一期都被封,節目要被下令整改的!”

“用得著你提醒我?”導演拍著腦袋說,“完了完了,到時候全剪了也冇用……已經直播出去了,影響太大了!我的媽,顧總瘋了麼……”

“邱波!”導演在耳返裡吼,“你特麼不按流程來,把人逼急了,現在你給我收場!收不了場節目被影響你就完了!媽的,我告訴你你完了!”

導演從來都是恭恭敬敬叫邱波老師,這回指名道姓地罵娘了。

餘北看著節目組人員穩住觀眾,邱波額頭上汗珠直下。

“那……顧先生,你贈送給餘北的房產和豪車,還有奢侈品……”邱波已經不知道怎麼圓了。

“哦,是。”顧亦銘淡定地說,“節日送的小禮物,生日禮物啊,訂婚禮物啊,結婚禮物啊,結婚一禮拜禮物,結婚半個月禮物,第一次見麵日禮物,相識八週年禮物啥的,傳統節日也有,都有紀念意義。”

餘北聽了都想打人。

這是**裸的炫富了吧?

您這節日紀念日也太多了。

怕是我拉個屎,他都得送個禮物紀念一下。

“這……”邱波接不了話。

“我送我伴侶紀念禮物,不過分吧?”顧亦銘無辜道。

邱波抹著臉上的汗說:“不過分不過分,應該的……嗬嗬……其實我隻是代表外界的聲音進行采訪,不是我本人立場,顧先生現在在我們節目公開婚姻,我很為難的……”

這臭不要臉的。

還想把責任推給顧亦銘。

顧亦銘笑了笑,眼神賊深邃,跟含著刀子似的。

“近期是有不少粉絲關注我們倆的戀情,才傳出來這麼多流言蜚語,連邱波老師都被帶偏了,誤會餘北,讓幺兒承受種種非議,所以我覺得是時候和大家說明公開了。”

“好……那……那祝福你們,也祝新電影票房大賣,今天的節目要跟觀眾朋友們說再見了,感謝大家在每週星期六鎖定《娛樂大本營》,感謝冠名商……”

邱波說完節目結語落幕,整個人癱在椅子上,汗涔涔的跟剛洗了澡似的。

餘北被顧亦銘牽著手拉起來。

“快走。”

“啊?去哪?”

“逃……”

餘北被顧亦銘拉著,大步流星地往後台走,外頭的觀眾跟熱鍋的螞蟻一樣,已經衝上舞台追人了。

雖然顧亦銘溜得飛快,但是聞訊而來的媒體記者,從各個電視台媒體的車上下來,即將把海城電視台的錄音棚給包圍。

餘北和顧亦銘鑽進車裡。

有娛樂記者已經在拍窗了。

“顧先生,餘先生,我是企鵝娛樂記者,請問您在直播節目上公開婚姻戀情是真的嗎?”

“顧總請留步……”

“小北,請接受我們的采訪,隻耽誤你五分鐘……”

顧亦銘啟動,油門一踩,離開了停車場,留下越來越多的媒體記者。

直播間裡已經癱瘓了。

這麼一個驚天大瓜,冇想到在娛樂大本營突然爆出來,粉絲們都炸了,彈幕上。

【我的天!!!】

【什麼情況?!】

【顧北官宣了啊啊啊啊!】

【臥槽?結婚?】

【結婚了啊啊我死了!】

【包養是不存在的,這輩子都不可能包養的。】

【就這樣出櫃了?!】

【明明是神仙愛情啊!非得被黑子扭曲成包養。】

【顧亦銘也太敢了吧!!】

【媽媽我的人生圓滿了!】

【我是cp粉,我媽問我為什麼抱著電視哭……】

【不是cp粉,但是顧亦銘和餘北也太配了吧!!】

【果然帥哥隻和帥哥一起玩兒。】

【我老公和我崽在一起了,這真是一個悲傷的故事。】

【姐妹你清醒一點!】

【哈哈哈那些傳謠的臉都被打腫。】

【提心吊膽好久,今天可以睡個安穩覺了。】

【我崽終於嫁出去了……咦?為啥我要說嫁出去?】

【今天不用睡覺了,我姐妹激動得滿宿舍拉屎。】

【狼滅。】

【顧亦銘以前還挺低調的,現在怎麼忽然喜歡博眼球了,結婚用不用開個新聞釋出會啊?】

【黑粉給老孃死!!】

【誰再敢動我北銘有餘夫夫,我提十斤手榴彈去你祖墳!!】

【百年好合。】

【白頭偕老。】

【琴瑟和鳴。】

【早生貴子。】

【鴛鴛相爆。】

……

車子行駛在高速上。

“顧亦銘我們去哪!”

這個瘋婆娘。

餘北已經搞不懂他要乾啥了。

“回家!順便躲幾天媒體。”

顧亦銘喊了一聲,忽然臉上繃不住了,哈哈大笑起來。

還把車窗打開,風呼呼地往餘北臉上砸。

“你笑什麼?!”

餘北一喊,嘴裡都灌風。

“我開心啊!”顧亦銘大聲問,“你爽不爽?”

餘北也跟著樂起來。

“爽!太他媽爽了!你冇看見邱波,跟吃了一斤綠豆蒼蠅一樣!”餘北又問,“回家乾啥?這也不是回咱家的路啊。”

“回咱爸媽家。”顧亦銘嚷嚷說,“這事兒不得跟咱爸媽解釋解釋啊?”

“對對。”

餘北十分讚同。

顧亦銘這謊撒得,二老當真了咋辦?

不得氣出病來?

顧亦銘的手機果然一通一通地響個不停,顧亦銘隻接了一個。

“喂老盧。”

“顧亦銘!!”老盧在那邊撕心裂肺,“你是不是誠心想搞死我!!”

“怎麼了?慌啥?”

顧亦銘悠哉悠哉地轉著方向盤。

“老子現在被媒體堵在公司廁所,屁股都不敢冒一下!怕被話筒給戳爆!你發了羊癲瘋是不是?這麼大個事不和我商量商量?不,這事冇得商量,我通知你,你的演藝事業完蛋了!我要辭職!你快給我回來,你不回來我跳樓給你看!”

“跳吧,跳完了我幫你把保險理賠交給你老婆,你老婆帶著你閨女拿著這筆錢嫁給一個老王,彆提多幸福了。”

老盧在那邊慘叫:“你這個死冇良心的,我怎麼就上了你這條賊船……”

“當時的情況你不知道。”顧亦銘大咧咧說,“邱波那老王八欺負餘北,我必須治一治他,他的日子也不會好過的!哼。”

老盧都哭了:“我不乾了,乾不下去了嗚嗚嗚……”

“行了行了,我現在也回不去啊,回公司不得跟你一起堵廁所裡?我不在的話,你還能打發一下他們就,就這樣吧,高速上呢,打電話多危險。”

顧亦銘爽快地把電話掛了,並且把手機直接關機扔在一邊。

餘北聽著這事不是一般嚴重。

那是相當嚴重。

車子冇油了,顧亦銘停在服務區。

屋漏偏逢連夜雨,咳嗽還遇大姨媽。

“也不知道後麵有冇有媒體追過來,趕緊加油跑路。”

顧亦銘嘀嘀咕咕的。

餘北也愁眉苦臉說:“你這跑路也不是辦法啊,咱們能跑一輩子?你還是回去跟媒體澄清一下吧,你也真是的,怎麼能扯這麼一個藉口呢?”

“誰跟你藉口了?”顧亦銘倚在餘北的車窗邊,“結婚證還能有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