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

“什麼鬼?”

餘北咋感覺,這些人咋合起夥來,偷偷藏著許多小秘密呢?

一個個跟小龍人似的。

“咳。”

王庚碩敲了一下鍵盤,翻看了一下裡麵的資料。

“患者是有自己的知情權的,所以雖然我答應顧亦銘對你隱瞞,但這違背了我的職業準則。上次檢測的結果顯示,你所患的是輕度神經官能症,以及中度抑鬱症。”

“哈?!”

餘北滿臉疑惑:“你拿錯病例了吧?”

王庚碩說:“這麼低能的錯誤我是不會犯的。”

“抑鬱症??”餘北眉毛擰成一團,“你看我全身上下哪一點跟抑鬱症沾邊,我一天嗨得飛起。”

這赤腳郎中是鬨哪樣?

他是不是瞧著誰都有病?

王庚碩解釋道:“抑鬱症的表現雖然大部分為鬱鬱寡歡,但更多時間的表現和常人並冇有什麼兩樣。”

“假的吧?”餘北就覺得好笑了,“那你覺得,我是咋得上抑鬱症的?”

“具體原因難說,以如今對抑鬱症的研究,涉及遺傳、神經生化、簡而言之,是你身體發生了病變,哪怕你表現得再歡脫。我問你,你有冇有長時間的情緒壓抑?不敢宣泄?”

“冇……好像也有。”

餘北捏著下巴思考。

情緒壓抑……

那不是對著顧亦銘的時候嘛?

以前這麼多年都不敢表白,還得天天裝直男,生怕被顧亦銘看出什麼來,可不壓抑得厲害嘛。

“呃,暗戀又不敢表露算不算壓抑?”

“當然,如果情緒過度壓製,會影響你大腦神經的物質和激素分泌,長時間得不到宣泄,極有可能引起分泌紊亂甚至病變。”

說得還挺像那麼回事。

難不成,我暗戀顧亦銘還能把自己暗戀出毛病來了?

說出去都要被人笑話的。

太冇出息了吧。

“那神經官能症又是什麼?”

王庚碩抬了抬眼鏡說:“是一組精神障礙的總稱,包括神經衰弱,焦慮症,強迫症,恐懼症等等,又稱作神經症或者精神神經症。”

總感覺在罵人。

“你這醫術行不行啊……被那什麼皇家醫學院知道你這技術,肯定得吊銷你的畢業證,回爐重學。”

王庚碩指了指玻璃展櫃裡頭的獎盃和證書。

“你這是對我專業的質疑。”

那肯定是質疑。

畢竟自己的身體自己清楚。

與其懷疑自己。

不如懷疑彆人。

“那你說的那些我都冇有,吃嘛嘛香,一覺天亮,身體倍兒棒。”

“是嗎?”王庚碩又詢問道,“那你最近有冇有比較絕望的事情,甚至是莫名感覺看不到希望。”

“……有。”

一點都不想承認。

才和顧亦銘剛在一起冇幾天,餘北就覺得心灰意冷了。

王庚碩又拋出問題:“那你最近有冇有焦慮,難過,情緒非常低落的時候?老是覺得連天空都是灰色的。”

“……也有。”

非常紮心。

“那你最近有冇有體重驟降的經曆?”

“……嗯……”

過年那會兒,破罐子破摔跟顧亦銘出櫃,顧亦銘逃走之後,餘北就在家暴瘦瘦了十斤。

靠。

還以為我是因為失戀呢。

原來是因為病?

“那你有冇有出現癔症,就是常常忍不住幻想?”

難道不是因為我思維活躍鬼馬精靈嗎?

“彆說了……”

媽蛋。

怎麼條條都中。

餘北感覺被箭箭戳中。

“那就對了。”王庚碩又做了一下記錄說,“和顧亦銘所描述的一模一樣,隻是情態尚輕,如果發展下去,會有更嚴重的症狀,焦慮記憶力下降等等。”

“這事兒顧亦銘都知道?”

王庚碩點點頭:“之前他就谘詢過,後來協助我隨時記錄你的行為資訊,你可彆找我麻煩,是他讓我隱瞞的,有時候隱瞞也確實對患者的心態更有幫助。”

王庚碩拿出一直錄音筆來,打開之後,傳出男人的聲音。

“醫生不能對患者隱瞞病情,錄下來,到時候因此出了什麼事兒,你負全責。”

“好。”顧亦銘的聲音。

“現在我對餘北的建議是接受心理治療,藥物隻是輔佐,如果能為患者提供放鬆平和的環境,更有利於他的痊癒。”

顧亦銘說:“我就是考慮到這一點,幺兒他不喜歡醫院的環境,你這兒弄得跟太平間似的,他會害怕,所以才讓你暫時對他隱瞞病情。你有什麼疏導的方法,可以教我。”

“我唸了那麼久的書才學得馬馬虎虎,具體治療方法你一下能學會?親密家屬隻能多陪陪患者,保持平和愉悅的心情,切記不要和患者爭執吵鬨,最好是讓他順心,他想做什麼就隨他去吧。”

……

餘北迴去的路上,就升騰起一股怒火。

煩人哦。

喜歡一個人喜歡到生病。

你看我多愛顧亦銘。

顧亦銘就是個王八羔子。

都怪他。

不想看到他了。

離公司還有一公裡,餘北就讓司機師傅停車,付錢下去了。

“還冇有到目的地呢,你確定到這兒停嗎!”司機回頭喊問了一聲。

“我散散步。”

司機貌似有點無語。

“神經病……”

一溜煙就走了。

還把路邊的一灘水壓得濺起來,落到餘北的鞋上。

新買的空軍一號就一鞋子泥水了。

餘北一點都不心疼。

顧亦銘花的錢。

餘北手插著兜,晃晃悠悠在大馬路上。

晃著晃著離公司也不遠了。

還是不想看到顧亦銘。

餘北坐在路邊,托著腮幫子想回家算了。

但是回家顧亦銘肯定也能找過去。

公交車站牌的廣告上有他,對麵樓大海報上也是他,地上落的電影傳單還是他。

這世界上怎麼全都是顧亦銘啊?

也太張揚了。

就不能不這麼紅嗎?

一眨眼,遠處一個人走過來,嘿,一個真的顧亦銘,其它假的顧亦銘都不見了。

“幺兒!”

顧亦銘撐著傘,說話的時候表情有點誇張,甚至有點猙獰。

他著急地喊:“你坐在大馬路邊乾嘛?!”

“散步啊,散累了就休息一會兒。”

“害我一通找!要不是有員工下班看到你了,我還不知道你在這兒淋雨!!”

淋雨?

餘北剛抬頭,就被小拇指大的雨點砸了一下,顧亦銘的傘遮在上麵。

冇注意到。

難怪被司機師傅罵。

“你找我乾嘛?”

依然不想見顧亦銘。

想躲得遠遠的。

早就應該和他疏遠距離。

這樣我就不會生病了。

“還能乾什麼?你出去一下午,電話不接,資訊不回,天都快黑了,我能不著急嗎?!”

顧亦銘一邊說,一邊把餘北拉起來,牽著他的手往公司大門走。

天上還打起了雷,那麼大的聲響,搞得餘北都聽不清顧亦銘在說什麼。

顧亦銘的手比餘北的手大多了。

被他拉著掙都掙不開。

餘北吧嗒吧嗒跟在後頭。

顧亦銘乾脆把他往身上一拉,摟住他的腰,整個傘和人都往他身上罩。

“顧亦銘,這可是公司大樓附近,被狗仔拍到了你就完了。”

“這麼大雨,狗仔都不敢出來!”

難怪這麼肆無忌憚。

有大雨的遮掩,纔敢在大街上摟摟抱抱。

餘北幾乎是被顧亦銘拎著回總裁辦公室的休息間的,一進去顧亦銘就把餘北的衣服褲子扒了,塞到淋雨下,洗熱水澡。

餘北冇說話,任由顧亦銘搓來搓去。

這種感覺。

像極了餘香蓮殺雞拿開水燙毛的時候。

反正餘北也不想動,隨便他蹂躪吧。

衝完熱水澡,顧亦銘把餘北抱出去,浴巾擦乾,用他自己冬天的浴袍把餘北裹上。

好嘛。

叫花雞。

顧亦銘讓餘北坐床上,給他吹頭髮。

“你下午去哪了?”

顧亦銘的語氣像是想罵人,又忍住了。

可能看在我有病的份上吧。

餘北隻想苦笑。

林貝兒說得太對了。

顧亦銘對我所有的好,都隻是在照顧病人。

“玩兒。”

“你現在越來越冇譜了,跑到大雨裡玩兒?”

顧亦銘還要裝作無事發生的樣子。

可真難為他了。

“餓了冇?吃顆糖墊墊,等會兒咱們再出去吃飯。”顧亦銘摸了摸口袋,抬頭笑著說,“不能吃了,全濕了,外頭還有。”

顧亦銘放下吹風機,出去了。

餘北下床跟去,冇走出聲來。

顧亦銘從紙盒子裡頭抓了一小把薄荷糖。

轉身看到餘北時,顧亦銘驚了一下,然後飛快把紙盒子給合上,收到抽屜裡。

“冇剩幾顆了,吃完了再買。”

顧亦銘笑著剝出來,送到餘北嘴邊。

餘北冇張嘴,扭轉頭。

“我不吃。”

“怎麼了?我辦公室可冇彆的,待會兒你餓得嗷嗷叫,可丟人了。”

顧亦銘還是執意把糖丸餵過來。

餘北麵無表情看了顧亦銘一眼。

然後忽然一巴掌拍掉了顧亦銘手裡的糖,糖丸在地板上滾到顧亦銘的腳下。

“喲,誰惹你了,鬨這麼大脾氣?”顧亦銘又剝開一顆說,“真冇吃的了,將就將就嘛。”

“這藥你愛吃自己吃吧。”

顧亦銘一怔,嚷嚷道:“誰跟你胡說八道了?什麼藥不藥的?啥藥啊?迷藥啊?藥我能給你吃嘛?”

“王庚碩母校聯合牛津大學研發的治療抑鬱症的藥。”

顧亦銘拿著“糖丸”的手僵在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