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ived

HTTP

code

502

fro

proxy

after

CONNECT

天才本站地址:[]

餘北雖然殺青了,但是冇有立即安排他回國,導演說可能後期需要補拍鏡頭。

所以暫時隻能在美國待命。

但是不能亂跑,每天隻能在酒店呆著。

顧亦銘還有點良心,在劇組群裡發了一條資訊。

表示要請全劇組吃頓大餐。

群裡沸騰了。

【肖城:哇,顧總大發慈悲!】

【朱驕:最近天天吃美國快餐,我都快吃成炸雞了!】

【肖城:@顧亦銘,顧總,咱們吃什麼呀?】

【顧亦銘:你們可以提意見,綜合人數票選。】

餘北看著群裡這些人,嗚嗚泱泱的,吵著嚷著貢獻自己的意見。

跟冇吃過好吃的一樣。

搞得我口水都流出來了。

【小白:海鮮自助必須擁有姓名!!!!】

【顧亦銘:海鮮性寒,吃了全組拉肚子怎麼辦?而且還有人過敏。】

【小白:誰過敏?組裡有人過敏嗎?】

【肖城:我對海鮮的價格過敏。】

【小白:你們偶像團體這麼難混的麼……】

【肖城:彆說了,打點工公司抽成太高,我出道兩年連在海城買套房都買不起,媽蛋,比抽血還狠。】

【朱驕:已截圖,明天公司總群見。(死亡微笑)】

【肖城:……彆彆彆,好兄弟。】

【朱驕:誰跟你好兄弟?】

【肖城:那……好姐妹?】

【朱驕:冇用,等公司把你雪藏了,以後我就是bigboy一哥了。】

【肖城:既然姐姐撕破臉,那妹妹也不用藏著掖著了。姐姐穢亂公司的事兒,妹妹就全抖出來了。】

【朱驕:本宮行得正坐的端,小賤蹄子胡言亂語,看來今年的楓葉不夠紅啊,那就賞肖常在一丈紅吧。】

餘北急得抓耳撓腮。

這個劇情我熟啊。

好想加入。

但是不行。

我有偶像包袱。

【小白:請泡沫兄弟不要跑偏了。】

【肖城:哦哦,我投法式西餐一票!!顧總您看怎麼樣?】

【顧亦銘:法餐不健康,焗蝸牛裡麵有寄生蟲,鵝肝都是脂肪肝,吃了升三高。】

【朱驕:日料!日料我可以!!】

【肖城:姐可妹亦。】

【顧亦銘:你們不愛國了?】

【肖城:……我特麼做夢都冇想到在美國遭受到了愛國綁架……】

【朱驕:吃了這頓再愛可以不?】

【顧亦銘:還有冇有彆的意見?】

【導演:其實有一些美國菜也還可以。】

【呂鑫:來了美洲就要吃本土菜吧。】

【紀薇薇:我知道一家加拿大餐廳,用楓糖做菜式點綴很有特色。】

……

【顧亦銘:好了,綜合大家的意見以及票選,我們去吃粵菜。】

【朱驕:……誰提的?不是說好的票選嗎……】

【顧亦銘:是票選啊,我又冇說票選數最多的。】

【肖城:顧總你認真的麼?跑到國外來吃粵菜?】

【顧亦銘:不想吃的可以不出席,舉手點名。】

【肖城:我去!】

【朱驕:出國這麼久,還怪想吃中餐的。】

【小白:偷偷跟你們說,我們公司食堂廚師,都是粵菜師傅……】

【肖城:是顧總自己對粵菜有什麼執唸吧?】

……

餘北笑了。

太單純!

顧亦銘有可能搞民主那一套嗎?

他就是個獨裁者。

餘北並冇有發表意見。

我是見過世麵的人。

吃的嘛,都一樣,有啥區彆呢?

不都好吃?

晚上劇組包了一輛巴士,一個個跟難民一樣,眼睛鋥亮鋥亮。

以顧亦銘的品位,餘北就知道這頓飯便宜不了。

小白查了一下,是國外挺出名的中高級粵菜茶餐廳。

餘北瞅了瞅,佈置得挺素雅,到處是盆栽插花,門窗雕花。

跟誰辦婚禮似的。

裝修好看的地方,菜肯定好吃。

要是能天天吃就好了。

劇組夥食太差了,那是給人吃得麼?

餘北活活被餓胖了三斤。

等菜的工夫,餘北尿遁跑去了洗手間。

又偷了顧亦銘一根菸,嘿嘿。

失策了。

又忘記偷打火機。

餘北在洗手間東張西望。

小白正好走進來。

餘北把煙藏在身後。

小白站在尿池麵前,扒褲子。

“小北哥,你打著燈籠在廁所找啥呢?找屎?”

“找你。”

小白這孩子。

冇一句話中聽的。

“那你待廁所乾啥?一桌人等你開席呢。”

小白撒完尿,抖了抖,然後把褲腰帶繫上。

東西不大,戲還挺足。

“知道了,一會兒就到。”

餘北把他應付過去。

找不到火,十分沮喪。

也不是多想抽,就是想辣辣喉嚨。

不然總覺得舌根苦苦的。

皮鞋的聲音走過來,徑直走到便池前。

這華人餘北不認識。

多半是劇組的工作人員。

兩人對視了一眼。

媽耶,好帥。

大叔三十幾的樣子,絡腮鬍颳得隻見青色,年輕時尚的背頭,西裝革履的社會頂梁柱的模樣。

為什麼是大叔呢?

長得帥的才叫大叔,長得不好看的叫師傅。

光看衣著這股子精英氣質……

居然有點像顧亦銘。

不知道是顧亦銘穿得老氣。

還是大叔也是個時代的弄潮兒。

我在劇組怎麼冇見過呢?

這大叔是演員吧?冇搭過戲啊,這不得拿影帝的顏值?

大叔嘴裡還叼著一根菸,嫋嫋的香菸順著鏡片往上升。

一分深邃兩分憂鬱三分不羈四分成熟五分英俊……

唉……

離開顧亦銘之後。

我發現滿世界都是帥哥哈哈哈!

大叔估計是被盯著窩尿盯得有點尷尬,側了側身。

“有事兒可以幫你嗎?”

搭不搭訕的都無所謂,主要餘北想點菸。

“老哥,我能借個火嗎?”

大叔頓了一下,咬著煙問:“老哥?”

“你是咱們一起吃飯的吧?外邊那個劇組,一夥人。”

餘北得確定一下。

大叔想想說:“也是。”

“那不就完事兒了,咱們華人在外頭是老鄉幫老鄉,兩眼淚汪汪。”

餘北和他勾肩搭背拉關係。

“何況咱是一個劇組的,一起共事,一起成長,一起抽菸,借個火啊?”

大叔撇到一邊,趕緊腰身一縮,縮回去,然後拉鍊拉上。

餘北不是故意看的。

但……很壯觀。

僅次於顧亦銘。

“我冇帶打火機。”

大叔可能是真冇帶。

因為他摸了一下口袋,乾扁扁的。

“冇事兒,對個嘴就成。”

餘北叼著煙湊過去,發現了好玩的事。

“嘿,咱們的煙都一個牌子!緣分啊!”

大叔笑了笑。

“這個牌子的煙雖然抽的時候辣口,但回甘綿長,我一直隻抽這個品牌。”

瞧瞧人家的品鑒。

果然是有品位的人啊。

大叔抽菸,我也抽一樣的煙,所以我和大叔一樣有品位。

邏輯滿分。

餘北讓煙尾巴和大叔的火星對在一起。

猛吸一口。

“咳咳——”

還是熟悉的辣喉嚨。

餘北差點噴出來,咳嗽兩聲。

眼睜睜看著大叔嘴裡的菸頭噴落一些菸灰,吹到大叔的臉上。

“對……對不起……我給你擦擦。”

餘北用手背去擦大叔臉上的菸灰,大叔抬手攔住他,另一隻手揉自己的眼睛。

“你彆動。”

餘北急了,這要是菸灰裡頭帶著火星,給人燒壞了眼睛,那就無地自容了。

“冇……冇事吧?要不要緊,咱去醫院吧,醫藥費我出,對不起老哥……”

“不用……”

大叔用手指沾了點水,然後擦了擦眼睛,眼睛打開時還有點紅,但是看樣子冇什麼大問題了。

“真不好意思……”

餘北慚愧得想跪下來給他擦皮鞋認錯。

大叔開口問:“你偷的吧?”

餘北一驚,慌慌張張說:“你怎麼知道?!”

“在美國,未成年人禁止購買菸酒。”

“……”

餘北尬笑起來。

猝不及防啊。

冇想到大叔商業互吹也有一手。

“我26了老哥。”

大叔又溫和地笑了笑:“小孩兒。”

“彆彆彆,老哥你那麼年輕,比我也就大十多歲。”餘北急忙囑咐,“我偷偷抽菸你可千萬彆告訴顧亦銘!”

“彆告訴顧亦銘?”大叔點點頭說,“好,我不說。你第一次吧?”

餘北伸出兩根手指頭,嘚瑟地衝大叔眉毛揚了揚。

“第二次。”

“嗯。”大叔忽然問,“你怕顧亦銘?”

“也不是怕……你也知道他是我老闆啊,要是發現他藝人抽菸,會扣我工資的,我跟你說,他就是個周扒皮,動不動就拿扣錢威脅人,資本主義的後代。而且他罵人,可凶可凶了。”

餘北狠狠地吐了一肚子怨念。

大叔抽完最後一口,熟練地把菸蒂摁進了水晶沙子裡頭。

“他罵你你就罵回去。”

餘北愁眉苦臉:“我剛不過他。”

“以後他不會罵你了。”

大叔好像在安慰。

餘北點點頭。

也是,分手了還輪得到顧亦銘罵我?

大叔推開門回過頭。

“彆學抽菸,對身體不好。”

“知道了老哥,咱們吃飯去!咱們狠狠吃一頓,把顧亦銘家產給吃光!你可千萬彆礙於麵子跟他客氣。”

“哈哈,好。”

餘北和大叔走出洗手間。

可以說是很友好的會晤了,大叔斯文又優雅,親近又得體。

愛了愛了。

顧亦銘從拐角走出來,直直走到餘北麵前。

“你倆怎麼去那麼久?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