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

可惡……是房產證嗎?什麼時候……馬薩噶……!

顧亦銘……

真的不是人。

房子都是我的了,還讓我交房租?!

他這波迷之操作到底是什麼意思呢?

分手費?勞動賠償?

我的天呐

我也太貴了。

顧亦銘早說的話,可以給他打個折呀。

我真不值這個價。

人傻錢多。

顧亦銘在怕什麼呢?怕我跟章梓瑩一樣分手後在網上搞他名聲?

那他想多了,我是見錢眼開的人,怎麼可能對他糾纏不清。

恨不得連夜揹著房子跑路。

這手分得不是很值,再陪顧亦銘睡幾年,我的資產可能再翻一倍。

不止餘北一個人這麼想,吃瓜網友們也是人間真實。

【我剛剛把我室友打了一頓,他死活不肯承認他給我買了房。】

【我明年就上大學了,請問這種室友是自己找還是學校發?】

【我的三觀受到了踐踏,什麼時候包養變成了值得推崇的事兒?】

【因為是男人跟男人,腐女就可以無視三觀。】

【我尋思人家男未娶男未嫁的,就算是真的在一起,也是正常戀愛吧?怎麼叫包養?】

【既然是正常戀愛,gy怎麼從來冇有公佈過呢?還需要藏著掖著?】

【腐女醒醒吧,娛樂圈亂得很,你當過家家呢。】

【不藏著掖著,難道等著被封殺麼?用點腦子好吧?】

【反正我覺得**交易挺噁心,不知道粉絲在激動個什麼勁兒。】

【酸吧,彆人男朋友送禮物就是包養,自己找對象恨不得拿刀逼他房產證添上自己名字,做人不要太雙標。】

【拿這麼多錢養一個男的,gy人品不敢恭維。】

【不養他難不成養你?笑死了哈哈哈。】

【就是,人家不偷不搶賺的錢,你管人家怎麼花?不知道腦袋裡想的啥……】

【仇富唄。】

【我都冇覺得這算什麼爆料八卦,跟流量鮮肉小花的天價片酬比,顧亦銘這錢賺得無可厚非吧?】

【gy這種明星都應該被封殺,把這錢給科學家。】

【又是想給小北捐款的一天。】

……

餘北看著網友的討論陷入了沉思。

他們怎麼就單方麵認定是顧亦銘包養我,而不是我包養顧亦銘呢?

大家都是明星。

是因為我帥,還是窮?

果然,世界上有三件事是藏不住的。

咳嗽,貧窮,和愛。

先不說愛能不能藏住,比如我藏得就很好,顧亦銘這麼多年都冇發現。

貧窮是真藏不住啊,連粉絲的眼睛都冇逃過。

餘北鬱悶,想不通。

是我渾身上下透著窮酸兩個字嗎?

當明星當到差點被粉絲髮起眾籌,真憋屈啊。

又燃起了做一個頂級流量的鬥誌!

但是頂流至少像大兄弟組合一樣能歌善舞是標配吧,最好還影視歌三棲。

餘北有一個難以啟齒且致命的缺點。

不會跳舞。

去酒吧都隻能用秧歌充數。

這身體協調是天生註定的,大學那會兒餘北也不是冇有在形體課上學習過跳舞。

但形體課老師冇讓他跳了。

說再跳雨都求下來了。

餘北胡思亂想好一會兒,決定主動給顧亦銘發一個資訊。

【餘北:房產證是怎麼一回事】

開頭冇稱呼,結尾冇標點。

跟前男友發資訊,就是要這麼酷,這樣他就琢磨不出你到底是什麼情緒。

既不舔狗,也不仇恨。

每天一個談戀愛小技巧,學到就是賺到。

餘北準備收起手機,冇想到大忙人顧亦銘秒回。

【顧亦銘:什麼?】

【餘北:你看網上】

隔了五分鐘,顧亦銘回資訊了。

【顧亦銘:看到了。】

【餘北:解釋一下】

【顧亦銘:你住著唄,反正我有其它房產。】

【餘北:其它房產???】

除了老城區那棟小洋樓顧公館,顧亦銘還有其它房產?

顧亦銘到底有幾個室友?

一個房子裡種一個?

【顧亦銘:對,國外也安置了一套。】

好嘛,金屋藏嬌都藏到國外去了。

難怪顧亦銘說回美國探親。

操。

顧亦銘是直男……

他在美國不會兒女雙全了吧?!

餘北氣死了。

【餘北:我不要,你過戶回去吧。】

顧亦銘那邊顯示輸入,但是好久又冇有資訊發過來。

搞得餘北心急火燎的,他怎麼打字這麼慢?

用腳打嗎?

【顧亦銘:補償你的。】

果然……

一般土豪分手,頂多甩給對方一張支票,顧亦銘不同,他車和房都買好了。

可真是體貼啊。

餘北現在不想還給他了。

剛剛那一瞬間的硬氣,隻不過是氣血衝腦而已。

現在顧亦銘讓我還,我還得考慮考慮呢。

頂多還給他一個廁所。

哼。

手機震動了兩下。

【顧亦銘:汪嘉瑞是不是去片場糾纏騷擾你了?】

顧亦銘這麼快就嗅到了?

也對,大哥肯定和他通氣來著。

餘北打了一行字又刪了。

不知道該回什麼。

總不能回:我現在和汪嘉瑞很幸福。

顧亦銘能開著飛機來打我。

【顧亦銘:我明天回來把他趕走。】

【餘北:……這地又不是你租的,你還管得著人家?】

顧亦銘冇回資訊了,不知道是被勸服了,還是已經提刀在趕來的路上了。

餘北不怕他。

雖然還在顧亦銘手底下打工。

但老闆無權乾涉員工感情生活。

剛提汪嘉瑞,汪嘉瑞就真來了。

還是坐的顧鈞儒的車。

這輛順風車蘭博基尼都快變成汪嘉瑞的專座了。

“小北!”

汪嘉瑞今天捧著的是一束瑪格麗特,紅的粉的十分可愛清雅,像極了一朵朵在風中搖曳的小菊花。

“你彆給我帶花了……片場放不下。”

餘北不是女孩子,對花不太感冒,唯一感興趣的是能炒著吃的品種,西蘭花啥的。

這就是汪嘉瑞始終走進不了餘北心房的原因,還不如顧鈞儒貼心呢。

“冇事兒,放不下你就扔了嘛。”

汪嘉瑞硬塞給餘北。

“……”

這思維餘北也是冇想明白。

“知道我要扔掉你還買?腦殼有包?”

“垃圾桶是備胎的花的歸宿啊。”汪嘉瑞大咧咧說,“等哪天一束花留在了你房間,不就實現了它們的價值嘛。”

餘北忽然心酸了一下……

這該死的備胎情,居然還有點感人。

餘北曾經瘋狂喜歡過一個人。

所以理解這種卑微到塵埃裡的感覺。

唉……上了年紀,容易感傷起來。

“感動嗎?”汪嘉瑞蹭過來邀功似的,“我在網上查了一晚上抄的!”

尼瑪。

我說呢。

以汪嘉瑞的才華,也說不出這水平的話來。

“滾滾滾。你不回國,賴在這裡不用工作的嗎?”

餘北想趕人。

總比被顧亦銘拿刀砍走好。

汪嘉瑞深情款款說:“你比工作重要。”

餘北頭皮發麻。

汪嘉瑞抄了一晚上的土味情話?

“對了,小北,我看網上有個顧亦銘包養你的八卦,真的假的?”汪嘉瑞問,“顧亦銘真給送了你一套房一輛豪車?”

“可以說是真的。”餘北皺眉問,“你怎麼知道?”

“我關注你啊,關於你的一切,我都背得滾瓜爛熟。”汪嘉瑞琢磨著什麼說,“之前顧亦銘還說你們隻是室友呢……小北,你最近黑粉有點多呀。”

廢話。

還用得著你紮心。

餘北現在和顧亦銘是天下烏鴉一般黑。

汪嘉瑞隨口就說了句:“肯定是有人故意搞你的。”

“什麼意思?”

難道不是人紅是非多嗎?

“這小號啊,還有營銷號爆料,一看就知道是有人雇了黑你。”

“你怎麼這麼肯定呢?”

汪嘉瑞想都冇想說:“這套路我用得滾瓜爛熟啊,娛樂扒爺那營銷號還跟我們公司有長期合作呢,黑顧亦銘那會兒還用了他呢……呃,咳……反正就是這麼回事兒,娛樂圈也不是什麼秘密。”

這至少側麵說明……乾這事兒的不是汪嘉瑞。

餘北想不到。

有誰這麼大費周章地黑我呢?

多大個仇啊。

最近和我結仇的隻有顧亦銘。

總不會是顧亦銘自娛自樂。

我倒很想顧亦銘能因愛生恨。

來啊,得不到我就毀了我啊。

餘北愣神之際,汪嘉瑞磕磕巴說:“你……你看我乾嘛?我要黑就黑顧亦銘,可捨不得黑你。”

餘北捏著下巴沉思。

汪嘉瑞這麼冇臉冇皮不擇手段,指不定就用這種方式讓顧亦銘和我分得徹底。

不過可能性太小。

“應該能從那個營銷號打聽到雇主是誰?”

“那基本上不可能。”汪嘉瑞說明道,“他們營銷號也是有原則的,不能泄露雇主的資訊,不然混不下去的……既然是小北的事情,我可以去試一試一下。”

“不用你來,我自己去打聽。”

“小北,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你不要這麼疏遠我嘛……”

汪嘉瑞伸手想拉餘北,忽然“啊”地慘叫一聲縮回手。

顧鈞儒提著一個保溫桶,汪嘉瑞手背上撒了一些湯水,直接給燙紅了。

“離我弟弟遠一點,危險人物。”顧鈞儒警告他。

汪嘉瑞捂著手,嘴型罵罵咧咧但又冇出聲,蹲在不遠處看餘北和顧鈞儒吃飯,賊香。

第二天拍攝情節特殊,地點是當地的官府,劇組提前溝通纔得到許可,但隻被允許少部分人進入拍攝。

餘北忐忑不安。

顧亦銘說他這就回來。

感覺汪嘉瑞又要捱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