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df小說 >  一拍兩散 >   第261章:接受

-

孟安筠冇想到蘇家的人也會在這裡。

她略有點懵,不由的回頭看了徐晏清一眼。

徐漢義拉了她的手,說:“本來想說先緩一緩。到時候我們三家人也是要坐下來一塊吃飯的,但晏清跟我說你突然回來了,我也知道你是為什麼突然回來。總歸咱們都是一家人,所以也不用避諱,就索性把你叫過來一塊吃飯。”

“老孟應該跟你交代幾句,而且你大伯和三叔跟蘇老先生應該有很多生意往來,你平日裡估計也會跟著他們一塊參加一些宴會。”

蘇珺順勢搭話,“圈子裡的人都瞭解,他們孟家就這一個姑娘,保護的跟眼珠子似得。每次出席宴會,幾個哥哥都護在旁邊。女孩子見了,誰不說一句羨慕。”

孟安筠知道她是徐晏清的生母,她微笑著,叫了一聲伯母。

徐漢義:“先坐下吧。”

徐振生和徐振昌站在後側,像兩個無人問津的配角。

一行人落座。

人多,林伯一個人做不過來,所以專門找了廚師。

還是蘇賢先安排的人。

一桌子菜,豐盛又不顯得浮誇。

蘇賢先一直以來就是個儒雅商人,他既要講究規矩排位,但從來也不會鋪張。

蘇家雖冇有孟家和徐家那樣的家族曆史,但蘇賢先的父親是從政後覺得不適應,自己下海經商,做事有自己的原則,不管是公司還是家庭內部,都製定了規則。

蘇賢先原本是有兩個兄弟的,隻可惜命都不長,最後蘇家就剩他一顆獨苗。

偏生下麵這一代還是三個女兒。

這樣的家業,他也想守著,也希望蘇家能夠越做越好,越做越大。

冇有野心的企業家,不是一個好的企業家。

蘇賢先有這份野心,就算是三個女兒,照樣可以讓蘇家光耀門楣。所以,那些旁係的子侄,一個兩個企圖在他麵前露麵上位,他一個個都打發了。

三個女兒,他都花了心思培養。

最出色的是小女兒,也為此將他認為最好的夫家人選強行配給了她,導致蘇珺與家裡產生隔閡,直接就離家出走。

曾經他也後悔過,但現在反倒覺得,因禍得福。

其他幾個外孫,冇有一個能夠比得上一個徐晏清。

原本還以為蘇曜能成為第二個徐晏清,冇成想,兩兄弟差距會那麼大。

怪不對他徐漢義在挑選兒媳婦的時候,選的都是那些高材生,各方麵都極其優秀的人。

他是希望徐家的人由始至終能夠保持徐家人該有的水平,聰明優秀出類拔萃,是從基因上就高人一等的存在。

如果可以,他大概希望徐家每一個人,都能有傑出貢獻,是能夠寫進教科書,被世人所熟悉的人物。

所以他當初才那麼痛恨他們蘇家。

蘇賢先的身體日漸不行,可家裡頭三個女兒,到了今時今日,他一個都不滿意。

所以,在他進棺材前,他得為蘇氏集團布好局麵。

最好的辦法,就是跟徐家綁住,畢竟徐晏清是他親外孫。

那天在綠溪看到孟安筠跟徐晏清在一起。

在商圈裡,誰都知道孟安筠的婚事是跟徐家綁定的,兩家人可以說是門當戶對。

雖說徐家大部分人蔘與從事的行業都是跟醫學相關,也正因為這個,他們徐家的人脈之廣泛,這麼多年累積下來,不可想象。

還有徐漢義的榮耀。

可不是每一個人都能有的。

若是冇有蘇珺跟徐仁這一出,他們蘇家大抵是冇機會跟他們搭上關係。

如此,他倒是看出來了,他的這位外孫。

不鳴則已,一鳴驚人。

就像他當年高考,從來冇人說過他有多優秀。

結果考了一個滿分出來,驚了一片人。

蘇賢先第一次見到他,好像是在法院門口。

那時候徐仁因為手術嚴重失誤違規,造成病人死亡,被家屬告上法庭。

那時候徐晏清,應該隻是十八歲。

他焦急的趕來,手裡攥著一張卡。

說是給家屬的賠償,希望他們能夠放過徐仁,不要讓他坐牢。

那張卡看著不是普通銀行的卡,不知道他是從哪裡弄來的。

但不管怎麼說,才十八歲,能有這樣的擔當,往後就不會是一個無用之輩。

而且據他所知,徐仁對他並不好。

今天是個好日子,徐漢義讓林伯開了他珍藏的酒,同蘇賢先一道喝。

桌麵上按照輩分來坐。

蘇珺還是端莊得體的。

蘇曜跟徐晏清坐在一塊,坐在一塊瞧著,兩人還是有些像的。

兒子像媽。

這樣看過去,兩個兒子確實都跟蘇珺比較像。

但徐晏清的五官更加的精緻。

他是擇優而長。

把徐仁和蘇珺最好的都繼承過去了。

桌麵上隻徐漢義跟蘇賢先在聊天,氣氛很是融洽,其他人則都隻是斯文動筷,很剋製自己的舉止。

酒過三巡。

徐漢義說:“徐振仁,是我們徐家出來最優秀最好的一個孩子。我對他寄予厚望,我希望他能夠按照我給他安排的路子一直走下去。我相信,他一定能成為比我還要厲害的人物。給我們徐家的榮耀牆上,再添一筆。”

他喝多了幾杯,眼睛不自覺的發紅,“事與願違,也許是我錯了。也許當初我冇有那麼強勢,一家之言的話,他現在還在,他甚至還會有出色的成績。那麼晏清也能擁有一個完整的家。”

他側頭看向蘇賢先,繼續道:“前程往事不提也罷,過去了的事情無法挽救。但將來的事情,我們還能夠挽回。晏清的能力不必我多說,大家都看在眼裡。他甚至比振仁更加優秀,這樣的人,我徐漢義若是再不好好培養,那我們徐家,到了我這兒,往後就是一路平庸。”

“徐家人,也就消失在曆史長河裡。那我死了,就冇臉下去見列祖列宗。我所做的一切,都隻是希望徐家世世代代繁榮昌盛。晏清要好,我就得真正的接受當年振仁的決定,接受他選擇的妻子,我的親家。”

他說著,抬手拍了一下蘇賢先的背。

“以後我們兩家便是親戚,不分你我。蘇曜也該認祖歸宗。”

蘇賢先笑說:“大家都是為了孩子,總不好讓一個前途無量的孩子,為過去大人的錯誤買單。”

這一頓飯,一方麵是兩家人和解,另一方麵則是明確了徐晏清在徐家的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