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df小說 >  一拍兩散 >   第156章:一個吻

-

陳念側目看了徐晏清一眼,他眉眼疏淡,注意力都在病例本上,還有進餐記錄,都寫的比較詳細。

他冇有回答蘇曜的話,沉默片刻,他抬眼看向蘇曜,“回答我的問題。”

蘇曜愣了一下,眨了眨眼,冇有反應過來,“什麼問題啊?”

“什麼時候開始覺得口腔內有血腥味。”

蘇曜木了一會,搖搖頭,說:“不知道,想不起來了。”

徐晏清又問了幾個問題,蘇曜回答的都模模糊糊。

他一邊回答,一邊餘光偷看陳念。

看著陳唸的目光,他心裡煩躁,忍不住對徐晏清撒嬌,說:“哥,你彆再問了,我本來頭不疼,你再多問幾個問題,我真頭疼了。你還是給我去弄傷殘鑒定吧。”

“你想評幾級。”徐晏清將護理記錄放回去,正眼看他。

蘇曜:“你問問媽嘛。”

“好。”

難得這麼好說話,蘇曜都有點不適應了。

徐晏清又囑咐了兩句,便走了。

陳念冇跟著出去。

徐晏清走到門口,停了停,回頭看她,“趙程宇的姐姐是吧。”

陳念聞言,看了過去,並冇接話。

“彆打擾我弟弟休息,他現在的腦子,不適合聽你說大道理。”

陳念回答:“我冇想說什麼,隻是想在這裡照看一會。”

徐晏清:“請了專業看護,你留在這裡,隻會妨礙到我弟弟休息,讓他情緒波動。”

蘇曜有一點點受寵若驚,這還是他哥第一次這樣關心他。

他心裡有一點暖。

陳念站著冇動。

徐晏清冷聲道:“出來。”

陳念看著蘇曜,說:“希望你再好好想想,慎重做決定。”

說完,她便走了出去。

她行至徐晏清身側停了停,抬起臉看向他。

然而,徐晏清正好轉開視線,低頭看手機,並冇有立刻就走。

她的目光撲了個空,心口微微沉下去。

這時,盛恬朝他們走過來,“徐哥哥。”

陳念把到嘴邊的話壓了下去。

盛恬看到陳念,眼裡多了點警惕,問:“悠悠,你怎麼也在?”

“趙程宇打了人。”

盛恬一下子冇想起來趙程宇是誰,一臉困惑,不過她也不想知道,一把將陳念拉開,跟徐晏清說話,“昨天去看蘇外公,聽說小曜在學校被人打,我問了阿姨,就趕緊過來看看。怎麼那麼嚴重,不會影響考試吧。”

陳念這會纔想到盛嵐初跟徐晏清的母親是朋友。

她盛恬說:“我先走了。”

“好,晚上記得回家吃飯啊。”她敷衍的回。

陳念暗暗看來了徐晏清一眼,他正跟盛恬說話,並未看她一眼。

她去了陳淑雲的病房,一直到過了午餐才走。

下午,去給李緒寧劃重點。

中間休息的時候,她一邊喝水,一邊看著李緒寧。

能見到蘇賢先的方式還有一個,那就是找李岸浦幫忙。

他肯定有辦法。

隻是到如今,陳念還不能徹底摸透李岸浦的心思,她便不想冒然的去求他任何事。

陳念看了下李緒寧的作文,作文是以母愛為主題。

李緒寧寫的很表麵。

她看完,似是想到了什麼,“你見過你媽媽?”

李緒寧正在吃東西,含含糊糊的回答,“冇有。”

“那她……”

“她已經去世了。”

“抱歉。”

“冇什麼。我又冇見過她。”

“你爸冇給你提過嗎?”

李緒寧擦擦嘴,扭過頭,“提過,就說是個很漂亮很好的女人,怎麼啦?”

“有照片嗎?我想看看。”

李緒寧說:“我爸那兒有,我去找找。”

他說著,就出了書房,跑李岸浦房間去找照片。

冇一會,就被李岸浦拎著了進來。

陳念看到他,一陣心虛。

李緒寧坐回位置上。

李岸浦在房間裡休息,他中午發熱嚴重,就回家睡覺。

回來的時候,冇驚動誰。

李緒寧不知道,大喇喇的走進去,還直接拉開了窗簾,把人弄醒。

李岸浦本就不舒服,被這麼一搞,脾氣上頭,一個抱枕丟過去,暴怒的吼了一聲,把李緒寧給嚇到了。

他回來以後,衣服都冇換,身上還穿著襯衣和西褲。

淺灰色的襯衣褶皺的厲害,前麵幾顆釦子全解開著,露出寸許皮膚。

臉上還有未消散的怒氣。

陳念垂著眼簾,一隻手握著保溫杯,眼觀鼻鼻觀心,不想惹他注意。

李緒寧:“我又不知道你在。”

李岸浦冇理他,點了點陳唸的肩膀,“你出來。”

他聲音有些沙啞。

陳念起身跟著他出去。

李岸浦走到二樓平台,從這邊能看到樓下客廳,他在椅子上坐下來,抓了桌上的香菸,點了一根,這無端端的發熱,讓他嘴巴冇味道,抽菸都冇什麼滋味。

抽了兩口,就給摁了。

“你對我前妻感興趣?”

“冇有。隻是作文寫到了母愛,跟李緒寧聊了聊。”

李岸浦拉鬆著眼皮,瞧著二郎腿,“你可以直接問我。”

“聊的是母愛。”

“哦。”他揉了揉額頭,他眼尾有不自然的紅。

陳念看出他明顯的異常,說:“我給你去叫一下傭人。”

然而,不等她走開。

李岸浦一隻手抓住扶手,身子往前傾,伸手又快又準的抓住她的手腕,一把將她拉了過來。

另一隻手壓在她兩腿上,讓她固定在自己身上,冇發動。

他身上有一股熱氣。

他的頭直接靠在了她的手臂上,隔著毛衣,都能感覺到他身體的熱度。

他吃過藥,但燒退不下去,燒的他渾身骨頭都疼。

他昨晚上去了趟山頂,吹了一夜的風,病來如山倒,他也想不到一個感冒能這麼嚴重。

他用力掐著她的胳膊,“我想你……”

聲音是無力的。

陳念並不覺得這話是對她說的。

“想你前妻嗎?”

他笑了下,抬頭去看她,停頓了一會。

陳念看著他的眼睛,眼裡藏著她看不懂的情緒,有幾分懊悔和悲痛。

他突然湊上來。

幸好陳念一直盯著,反應快,立刻捂住了他的嘴。

並掙紮著從他身上起來。

李岸浦緊扣住她的手腕,用力扯下,抓著她不放,“你弟弟的事兒不想解決了?”

“我自己會解決!”

“憑你自己見得到蘇賢先?”

不等她說話,李岸浦扣住她的後頸,將她壓下來,兩人距離拉的極近,他眸色中有一種堅定,似是堅決的要將她據為己有。

“隻要一個吻,我帶你去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