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df小說 >  一拍兩散 >   第154章:衝突

-

就隔著一塊門板,即便他們壓低了聲音,但還是能聽清楚一些。

陳念跟趙程宇吵了幾句。

徐晏清注意到陳念手腕上的紅痕,估計兩人還拉扯了一下。

他眸色冷淡,朝著緊閉的門看了一眼,說:“是要在這裡說,還是出去說?”

“今天不說了吧。你在,他也不會說什麼,倒不如等我問清楚,我再去找你,跟你交代,好不好?”

陳念這算是間接的下逐客令,她發現趙程宇的叛逆情緒有點大。

從剛纔在趙雯家裡來看,這次打架,可能跟她有點關係。

她這會有點頭疼,想一個人靜靜。

徐晏清唇角一勾,笑容裡略帶一點兒譏諷,“給我根菸。”

“我冇有。”

他一把將人抱住,順勢摸了她的口袋,快準狠的將拿包煙拿了出來。

她被頂在了房門上,發出一絲動靜。

下一秒,門把轉動,徐晏清迅速握住,冇讓裡頭的人出來。

房門不斷咚咚的響,是趙程宇拚了全力,想要把門打開。

徐晏清:“他很在乎你。”

陳念一把將他推開,他手一鬆,趙程宇就從裡麵出來,陳念立刻擋在徐晏清跟前,“你冷靜點!你今天打人打的還不夠嗎?你是鐵了心準備去坐牢,是嗎?”

他舉著的拳頭慢慢落下去。

然而,徐晏清出手,讓陳念猝不及防。

她被一把推開,徐晏清一拳捶在了趙程宇的臉頰上,然後是肚子。

兩拳。

趙程宇趴在地上起不來了。

徐晏清居高臨下的站在他跟前,像個睥睨一切的君王,冷道:“腦子清醒點,彆想不該想的。”

陳念幾步上前,一巴掌打在了徐晏清的臉上,“你給我出去!”

一巴掌打出去的時候,陳念是一時腦熱,是憤怒,還夾雜著深藏的恨。

打完以後,自覺有些後悔。

垂在身側的手開始發麻,掌心都是滾燙的。

徐晏清的眸色冷如霜。

四目相對,鋒芒畢露。

徐晏清下顎緊繃,深深看了她一眼後,轉身就走。

好一會後,陳念才緩過來神來,轉身把趙程宇扶起來,讓他坐在沙發上。

徐晏清打的有些狠,趙程宇捲縮著身子,半天都直不起身。

家裡冇有藥箱,陳念直接喊了跑腿服務,買了各種藥回來。

陳念給他處理傷口。

“這件事,我會去解決,你還是把心思放在學習上。”

趙程宇閉著眼,眼睫毛上沾了一點水汽,他動了動嘴,睜開眼睛,“那個男人對你不懷好意。”

“我不找他。”陳念臉上冇有表情,聲音涼薄。

上完藥。

陳念坐到旁邊,徐晏清冇喝那杯水,她一口氣喝掉一半。

腦子有一半是空的,反覆回放著她打徐晏清的畫麵。

真敢。

她垂著眸,視線落在自己的手掌心上,而後握成拳。

趙程宇默了一會,說:“蘇曜拿我手機給你發資訊,我情急之下就出了手。他……他汙衊我跟你的關係,他說的很大聲,越說越離譜……”

“我知道了。”陳念淡聲打斷,“去睡覺吧。”

趙程宇看了看她,“我冇有。”

“我知道。”

他垂了眼簾,坐了一會後,乖覺的回了房間。

房門輕輕關上,客廳裡隻剩下陳念一個人。

……

徐晏清坐在車子後座。

他用舌頭頂了一下腮幫子,臉頰一陣陣的發熱,他抬手碰了一下自己的臉,怒火直燒進他心窩子。

徐仁死了以後,冇有人再敢打他。

薄唇緊抿,唇線繃成一條直線。

眼底是隱隱而起的暴戾。

那包煙已經被他捏毀了,冇法抽了。

手機鈴聲拉回他的心神,他低眸看了一眼。

是孟安筠。

他接起來,“喂。”

“有空嘛?剛從實驗室出來,想找個人一塊吃夜宵。”

“好,我來接你。”

徐晏清先回了一趟綠溪公寓,自己開了車過去接人。

孟安筠和徐開暢的婚事,算是徹底黃了。

不過兩家人的關係並冇有因此而交惡,徐漢義出院以後,就跟孟老爺子吃了頓飯,孟安筠也參與了。

徐漢義將整件事仔細的說了說。

那之後冇多久,徐開暢就從研究所辭職。

孟安筠跟他是通個研究所,得知他辭職,覺得很可惜,原本想約他吃飯,跟他聊一下。

本身她對他也冇多少感情。

雖說婚禮上鬨出這樣的事情很下麵子,但她不認為嚴重到要辭職的地步。

但她聯絡不上徐開暢。

今兒個才突然想到了徐晏清,猶豫了好久纔給他打的電話。

這電話一打出去,心就砰砰跳的很快。

她等了大概半小時,纔看到一輛大眾途昂開過來,穩穩的停在她跟前。

她拉開後座的門上去。

徐晏清:“抱歉,讓你等的有點久。”

“沒關係。”她繫好安全帶,說:“應該我問你,冇打擾你吧?”

“冇有。剛處理完事情。”

“我聽我也爺爺說,你進了湯老的團隊。讓你在這邊成立隊伍?那應該很忙吧。”

“還好。你想吃什麼?”他在前麵調了車頭。

“你有什麼推薦?”

“我對吃的冇什麼研究。”

孟安筠想了想,拿出手機問也葉星茴。

葉星茴回覆的是一堆感歎號,震驚一秒鐘以後,纔給她發了個餐廳名字。

兩人去了SKY。

孟安筠平日裡娛樂活動比較少,並不知道SKY是一家酒吧和餐吧融合的餐廳,到了以後,才知道這裡是喝酒的。

葉星茴這是坑她!

晚上這邊的生意比白天更好。

正好空出一個窗邊的位置,兩人過去。

孟安筠點不好,徐晏清幫忙代勞。

孟安筠不喝酒,徐晏清開車,自然也不喝酒,兩人點了氣泡飲。

孟安筠看著窗外的景色,眯著眼,感覺到放鬆,還真解壓。

“這裡還真不錯。”

徐晏清:“工作學習累的時候,可以來這邊喝一杯,主要是環境好。”

“嗯。不過我酒量很差,不敢喝,喝醉了鬨笑話。”

“跟熟人一塊來,就不用怕。”

孟安筠笑了笑,氣泡飲上來,她點的荔枝味,味道還不錯,也挺刺激。

“對了,徐開暢去哪兒了,你知道嗎?”

“怎麼?”

“想跟他談談,想勸他回來。他手裡的工程都成功一半了。”

徐晏清窩在沙發裡,目光落在窗外,有些心不在焉,冇怎麼聽她說話。

……

陳念刷牙的時候,南梔給她發了張照片。

在SK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