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時日很快便到了入宮這日。

葉非晚對入宮自有一股天然的排斥。

不過顯然,她如今的身份,少不得要入宮去。

“這個珠釵如何?”芍藥拿著個五鳳掛珠釵在她頭上比量著。

葉非晚凝眉,從一旁首飾盒翻了翻,直接挑了個白玉瓷的素簪子:“就用這個吧,又不是宮宴,素淨些,免得落人口實。”

芍藥癟癟嘴:“小姐如今嫁與王爺,背後又有老爺撐腰,誰敢對小姐不敬啊。”話雖這般說,卻還是伸手接過了素簪子。

門外似有細微的動靜,葉非晚未曾在意,隻笑了笑:“芍藥,這世上,靠旁人,旁人總歸有倒的那天,不若靠自己,”話落,她一手扶了扶髮髻,“再說了,我入宮是看熱鬨的,又不是爭奇鬥豔的。”

“看熱鬨?”

“嗯。”葉非晚站起身,穿著白色裙裾,心中不免生了幾分感歎。

想曾經,她日日賴在封卿身側,想同他一起入宮,不為旁的,隻想讓所有人知道,她是他的王妃,是他的妻,可封卿對她則是能躲則躲。

而今,她隻想躲朝堂、躲封卿,哪想到竟比前世入宮入的還勤呢。

“好生在府上等著我吧。”葉非晚對芍藥笑道,轉身朝門口走去。

卻在行至門口處時微怔,她倒冇想到,封卿竟然會主動前來接他。尤其……在看見他身上穿著時,眉心輕蹙。

他穿的同樣素淨,墨發以一根玉簪綰在頭頂,整個人比以往多了幾絲肅雅,身上穿著一襲白色袍服,有寒風吹過,他髮帶與袍服隨風而動。

像是……和她身上的打扮刻意搭配的一般。

“王爺!”芍藥低呼一聲,跪在地上請安,也打斷了葉非晚的思緒。

葉非晚回神,清咳一聲掩去此刻的不自在:“王爺來接我?”

封卿依舊望著她,方纔走到門口,便聽見她語調淡然說“這世上,靠旁人,旁人總歸有倒的那天,不若靠自己”,她如今倒是想得開了。

不由有些惱怒自己今日儘做些詭異之事,竟想著到後院來接她?

“嗯,”最終,他隻冷淡應了一聲,轉身便走,“馬車已經等在外麵了。”

葉非晚頷首,跟上前去。

馬車上一片靜默。

葉非晚朝對麵男人身上望去,總覺得他似乎生氣了,不過他性情總是陰晴不定難以捉摸,也未曾在意,便問道:“你手上的傷如何了?”

封卿垂著的眸終於抬頭,慢條斯理的望著她,不開金口。

葉非晚等了好一會兒,他終於啟唇:“難為王妃竟還關心本王的傷嗎?”

葉非晚一滯。

細細想來,從臨城多日,除卻剛回來那晚她給他上藥,以及前幾日被他叫到前院外,竟再冇見過他。

“王爺日理萬機……”她悻悻一笑。

“本王這幾日每天都待在府上。”封卿戳破她的謊言。

“……”葉非晚頓了頓,“我是怕打擾了王爺,想必王爺也不願被我打擾吧。”

畢竟……他曾經可是嫌棄極了她的陰魂不散呢。

封卿身軀微凝,周身氣場似乎更加冷凝了,而這股莫名的氣,他一直生到皇宮。

下了馬車,便隻身一人快步走著,葉非晚須得快步才能勉強跟上,她緊皺眉心,氣息也亂了幾分,怎麼想都想不通哪裡招惹了他。

下瞬,本快步走在前麵的封卿腳步倏地停了下來。

葉非晚未注意到前方,直直便撞了上去。

封卿的後背……很是僵硬,撞得她鼻子通紅,眼淚險些衝出來,身形也隨之朝前歪了歪。

手腕卻被人抓住,穩住了身子,袖口一沉,似有什麼東西被放了進去,她隻當是放在袖口的錢袋衝撞,伸手便要整理,未曾想肩頭多了一隻大手,封卿將她攬在懷中。

葉非晚詫異:“王爺這是……”

話並未說完,封卿轉眸,無聲製止了她接下去的言語。

葉非晚身軀一僵,不自覺望了一眼肩頭上的大手,而後,便聽見前方一陣腳步聲,卻見皇上的貼身內侍總管和一小夥人正腳步匆匆朝著養心殿的方向而去。

她心下幾乎立刻瞭然,敢情是一出伉儷情深的戲碼,免得叫宮裡人看了笑話。

“伉儷情深的戲碼演完了,王爺該鬆手了吧。”葉非晚垂眸,心中低低歎息一聲,什麼時候,他能夠不帶任何條件的對她好一次呢?

“戲碼?”封卿近乎玩味般呢喃著這二字,下瞬,竟擠出一絲笑意,“王妃覺得隻是戲碼?”

他的嗓音很是溫柔磁性,可聽在葉非晚耳中卻是一陣忐忑,旁人不知,她可是清楚的很,越溫柔的封卿,越是詭異危險。

不自覺想要後退半步,肩上的手卻禁錮了她的動作,想要直接掙開,卻又想到他手背還有簪傷,最終隻硬著頭皮反問:“不然王爺便是真放了感情?”

若真有感情,怕纔是滑天下之大稽。

封卿眉心緊鎖,似深吸一口氣方纔道:“即便真是一場戲碼,為著王府顏麵也要做足了。王妃任性也要挑時候,這裡可不是葉府。”

任性……

葉非晚睫毛微顫,對封卿這番話,她並不陌生,隻是她不懂,為何曾經她苦心孤詣的想賴在他身邊,他說“不是她任性的時候”,如今她不賴了,他還這般說?

他還是習慣用這種哄人的語氣同他說話。

“並非任性,封卿。”葉非晚低低道了一聲,看著前方那些宮人已經消失,她便要抓過封卿的手腕,想將他的手拂開。

卻冇能成功,封卿的力道很大。

葉非晚詫異轉頭,卻一眼撞入封卿的眼眸中,他的眼睛很好看,幽深漆黑,卻似有什麼在暗潮湧動著。

心,莫名便動了動,卻也更加慌亂了,更想要逃離。

“葉非晚!”封卿難得多了幾絲不耐,手下力道加大了幾分。

他還有傷……

葉非晚安靜下來,下刻目光望向封卿身後,低聲道:“曲妃娘娘……”

隻四字,封卿的身軀僵住,手上力道鬆懈開來,甚至無需葉非晚再掙紮,他已不自覺的將手拿開了她的肩頭,回眸望去。

那處卻空無一人。

“噗……”葉非晚低低笑了一聲,笑的腰身微彎,果然,能吸引封卿的,從始至終不過那一人罷了,百試不爽。

而方纔,他眼中那一點點的“暗潮湧動”,終究是自己自作多情了。

“葉非晚!”封卿似乎更氣了。

葉非晚眯了眯眼睛,這一次主動抓著他的手臂,靠在他身側:“走吧王爺,不是還要去麵聖?”聲音比方纔軟了幾分,卻也少了情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