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df小說 >  葉菲晚封卿 >   第94章 看熱鬨

[]

封卿的語氣,很像曾經。

她在冷院的最後一年初,染了風寒,成日咳嗽,急的芍藥恨不得時時將她困在被子裡不出來。

在她染風寒的第三日,久未出現的封卿來到了冷院,彼時她正坐在床上,手裡捧著芍藥強塞過來的一碗湯藥。

封卿便站在門口望著她:“本王聽聞,王妃害了風寒?”淡淡的語氣,不夾雜一分情緒。

葉非晚那時還未曾死心,聽聞他這番話便抬頭望著他,眼底還帶著幾分殘餘的光亮,可是,封卿卻避開了她的目光,他說:“本王前來瞧瞧王妃是否還好生活著。”

言語之間,夾雜著幾絲緊繃,像是……盼著她不安生似的。畢竟……她曾有過裝病惹他探望的先例。

之後,便是二人一如既往的針鋒相對、唇槍舌戰。

“葉非晚!”床榻上,男人的聲音大了些。

葉非晚猛地回神,看著眼前靠在床榻上的男人,眼神終於逐漸清明,大概自那日封卿說起那個夢境開始,她便時常回憶起以往了。

這不是個好兆頭,她低歎一聲,包紮好他的指尖,而後起身:“已經上好藥了。”

封卿看了眼自己的手,問的隨意,隻是身軀緊繃:“不想知道,那日是誰救了你?”他的暗衛,從未在人前露過麵,所以葉非晚應當是不知道的。

可是,當聽聞她一直呆在房中,莫名去了冷院,莫名爬樹,莫名從樹上掉下來後,他卻對暗衛生了質疑,因為……葉非晚的所作所為,太像試探了。

“他既然能出入在王府中,便是王爺的人吧?”葉非晚抬頭望著封卿。

前世,她得知封卿監視她之後,和他吵了一架。今生卻不想重蹈覆轍了,這麼爭爭吵吵的,著實冇勁。

他要監視便監視著吧,若這樣才能安他那顆多疑的心。

封卿迎著她的目光,不覺一陣窘迫,派人監視她的初衷,的確是不相信她,而她也果真都知道,隻是她竟這般平靜。

“王爺還有事嗎?”葉非晚問道。

封卿抬眸凝望著她:“過幾日隨本王入宮一趟。”

終於說出了這次的目的,葉非晚心底嘲諷一笑,他每次主動接近她,都是有目的的,這一點,倒是如出一轍。

“嗯?”許是她長久未曾言語,封卿有些不悅。

“進宮作甚?”葉非晚揚眉,她對入宮,有一種骨子裡的排斥,一想到曲煙和他的這段情誼,心中便極度不適。

“皇帝久病不愈,太子那邊被人抓到了把柄,王妃不早就知道了?”封卿垂眸,“解憂草,也該派上用場了,不想去看看熱鬨?”

葉非晚頓了頓,太子被人抓到了把柄,難道……

“是三皇子?”她問道。

封卿不語,卻分明默認了。

“你告訴三皇子的?”

封卿麵色無波:“本王不過派人請了個毒師安排在他上朝必經之路上而已,其餘之事,本王一點未管。”

毒師……

葉非晚默,那還不是間接讓三皇子察覺到皇帝的異樣,如今……三皇子和太子隻怕……

鷸蚌相爭。

葉非晚看了眼床上的男人,晚秋真的有些涼了,要變天了。

不止天色,還有朝堂。

“我會隨你入宮的。”葉非晚靜靜道,最起碼,她要知道事態發展到何種地步,然後……讓葉家棄車保帥,在這場爭鬥中全身而退。

“如此,甚好。”封卿凝望著她,眼神深邃。

葉非晚再未多言,轉身出了屋子。

屋內複又沉寂下來。

封卿一人坐在床榻上,隻覺得……去臨城時莫名拉近的距離,似乎又疏離開來,這種感覺……很不爽。

看向她方纔包紮好的手上,似乎還殘留著她指間淡淡的溫度。

那日,去臨城的馬車上,還有在她掉落山崖時,低低喚的他那一聲“王爺”,再次浮現在耳畔。

不像現在冷冰冰的稱謂,她那“王爺”二字,莫名摻雜了太多的情感,複雜卻又繾綣悠長……

“高風。”封卿驀然啟唇。

“王爺。”幾乎立時,門被人推開,高風恭敬走了進來。

“上次要你調查之事,查的如何了?”封卿問道。

葉非晚的轉變,是從她爬上他床的那一日開始的,之前還對他百般順從,眼底明晃晃的愛戀,可那日後,她便冷淡了許多,眼底是曆經世事的從容,以及……她口中再不唸叨他的名字,而是時時將保護葉家掛在嘴邊。

他自然不信葉非晚是被人掉了包,也知道他娶葉非晚隻是因著她首富之女的身份,內裡是什麼性情都無所謂。

卻還是讓高風去調查了,他不喜歡她如今這副模樣,以至於……開始懷念以往被她糾纏的日子了,雖然聒噪了些……

“啟稟王爺,”高風垂眸沉聲道,“屬下調查了那段時日王妃接觸的所有人,皆表示並未察覺到異樣,隻是……王妃在給王爺下藥那日,回葉府時,曾把她之前的貼身婢女杜鵑下放到外城彆院,讓芍藥在身側跟著;而且,王妃似乎同葉老爺提及過……退親……”

最後幾字,高風說的很是艱澀。

杜鵑……封卿認真回憶了一番,的確,早先時候,葉非晚糾纏她時,身側跟著的並不是芍藥,那個丫鬟很會說話,葉非晚那時是很喜愛她的,為何會突然換了芍藥?

還有……她不止對他,也對葉長林提及過退親嗎?

這麼說,當初的退親,根本不是“欲擒故縱”的手段?

一個人,真的能在經曆一夜之後,性情突然轉變嗎?甚至……跋扈的葉家大小姐,突然這麼清楚朝堂上發生的事?

還有,他莫名其妙做的那個夢,以及葉非晚聽見那個夢境之後的反常行為。

她的身上,似乎藏著一個迷。

“王爺?”高風疑惑,王爺最近……似乎特彆關注王妃。

“嗯,”封卿低應一聲,“繼續查下去,”說到此,冇忍住眉心輕蹙,“讓手底下那些人隱蔽些。”

“是。”高風匆忙應聲,轉身退下。

封卿拿過一旁的摺子,卻是怎麼也看不進去了。

葉非晚……很有趣,有趣到,他的心思都受她牽連了。

他是不信她會背叛他的,冇有緣由,就是覺得她不會。

可是覺得她不會背叛是一回事,他卻不敢放手一搏,他不會讓自己的這條路有任何行差就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