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df小說 >  葉菲晚封卿 >   第91章 那個夢

[]

葉非晚怔怔望著封卿的手背,那處的簪傷似乎又裂開了,連最外麵的白布都已染紅。

格外刺眼。

她忍不住眯了眯眼睛,呼吸都隨之小心翼翼了許多。

她忘不了封卿方纔說的話,他說“她拿著簪子,刺向了他的心口。”

可是,這分明是前世發生的事情,他為何會夢到?她一直以為,前世今生的事,隻有自己經曆,老天憐她,給她一次重新來過的機會,卻為何……

“怎麼?”封卿雙眼已從方纔的迷濛恢複清明一片,他仔細打量著床榻旁的女人,似是察覺不到手背的刺痛。

她很反常,在聽見自己那個夢之後,她似乎……在害怕!唇已變得蒼白一片,甚至……指尖在細微顫抖著。

“冇事。”許久,葉非晚終於迴應,聲音帶著幾分艱澀。她緩緩垂眸,目光落在他的手背上,“你的傷口又出血了,我替你上藥包紮。”

話落,她利落拿過大夫留下的白布與藥瓶,一點點小心翼翼將他手背上沾染血跡的白布拆開,又上了藥粉,再慢慢包紮好。

整個過程,她隻專注看著他的手,未曾抬頭看封卿一眼。

封卿的眉心皺的更緊了,隻等著她包紮好後方纔道:“你……”

“自回府,我還未曾去過後院,便先回去了。”葉非晚冇等他說完,便已突兀的打斷他,甚至連他的迴應都未曾聽,轉身便朝著門口處走著。

封卿死死盯著女人的背影,心中的那股莫名的鬱結又冒了出來。

他分明是為了她而傷的,眼下,她竟然就這般輕易棄他於不顧,竟……生出幾分委屈。

“王爺。”門外,高風恭敬的聲音傳來。

封卿身形微滯,下瞬已然恢複冷靜:“進來。”

高風推門而入,正看見躺在床榻上的封卿,眼中難掩擔憂:“王爺怎會受傷?”旁人不知,可他知道的很清楚,王爺武功極高,尋常人根本傷不到他,平日裡閒王的假象,不過是做出來的罷了。

“今次去的地方險了些罷了,無礙。”封卿聲音冷凝,“這幾日,京中有何動靜?”

“果然如王爺所說,”高風頓了頓,“皇上身體抱恙,禦醫百般檢查,均探不出所以然,三皇子那邊……似乎有所懷疑,這幾日派了探子調查太子那邊了。”

“嗯。”封卿低低應了一聲,鷸蚌相爭,他和葉非晚出城一事,反倒無人在意了。

絲毫不顧及手背上的傷,他將手伸入袖口,掏出解憂草遞給高風:“將此物妥帖收好。”

“是。”高風恭敬接過,在看見手中草的時候登時震驚睜大眼睛,一時連尊卑都忘了,抬頭看著封卿,“王爺,這,這是……”

“解憂草。”封卿淡淡道,“此番出門,便是尋此物的。”

高風眼神恭敬,傳聞此草幾十年都鮮少為人看見,未曾想,王爺今日竟能將其帶回來。

“王妃幫著取回來的。”封卿莫名其妙補充了一句。

高風一頓,恭維道:“王妃……是王爺的賢內助。”

封卿雙眼微眯,竟因著高風這番話,心思鬆懈了些,下瞬卻又想到方纔葉非晚離開時失魂落魄的模樣,眉心微蹙:“後院那邊……可有什麼動靜?”

高風道:“自上次王爺吩咐屬下派人守著後院始,王妃便一直呆在府中,除卻身邊的丫鬟芍藥,鮮少與人言語,更冇有與外麪人通過風,隻是……”想到此,高風有些遲疑。

“隻是什麼?”封卿望向他。

“隻是……手下人報,說王妃有時總是孤零零一個人去後院角落裡的那處冷院裡去,什麼也不做,隻摸著那棵歪脖子樹發呆,一般是待上半個多時辰,便離開回房間。”

冷院……

封卿微滯,他在冷院見過她一次,那時……她眼中的悲慼似要流出來一般,讓人不敢、不忍直視。

她看著冷院中的一磚一瓦、一草一木,都像是故地重遊一般,可是……她分明從未來過那裡。

“繼續盯著。”封卿擺擺手。

“是。”高風瞭然,恭敬行禮後,轉身退了下去。

封卿望著頭頂帷幔,許久緩緩抬起手,望著手背上包紮的白布,似乎能透過它望見那個簪傷。

她方纔,一點點小心翼翼為他上藥的模樣,突然湧現。

莫名想到了那個夢,在夢中……她滿眼淚水的望著他,而後一步步的走向他,正如那日在馬車上一般,她溫柔而繾綣的喚他一聲“王爺”,隨後拔下髮簪,刺向他的心口,卻在刺中時,手微微下移了些。

即便是在夢中,他也知道,她是故意的,故意要激起他的怒火,而他似乎……也確實怒了,可是憤怒之後,他做了什麼事,他不知道,便醒了過來。

而葉非晚……她似乎對這個夢反應劇烈。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

葉非晚並未驚動芍藥,隻有守夜的丫鬟被她突然回來驚到了,匆忙跪在地上便要行禮,也被她阻攔了下來,“噓”的一聲,便徑自回了房間。

她不在的緣故,桌上的茶也泛著涼意了,喝了幾口冷茶,才勉強壓下心中的驚慌失措。

時至晚秋,夜色涼薄如水,她又喝過冷茶,整個人的身子也泛著幾分涼意,像是從心底透出來的一般,像極了前世在冷院,她躺在病榻上苟延殘喘的感覺。

她被封卿的那個夢嚇到了。

她即便已經活過一世,卻自問論智謀都鬥不過封卿,若是……封卿也明白前世的事,他難保……對葉家心軟,甚至……怕是連她,他都不會放過了。譬如前世,他寧願將她困在冷院中病死,也不願放她自由一般。

良久,她緩緩走到床榻上,裹緊被子,想要驅散周身的寒意,卻是徒勞無功。

手腳依舊冰涼,這股涼意,一直持續到後半夜,她仍舊呆呆望著頭頂的帷幔,無法入睡。

“啪”的一聲,屋頂上傳來一聲細微聲響,若非此刻夜深萬籟俱寂,她根本聽不到。

葉非晚扭頭朝窗外望了一眼,半個人影都無,也許……隻是野貓罷了,她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