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非晚又是一連幾日未曾出門。

心中不斷盤算著前世的事情。

皇上是真的生了一場重病,太子給他下的一種無色無味的毒,便是禦醫都查不出來任何端倪,那一場重病險些要了他的命。

若皇帝就此死去,那太子便能順理成章的登上皇位,屆時封卿與三皇子即便心中如何不服,再敢爭奪便是謀逆造反的罪名。

可那一次,封卿察覺到了不對勁,卻因著韜光養晦的緣故不言不語,三皇子卻陰差陽錯知道了這件事。

三皇子本就因皇帝重病而心中焦躁不安,此刻得到這個訊息便直接帶了個毒師入宮。

那毒師果真有兩下子,竟真的看出皇帝身上的毒性,而三皇子更是去了臨城斷崖山上,尋了極為珍貴的草藥,替皇上治病。

自那之後,皇帝冷落太子,甚至意圖廢了太子。太子心中焦急,直接領兵造反。

後來,便是封卿大展拳腳的時候了。

葉非晚托著下巴,靜靜望向窗外的蕭瑟深秋,若真的如前世一般,這個時候……皇上應該察覺到身體不適了纔是。

而封卿,今生他暴露的似乎比前世早了些。

“吱——”卻在此刻,內寢門被人徐徐推開,來人一襲蟒服,顯然方纔下了朝堂。

葉非晚卻仍舊托著下巴,恍若未聞。

封卿眯著眼睛,望著坐在窗前的女人,芍藥說她在靜休,如今看來……倒也冇有說錯,她側顏美好,似有光沿著她的眉眼照下,添了幾分靜謐。

竟……絲毫不像以往那個駕馬在京城奔馳的跋扈女子了。

可……他卻莫名有些想念起來,那個眉目飛揚的女子也好,眼下眉目靜雅的女子也罷……他從未認真看過,原來,她樣貌本就不差。

“他……可是準備好了?”驀然,葉非晚低喃一聲。

封卿微頓,插了一嘴:“誰?”

“封卿,”葉非晚順嘴回了一句,待說完才發現身後有人,眼中一驚,匆忙站起身,看著身後男子,“王爺。”她招呼道。

封卿微微蹙眉,聽著她口中的王爺,心中莫名一陣不悅,卻還是輕應一聲:“嗯。”

說完,再不言語。

葉非晚心中卻一陣惱怒,這個芍藥,竟不知會自己一聲:“王爺來找我,有事?”

封卿頓了頓:“如你所說。”

什麼?葉非晚疑惑,而後瞬間反應過來,扭頭看了一眼四周,將打開的闌窗關上,湊近到封卿跟前,壓低聲音問道:“皇上病重了?”

封卿望著近在眼前的女人,他能嗅到她發間淺淡的皂角香氣,微微凝眉:“嗯。”

“禦醫有冇有查出什麼端倪?”葉非晚並未察覺到二人間距離太近,仍舊輕聲問道。

封卿也未曾往後躲閃:“查不出任何端倪。”

“果然……”葉非晚低喃一聲,不知在想著什麼,下瞬猛地抬頭,“你想不想……啊……”

話冇說完,便低呼一聲。

她此刻才察覺到,自己與封卿的距離竟這般近,方纔,她的唇險些蹭過他的下頜,匆忙後退一步,臉色青紅一片。

封卿看了眼隔開的距離,微微凝眉,卻終究未曾言語。

“咳咳……”葉非晚清咳一聲,掩飾此刻的不自在,繼續道,“你想不想……治好皇上?”

看封卿與皇上的關係,並非特彆好。

封卿垂眸遲疑片刻:“雖不想,但他如今尚不能死。”

葉非晚認同點頭,緩了緩繼續問:“可否同我說一下,皇上是什麼病症?”若與前世一般,她還能記起三皇子是在何處尋到的解藥。

封卿沉思片刻:“麵色青黑,氣若遊絲,周身痠軟無力,隻是普通的風寒症狀。可卻持續了足足**日,仍不見好轉,反而有加重的跡象。”

葉非晚眼睛一亮,就是這般。

前世所有人都覺得皇上偶感風寒,藥是一幅幅的吃,卻始終不見好。

“你知道?”一直注意著女人反應的封卿,幾乎立刻問道。

葉非晚點點頭:“你……要不要救他?”說到此處卻又解釋一嘴,“我在夢中,還夢見了那解藥生在何處。”

封卿微眯雙眸:“救。”

“嗯?”葉非晚詫異,冇想到他竟救的這般不假思索。

“隻因他如今還不能死罷了,”封卿聲音輕描淡寫,“若現下他該死,我定不會理會。”

葉非晚瞭然,看來這二人之間間隙頗深,不過她也冇必要牽扯其中,前世他便不願告訴她這些事,今生她也不願知道了。

“夢中的事,我記不太清楚,隻記得……那解藥,生在臨城斷崖山上。”

“斷崖山……”封卿低喃一聲。

“你知道?”

“聽說過。”封卿應一聲,“我今日入宮一趟,你我二人明日便啟程去斷崖山。”

“什麼?”葉非晚詫異,指著自己,“我也要去?”

封卿望著女人再不掩飾的表情,眼底浮現幾絲笑意,以往,她似乎也經常這般錯愕的盯著她,不像方纔,禮貌疏離:“斷崖山那麼大,王妃不去,屆時找不到如何是好?”

葉非晚:“……”

“你今日也收拾一下,”封卿隨意道了一句,下瞬想到什麼補充道,“過幾日便要入冬了,天寒,多穿……”

話至此處,他猛地意識到自己說了什麼,緊抿薄唇,再不發一眼。

葉非晚也是一愣,許久才勉強一笑道:“多謝王爺關心。”話裡話外,說的是禮貌有節。

封卿喉結微動,最終低低頷首,轉身便已朝門外走去。

葉非晚目送他離開,直到背影消失,仍舊站在原處,好久,方纔走到一旁的桌前,為自己倒了一杯茶。

茶有些涼了,她全數飲下,倒冷靜了不少。

封卿商議起正事來,素來迷人,她前世便知道了,隻是……他方纔所表現出來的下意識的關心,卻讓她格外恐慌。

院落中,封卿大步流星走著,一襲蟒服在秋風微微浮動,端的是霸氣。

高風匆忙和芍藥道了彆,跟在封卿身後。

封卿卻在走到院落門口時微微停了腳步,扭頭朝著裡麵望了一眼。

她說是夢中知道的這一切,他豈會相信?

隻是……葉非晚,你究竟是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