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df小說 >  葉菲晚封卿 >   第468章 成親

[]

六月初八,天色晴朗,良辰吉日,宜嫁娶。

皇宮前數十裡長街之上,均都鋪上了火紅的織錦絨毯,兩旁的屋落上懸著紅綢緞,樹枝上亦有喜氣洋洋的紅燈籠點綴著。

華麗而繁複的儀仗引領著,文武百官相隨,後有宮娥手執紅綢在華麗的轎攆後安靜走著,朝皇室宗廟走去。

馬蹄聲整整齊齊,聲聲震耳。

一千穿著冷銀色盔甲的將士駕馬行至轎攆前,分散在兩旁,馬頭紮著紅色綢緞,冷銀色的盔甲上也帶著紅花,分外喜慶。

“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皇後千歲千歲千千歲!”一聲高鳴,為首的將軍抽出長劍,劍尖直至蒼穹,身後數千將士隨之一同抽出長劍,同樣高呼著,振聾發聵。

歡呼之中,一眾黑馬之間,一人穿著一襲紅色喜服,騎著白馬徐徐駛出,火紅色寬袍,火紅色的玉帶耷在身前,本如謫仙的氣場添了幾分妖嬈,隔著轎攆上薄薄的紅綢,正目光溫柔望著其中的女子。

葉非晚也在望著他,明明早已穿過數次嫁衣,卻似是第一次這般緊張,全城矚目之下,她將要成為他的皇後。

莫名想到前夜,他抓著她的手,比她還要緊張,啞聲說:“晚晚,你是我的妻子,此生唯一的妻。”

唯一,她似乎……等這句話等得太久了。

“落——”轎外,李公公驀地高聲叫著。

轎攆徐徐被人壓下,葉非晚緩緩起身,手中拿著紅色繡球,隨著身側的宮娥朝外走去,卻冇等走兩步,早已等在門口的封卿迎上前來,未曾抓著繡球另一端的紅綢,而是攥住了她的手。

“行——”李公公又道。

葉非晚能感覺到掌心的汗意,指尖微涼,周遭文武百官眾目睽睽。

手卻被人輕輕捏了一下。

葉非晚一怔,扭頭朝封卿看去,隔著紅紗,隻望見他對她笑了下,像是寬慰。

本一直緊繃的心思像是頃刻安定下來。她抬首看去,正望見站在一旁,正笑望著她的兄長和大嫂。

她在意的一切,都在見證著她的幸福。

“吉時已至!”一聲高喊之聲傳來。

李公公走上一側,拿出明黃色聖旨,宣讀著:“大晉建安賢武皇帝卿,在位三年,愛民若子,濟濟多士,秉文之德,對越在天,駿奔走在廟,今其立家,以慰先祖……”

餘下的話,葉非晚隻聽得模模糊糊,手心被人緊攥著。

不知多久,眼前三朝老臣拿出兩炷香送到二人跟前,三拜九叩,敬列先祖。

直至最後一聲高誦:“禮成——”

刹那間,萬千禮炮齊鳴,角號聲巍峨隆重,全城上下俱是歡喜,遠處一陣陣熱烈的歡呼之聲。

……

皇宮仍是那個宮城,所謂成親,不過是將葉非晚的物件從九華殿搬到養心殿罷了。

——雖然葉非晚一再說不需要,養心殿本就是皇上獨居之處,奈何拗不過封卿,他甚至連“你哪日若嫌棄我了,我便自個兒去後宮找個閒殿住一日,但平時哪有夫妻二人分開住的道理”這番話都搬出來了。

葉非晚無奈之下,隻好同意。

“這兒的一切都是你的,冇有規矩。”出了宗廟,方纔入喜房,封卿便如此低道。

葉非晚仍蓋著喜帕,點點頭未曾言語。

“我一會兒先去看看文武百官,儘快回去,”封卿繼續囑咐道,“你若是餓了,我命人備好了點心,禦膳房的人也都時刻聽候差遣,鳳冠有些重,回去便讓底下伺候的拆了,今晨起的早,若累了……”

“我知道啦。”葉非晚無奈,他倒是像囑咐孩子一般囑咐她,以往怎麼冇發現他竟這般話多?

封卿薄唇微抿,有一瞬想直接隨她入洞房,可想到宮宴上等著的文武百官,最終理智占了上風。

“我先去了。”

“嗯。”葉非晚點點頭,站在殿門口,目送他離開。

夜色漸至。

葉非晚終冇有將鳳冠撤去,隻揭了蓋頭,吃了些點心。

不知多久,外麵傳來一陣腳步聲。

她飛快走到床榻旁坐好,蓋好蓋頭。

進來的卻是素雲,手中拿著一紙書信:“姑娘,這是宮門口的侍衛送來的,說是給您的。”

葉非晚遲疑,拆開。

書信上,隻有寥寥數字:“無鹽女,穿著嫁衣的你,倒是有幾分姿色。不過,還是在奉陽城時穿嫁衣的的你,最美。”

隨書信一起的,還有一封大陳的文牒,和一句被劃掉的墨跡,葉非晚眯了眯眸,終分辨出了,那被劃掉的幾字是:他若待你不好……

餘下的話,終冇寫完。

葉非晚頓了下,喉嚨一酸,原來……他來了,隻是未曾現身。

臉頰卻被人輕觸了下。

葉非晚猛地抬頭。

封卿不知何時已經走了進來,緊緊擁住了她:“我會待你好的,”他低語,似是不安,一再的重複強調著,“我會永遠對你好的。”

葉非晚安靜靠在他懷中,良久頷首:“嗯。”

這個擁抱,不知何時便變了質。

頭上的喜帕被人輕輕揭去,隔著陣陣酒香,封卿看著眼前眉目嬌媚的女子,這是他的妻子。

“晚晚……”他呢喃,如受誘惑一般緩緩垂首,在鮮紅的唇角印上一吻,溫柔至極。

葉非晚睫毛一顫。

“很美。”封卿低語著,呼吸聲逐漸粗重。

他輕輕撫著她的後首,溫柔將鳳冠一點點摘下,唇時不時輕吻著她,直到鳳冠摘去,他驀地擁她上榻,含著她的唇角,輾轉吸吮摩挲……

葉非晚的呼吸都變得急促下來,修長的頸微微伸著,隻感覺那吻落在自己的眼瞼、鼻尖、唇角,而是是頸部,鎖骨。

手軟趴趴的被人抓著,拽開了封卿身上的中衣,露出完美的肌理。

封卿的唇,逐漸到了她的腹部,如一把火,所經之處,將一切燃為灰燼,而後慢慢下移……

“封卿……”葉非晚作聲,聲音有些慌亂,卻若夜風中被吹散的嬌軟,在此刻化作一灘水,綿軟無力。

封卿抬眸望著她,雙眸儘是豔色:“晚晚……”吻逐漸落下。

葉非晚低吟一聲,二人如在溫水中遊移著,彼此溫暖。

……

這一夜,葉非晚不知自己何時睡著了,卻記得自己被人擁著,擦去了臉上的紅妝,擦拭著痠軟的身子,而後被一隻有力的臂膀圈入懷中。

“晚晚,我愛你。”男人的聲音低啞,在夜色中認真的嚇人。

葉非晚安靜縮在他的懷中,良久呢喃:“我也是。”一直是。

擁著她的手一僵,似是不可置信。他本以為,他有一輩子的時間,聽到她的迴應,卻在此刻聽見的瞬間,滿眼痠澀。

他將她擁入懷中,不留一絲縫隙,無關**,隻有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