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茶館中,賓朋熙熙攘攘,國子監的三五文人正聚於一隅,低聲爭論著什麼。

葉非晚安靜坐在角落,等著店小二上茶來,偶爾聽一耳那些文人的爭論,那些人說些什麼,總會問句“文斌兄,你怎麼看?”想來那文斌兄是這些文人中的佼佼者。

隻是與她無關,她也未曾在意,目光時不時朝門口看去,似是在等待什麼人。

葉非晚本欲下揚州的,未曾想葉羨漁竟來了京城,想來二人想到一塊去了。

聽說兄長已入京,她再也在宮裡頭待不下去,便即刻出來了,封卿自然隨她一同出來,隻是他說出去有事,她也未曾追問,隻身在茶館等著。

“文斌兄,在看什麼?”一眾文人中,屬趙文斌學識淵博,眾人也都會詢問他一番,可眼下看他全無反應,眾人自然疑惑。

卻見趙文斌隻直直盯著角落處不語,眾人循著他的視線看過來,隻看見角落一個穿著素色雲紋裙的女子坐在那兒,上好的綢緞衣裳上繡著精緻的蘭花,滿頭青絲也隻以一根蘭花簪子綰起,眉目美好,尤其笑起來時,眉目粲然,隻覺陽光都隨之失色。

“文斌兄莫不是……”眾人打趣。

趙文斌陡然回過神來,低咳一聲,他本隻想考取功名,男女之情從未想過,方纔見到角落那姑娘,也隻覺得生得好看,可方纔看見她笑起來的模樣時,登時讓人覺得眼前一亮。

他還從未有過這種感覺。

想了想,趙文斌拿起一壺上好的新茶,朝角落走去。

葉非晚聽見腳步聲,隻當是店小二終於將茶送上來了,安靜一笑轉眸望去,卻在看見身後人穿著國子監的衣裳時頓住:“這位公子?”

趙文斌忙作了一揖,彬彬有禮道:“小生唐突了,隻是今日茶館似是忙碌,這位姑娘若不嫌棄,便先喝這壺茶……”

“她嫌棄。”趙文斌的話並未說完,已被身後一人冷冷打斷,隨之而來的,還有一陣好聞的炒栗子的香甜味道。

下瞬,封卿已經上前,順手將炒栗子放在葉非晚跟前,對趙文斌視若無睹,坐在茶桌另一旁:“她喝慣了名貴的上好碧螺春,不喜歡喝坊間的龍井。”

趙文斌一怔,朝著那男子看去,眉目一驚,好生……絕豔的男子,一身白衣,周身如盈著一層光芒一般,白衣勝雪,長髮如墨,眉目如畫。在他麵前,趙文斌隻覺自己竟渺小如滄海一粟。

可下瞬,他卻又覺得眼前男子有些眼熟,像是在哪裡見過……

下刻,他眼中一亮,在國子監時,自己同老師入宮一趟,那時他遙遙看見一個男子,給他的感覺便是如此,那時……那個男子是坐在龍椅上的。

想到這兒,趙文斌心中一驚。

“不知這位公子是這位姑孃的……”趙文斌含蓄問道。

封卿啟唇,剛要說“夫君”,卻又想到什麼,最終悶悶將這二字嚥了下去,隻直直看著葉非晚。

葉非晚忙起身道:“抱歉,這位公子,您的好意心領了,隻是這茶便不用了。”

趙文斌看了眼葉非晚,耳根微熱,卻又察覺到一旁男子的目光,後背一寒,又作揖道:“是我唐突了。”說著轉身離去,心中止不住一陣抱憾。

葉非晚坐下,並未察覺到什麼,隻看著眼前的炒栗子:“你方纔離開,便是去買這些炒栗子了?”

封卿隻看著他。

“嗯?”見他久不言語,葉非晚抬頭看向他。

封卿抿了抿唇,終於開了尊口:“你何時願意嫁給我?”他想要能夠在麵對旁人的問詢時,堂堂正正、光明正大的說他是她的夫君。

她太好了,現在越來越多的人發現了她的好,今天是個書生,若哪天來了個武將,以往還有扶閒、南墨,她這麼膚淺,若是哪日來了個比他好看的……

封卿低頭,患得患失的感覺越發凝重。

葉非晚聽著封卿的話,滿眼錯愕:“什麼?”他方纔便是在想這些事?

封卿又道:“若實在不行,我入你家門也行。”隻要他們再也不分開。

葉非晚哭笑不得,堂堂一國之君若真的入贅了葉家,怕是會讓天下人看了笑話般。

“不要開玩笑了。”她無奈道。

封卿目光一滯,他不是開玩笑,可這話說與她,她也不信,最終,他悶悶拿了一枚搬離,修長的手指用力一轉,已經將珠圓玉潤的栗子完整剝了出來,順手放在她身邊,剛要開口言語。

酒館處一陣腳步聲傳來,高風大步流星走到二人身邊,低聲道:“主人,姑娘,葉大公子來了。”

葉非晚幾乎立刻站起身,眼中流著激動,雙眸怔怔看向門口處。

果不其然,下瞬,一抹穿著竹青色對襟袍服的男子出現在酒館門口,算來已有兩年多未見,而今的葉羨漁,少了幾分年少時的玩世不恭,反而多了幾分成熟穩重,容色俊朗,眉眼微揚,許是一路舟車勞頓之故,他的臉色有些蒼白。

此刻,他正站在那兒,唇角噙著一抹笑,安靜望著她。

他的身後,站著一位梳著婦人髮髻的美貌女子,女子唇角的笑溫婉柔麗,玄素。

葉非晚不覺起身,朝著門口走去,最終定在二人跟前,而後側眸朝玄素望去:“大嫂。”她輕喚一聲,嗓音艱澀。

玄素對她笑著點了點頭。

葉羨漁蹙眉:“怎麼?不認識你兄長了?”

葉非晚終於收回目光,看著葉羨漁的模樣癟了癟嘴:“怎麼這麼久未曾見麵,你仍這幅模樣,半點冇變好看?”

葉羨漁聞言,雙眼一眯,毫不客氣在她頭頂拍了一下:“你這張嘴倒是一如既往的伶牙俐齒。”

熟悉的動作。

葉非晚突然笑了出來,彷彿他們二人從未分彆過,冇有任何尷尬與不自在,隻是眼圈莫名紅了。

“不知道喊人?”葉羨漁走到她跟前,低哼一聲。

葉非晚頓了下,低道:“大哥。”話落,眼眶再忍不住酸澀,淚珠終究流了下來。

“嗯。”葉羨漁輕應一聲,伸手將她擁入懷中。

一旁高風幾乎立刻轉頭看向皇上,果然皇上正滿眼醋意的看著擁著葉姑孃的葉大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