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皇上夜闖九華殿,惹惱了葉姑娘,被葉姑娘一早從殿中趕出去的訊息不脛而走,甚至還傳葉姑娘開口趕人之後,皇上話都不敢多說便離開了。

這件事很快便由後宮傳到朝堂。

眾臣聽聞,均是議論紛紛,直說那葉姑娘怕是給皇上下了蠱,也有說皇上天人之姿,也不過一尋常男子,往後怕是少不了懼內,更有人覺得,這定是傳言,皇上豈會怕老婆?

隻有高風知道,這些訊息都是皇上刻意傳出去的,連天子的威名都不要了。

至於他為何知道,隻因他正是被皇上委任傳訊息之人!

傳來傳去,都傳的滿城風雨了,終於傳到了九華殿。

葉非晚細問之下,聽清這些傳言,登時一口氣上不來。

封卿夜闖九華殿是真,惹惱了她是真,她一時口快將他趕出去也是真,可他何曾“話都不敢說便離開”了?

這傳的她儼然一隻母老虎。

“姑娘不要生氣,這京城不知多少女子都羨慕葉姑娘呢,”素雲在一旁寬慰,“都說皇上威名都不要,隻寵愛姑娘呢……”

“這羨慕誰愛要誰要。”葉非晚冇好氣道。

“姑娘又說笑了,”素雲自一旁掩唇低笑一聲,“便是姑娘能捨得,皇上也不肯多看旁人一眼啊。”

這傳言出去後,朝堂大臣對於催皇上納妃之事噤若寒蟬,再不敢多發一言了,而皇上有事冇事便來九華殿。

若說以前皇上來九華殿,仍帶著幾分高高在上的天子矜貴,最近的皇上則……太過如沐春風,似乎冇脾氣似的。

葉姑娘卻偏偏吃軟不吃硬,皇上軟了脾氣,葉姑娘便硬不下心腸了。

“葉姑娘。”門外,李公公的聲音傳來,身後跟著五六個小太監。

“李公公。”素雲走出門去,福了福身子。

“素雲姑娘,”李公公頷首算作迴應,看向殿中的葉非晚,恭聲道,“葉姑娘,皇上說今日朝堂有些事務要忙,恐會回來的晚些,特意要老奴前來知會葉姑娘一聲。”

葉非晚一滯,李公公這話,倒像是坐實了她“母老虎”的名號一般,他晚來便晚來,不來也無妨,何必這般大張旗鼓的來告訴她一聲!

“知了,謝謝李公公。”素雲見葉非晚不語,忙又上前行了一禮。

李公公笑嗬嗬點點頭,躬了躬身轉身帶著身後的小太監浩浩蕩蕩的走了,心中卻想著……往後這宮裡頭怕是要換女主子了,不過晚半個來時辰,皇上便著急忙慌的派他來知會一聲。

“小姐,皇上可關心您呢,”素雲見李公公離開,又匆忙湊到葉非晚跟前笑道,“派了這麼多人來告訴您一聲,隻是因為皇上要晚回來一會兒……”

葉非晚摸了摸有些熱的臉頰,隻覺得夏天當真來了,不然怎麼會熱的人心中慌亂,耳根也灼人?

卻也是在她沉默這瞬,九華殿的小太監匆匆忙忙跑了過來:“姑娘,有人在皇宮側門那兒,說想要見您。”

葉非晚疑惑:“誰?”

小太監頓了下,湊到葉非晚耳邊說了二字。

葉非晚沉吟片刻,倒也未曾糾結,起身跟在小太監身後走去。

待走到皇宮側門,遙遙看見被侍衛擋在宮外的女子時,葉非晚倒也未曾詫異,隻是更讓她驚詫的是,此刻她身上的穿著。

以往她總是穿著上等的絲綢紗衣,對襟長裙,而今,卻穿的很是簡陋,長髮隻以一根木簪綰起,形容憔悴,人瘦的如脫了形一般。

曲煙。

葉非晚蹙眉,走上前去。

“葉姑娘!”守衛恭敬打著招呼。

葉非晚笑了笑,看向曲煙:“曲姑娘有事?”她的語氣很是平和,冇有怨懟,冇有憤恨,如同麵對陌路人一般。

曲煙雙眼卻狠狠瞪著她,眼眶通紅,儘是嫉恨:“你很得意吧?”

“嗯?”葉非晚皺眉。

曲煙複又道:“葉非晚,見我如今命賤至此,你很狼狽吧,”她惡狠狠的望著她,“見曲家被髮配到西北荒涼之地,甚至連有冇有命到那兒都不知,你很得意吧!你得到的封卿,你得到了權勢……”

“柳如煙手中,關於我兄長曾相助過三皇子的信函,是你給她的吧。”葉非晚打斷了曲煙。

曲煙一滯。

“柳太尉謀逆一事,也與曲姑娘有關吧?”葉非晚繼續追問。

曲煙眼中一片慌亂,下刻聲音陡然尖銳下來:“是我又如何?我曾在宮裡頭養尊處優,我知道你兄長和三皇子有過來往,我厭惡極了柳如煙那張臉,可我就是想讓她嫁給封卿,想讓你時時刻刻看見那張臉,讓你時時刻刻被噁心著!”說到後來,她的聲音添了瘋狂與沙啞。

她那麼愛封卿,甚至哪怕她不能陪在封卿身邊,留一張相同的臉也是好的,最起碼讓她知道,他心裡還是有她一席之地。

可是……他連她的這張臉都不願看到了。

“很抱歉,我冇有被噁心到,”葉非晚垂眸笑了下,“曲姑娘也噁心不到我了。”

她出來,不過是求證些事情,如今得到答案,轉身便欲離開。

“葉非晚,他是高高在上的帝王,你真以為今日冇有了我,冇有了柳如煙,便冇有其他女人了嗎?”

葉非晚腳步頓了下,未曾回首,隻啟唇道:“那又如何?”

“……”曲煙滿眼憤恨盯緊了她的背影。

“曲姑娘想用情愛這些東西打敗我,可是我如今才知,這情啊愛啊,有那麼重要嗎?”葉非晚笑了下,“愛情這種東西,我能擁有,甚好,不能擁有,自己一人又有何不可呢?”

也犯不著,成為如此瘋狂的模樣。

曲煙凝滯住,她因愛生恨,她因愛報複,報複葉非晚,報複這個和她爭愛的女人,而今她卻告訴她,她不要愛也無妨!

如何能忍!

“葉非晚!”曲煙嘶吼著便要衝上前。

侍衛卻已眼疾手快攔下了她,將她拖了下去。

葉非晚的腳步再未停留,仍平靜朝九華殿走著,方纔那番話,說出口的瞬間,她的心境似也隨之豁然開朗。

隻是剛轉過後花園,一陣匆忙的腳步聲傳來,還有李公公著急的聲音:“皇上,這兒有假山假石,您慢點……”

而後,葉非晚便看見匆忙朝自己走來的人影,仍穿著明黃色的龍袍,龍冠上的珠翟一下一下的劇烈晃動著,呼吸都有些焦灼。

葉非晚不解。

封卿腳步逐漸停下,自聽聞她去見了曲煙便慌亂的心情終於平靜下來,他啟唇,聲音啞然:“晚晚,不要信她,我隻愛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