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非晚隔著夜色與燭火朦朧,看著湊近在眼前的男子麵容。

如畫的容顏,每一寸肌理都如精雕細琢一般,眉目微揚,帶著點點彆樣風情,兩隻眸子如黑濯石嵌在一汪月色之上,瀲灩動人。

葉非晚覺得自己大抵是真的醉了,否則怎會突然發現眼前的人竟比天上的月亮還要好看,且……還像極了封卿呢?

“我方纔說錯了……”她低低咕噥一聲。

封卿微蹙眉,啞聲問:“什麼?”

“我醉了……”葉非晚軟聲呢喃著,竟不自覺伸手輕輕撫摸著眼前人的臉頰,便連溫度都像極了月色,帶著絲清冷,卻讓她有些灼熱的手心分外舒適。

她伸手將掌心全數貼在他的臉頰上,像是緩解喝酒後的燥熱。

“晚晚?”封卿目光一沉,藏著點點綺色,深深望著身前的女子。

葉非晚卻突然笑了出來,比起平日的故作鎮定,此刻的笑帶著幾分嬌憨,笑的封卿心尖一顫,眼前的她像極了前世那個對他還愛極戀極的女子。

“晚晚……”他的聲音都染上了幾分欲色。

葉非晚笑的越發歡暢,乾脆躺在床上,以雙手捧著眼前人的臉頰,仔細端詳了許久,突然道:“好看!”她在迴應他方纔的問題。

封卿本還泛著欲色的目光僵住,心中如刹那間盛放萬千焰火,隻映出眼前人的如畫容顏,好久低柔地、繾綣地、還帶著些不可置信的問道:“什麼……”

話並未說完,封卿隻感覺到眼前一暗,葉非晚捧著他的臉頰,以手肘撐著自己帶著醉意的上半身,而後用力在他唇上印上了一吻。

說是吻,更像是以牙齒硬生生磕在他的唇角上,不過片刻他已嚐到了血腥味,他卻甘之如飴,酥麻甜軟中帶著令人著迷的香氣。

這並非他們二人第一次親密,甚至前世、今生,他們親密的次數不少,可是以往,他想要她,卻拚命剋製著想要的心思,告訴自己這不是愛,這是尋常的欲。

而今他終於能光明正大的承認自己對她的心動,他此刻,心跳如累。

這本就是愛。

而這一吻,還是她主動的。

“晚晚?”封卿啞著嗓音低聲喚她,於夜色中越發的撩人。

葉非晚卻眨了眨眼睛,雙眸忽閃如寶石,長睫輕輕顫了下,如蝴蝶在她的眼瞼上短暫停留一般:“怎麼了?”

封卿誘聲道:“方纔你磕痛我了,再來一次可好?”說完,他不覺垂眸,頃刻感覺自己就像是誘惑良家女子的狐狸精。

“嗯?”葉非晚不解看了他一眼。

封卿舔舐了下唇角,循循善誘道:“像方纔一般,不過動作要輕些,”他將薄唇湊到她眼前,半是委屈道,“你瞧,你將我吻出血來了。”

“啊?”葉非晚睜著醉眼,湊到她跟前仔細看著他的唇角,“真的出血了……”

“是啊。”封卿點頭。

葉非晚卻突然鬆開了落在他臉頰上的手,小心道:“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

“我知道,我知道,”封卿忙道,他竟再見不得她的眉眼出現半分委屈,“我知道晚晚不是故意的,所以再來一次,晚晚一定能做的很好的,對不對?”他越說越覺得心虛起來。

葉非晚咬了咬唇,認真的點點頭,而後睜著雙眸,一點點湊到封卿跟前,這一次不再如方纔硬生生的撞上去,隻是一點點的靠近著,唇瓣貼上冰涼的薄唇,心尖都帶著一絲酥麻。

她心口一慌,心跳不受控的快了起來。

葉非晚忙要收回唇,封卿卻驀地攬著她的後首:“還不夠,晚晚。”說著,他輕啟薄唇,含著她飽滿的下唇,一點點的摩挲著,感受著唇上的香甜與柔軟。

“唔……”葉非晚想要說些什麼。

“閉眼。”封卿含糊不清的聲音傳來,性感迷人。

葉非晚隻覺一片朦朧中,自己被誘惑了,不覺循著那聲音所說,慢慢閉緊雙眸,而後微微啟唇。

下刻,隻感覺男子的唇一僵,下刻越發熱烈的朝她吻了過來,攻城略地一般。

“嗯……”葉非晚哼唧了一聲,嗓音竟是前所未有的嬌軟,她倏地閉嘴,仍未清醒的眸如小鹿一般看著眼前模糊的人影。

封卿低笑一聲。

“晚晚,晚晚……”他一遍遍喚著她的名字,輕吻著她,不知何時,吻出現下移,移動到那一汪盛滿誘惑的美人骨上,他啟齒,以牙尖輕柔的碾了下。

葉非晚身子一顫,隻覺鎖骨處一陣酥麻。

這一顫惹得封卿眉眼越發深濃,唇齒輕輕咬住了中衣下鮮紅的肚兜帶子,嗓音含糊:“晚晚,喊我的名字……”

他想從她的口中聽見他的名字。

葉非晚雙眼朦朧,隻低低輕吟一聲不語。

封卿輕咬了下她的肩頭,將肚兜袋子含在口中,扯了開來。而後輕輕牽過她的雙手落在自己的胸口,將鬆垮垮的白衣扯開,任由她的手擁著自己的後背。

“喊我的名字……”封卿粗重喘息著,仍固執的道著,二人的身軀之間再無一絲縫隙。

經脈中每一滴血都在放肆的喧囂著:他想要她,他隻想要她。

葉非晚輕聲低語了一聲,終於睜開了眸:“你是……”

封卿呼吸一緊:“叫我,晚晚……”眼中儘是灼人的光亮。

葉非晚難受的蹭了蹭身子,低語道:“封卿。”聲音前所未有的嬌軟。

封卿隻覺腦中有什麼炸裂開來,手輕輕摩挲著如白玉一般的腳丫,而後放在自己腰間,俯身而上。

二人同時悶哼一聲。

帷帳一下一下的搖晃著。

夜色正濃。

……

翌日。

葉非晚醒來時,隻感覺自己後背貼著一具火熱的軀體,一隻大手正緊緊擁著她,未曾放鬆分毫。

她目光有些怔怔,皺了皺眉,昨夜的事,她記得不多,隻記得有人抱著自己去了後宮的溫泉處沐浴,又被抱了回來,之前、之後的事情便不記得了。

她動了動身子,腰身卻猛地一陣痠軟。

葉非晚一僵,這是什麼感覺,她再熟悉不過了,隻不過以往清晨醒來,從冇有人在背後如擁至寶一般擁著她而已。

“早。”身後,耳畔,男人沙啞的嗓音響起。

葉非晚身子一顫,這聲音,她便是化成灰都忘不了,那麼昨晚,她酒後……

她猛地翻身坐起,擁著被子,遠離身後的男人。

封卿看著空落落的懷抱,沉寂片刻,抬頭看著靠著牆壁謹慎盯著自己的女人:“睡也睡了,晚晚不準備給我個名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