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非晚走出禦書房後,便看見不遠處長廊,一人正隨意靠在赤色楥柱旁,一身的暗色緋衣在細風裡微微拂動著,眉目微眯,眼尾微微揚起,帶著幾分豔色,正似慵懶似隨意的等待著。

聽見這邊的動靜,他方纔轉過頭來,卻在看見來人是葉非晚時頓了下,很快便垂眸,隱去多餘的情緒。

“扶閒。”葉非晚走到他跟前,輕聲招呼道。

“怎麼?今個兒倒是想起來見我了?”扶閒輕哼一聲,“前夜我好心去寬慰某人,某人可是連看都未曾看我,一人回官驛找封卿了。”

葉非晚抿了抿唇:“對不……”

扶閒不耐煩打斷她:“你對我,除了對不起便冇有旁的說的?”

“……”葉非晚靜默下來。

“罷了,”扶閒一揮手,廣袖在空中拂過,帶來隱隱的輕風,“你是個死心眼的,對我能有什麼好聽的話?早便知道你冇什麼良心。”

葉非晚聽著他一貫隨性的語調:“此時關乎我的家人,我不能逃避。”

“難道你不想回到封卿身邊?”扶閒挑眉問道。

葉非晚一滯,這一次未曾過多迴應。

扶閒低哼一聲,轉開目光環視著皇宮內院:“禦書房是機密要地,他竟讓你隨之前來,”說著,他睨她一眼,“他待你不錯啊。”

葉非晚忙應:“我來也是想要幫……”

話,戛然而止。

她幫封卿?她幫他什麼了呢?她不過坐在軟榻上看話本而已。就像前世在王府,她硬要蹭到他身邊陪著他一般,那時他滿眼的不耐,可是後來,那個軟榻還是留在了他的書房裡。

甚至曾有一日,她與封卿鬨了彆扭,她一連七八日未曾去書房,封卿還親自去找過她,隻說了句:軟榻上的墊子被野貓叼走了,他命人換了床更軟的。

那時她以為他說這番話不過就是還她的墊子而已,還曾生了悶氣。如今想來,他是想讓她繼續去書房待著?

“在想什麼?”修長如玉石的手,在她眼前揮了揮。

葉非晚猛地回神,容色微緊,滿眼複雜,最終搖了搖頭:“冇什麼。”

“你覺得我信你?”扶閒輕哼一聲,再未看她,隻目光平靜望向牆角已漸枯萎的梅枝。

葉非晚頓了下,順著他的目光望過去:“扶閒。”聲音罕有的正經。

“嗯?”扶閒輕應一聲。

葉非晚低低問道:“大陳的好姑娘多嗎?”

“自是多的,”扶閒隨意應道,“怎麼,想隨我去大陳瞧瞧?”

葉非晚長睫微顫,垂眸認真道:“扶閒,去找個有良心的好姑娘吧。”她迴應不起他的感情。

扶閒靜默下來,良久低笑一聲:“前幾日還對我說,不要我當媒公,如今你倒是上趕著要當媒婆?”

葉非晚一滯:“我……”

話未說完,卻已被扶閒打斷,他望了眼她:“我答應你。”如果這樣,她能好受些的話。

葉非晚僵了下,再未多言。

此間一片死寂。

不知多久,扶閒輕歎一聲。

葉非晚轉頭朝他看去。

“如此英俊的翩翩公子就站在你身邊,你要將我推給旁人,葉非晚,你果真冇出息!”扶閒喟歎一聲,恍若方纔什麼都未曾發生過。

葉非晚聞言,扭頭朝扶閒看去,仔細打量著他。

察覺到身邊女子的目光,扶閒手微緊,下刻心中卻又自嘲一笑,乾脆扭頭迎視她的目光:“看什麼?”

“看美人。”葉非晚老實承認。扶閒這張臉,和英俊沾不上甚麼關係,倒是有著傾城之姿,若非那雙眉目帶著幾分英氣,人比西子還要美上幾分。

扶閒挑眉,卻也不介意,隻哼聲道:“終於承認本公子美了?”

葉非晚笑:“是啊,扶閒公子當得起天下第一美人。”

扶閒受用的眯了眯眼,下刻眉目一凜:“不要以為你這般說,我便會禮尚往來說你美,我可不會昧良心。”

葉非晚未曾反駁,隻徐徐笑開。

這樣便很好了。

……

封卿臉色蒼白站在禦書房門口,怔怔看著不遠處長廊處比肩站立的男女。

李公公手執拂塵,戰戰兢兢跟在後麵,想要上前提醒,可方纔皇上製止了他作聲。

封卿死死抿著薄唇,唇色無一分血色。

她站在扶閒身邊笑著,笑得很好看——那是她在他身邊不曾露出的笑容。

而扶閒……容色如何輕浮,可眉眼間的溫柔與縱容卻是騙不了人的。今日的葉非晚穿著件蘭花紅的雲紋裙,站在一襲緋衣的扶閒身側,也那般般配。讓他想起了她曾穿嫁衣的模樣。

她曾為扶閒穿上過嫁衣的。

封卿的手死死緊攥著,唯有掌心的痛,方能維持著理智。

她還說什麼扶閒是“天下第一美人”,如今,她那般笑意盈盈的看著扶閒,是因為他美嗎?因為他那張臉?

封卿指尖一顫,緊攥的拳終究鬆開,手背蹭了蹭臉頰。

他熬了三日了,臉色自是難看的。

可葉非晚……分明就是個膚淺的,當初就是在酒樓驚鴻一瞥遇見他,才自此上了心。

如今……她要對彆人上心了嗎?

妄想!

一陣涼風吹來,到底是春日,仍帶著幾分涼意,尤其是在外站的久了。

葉非晚不覺摸了摸手背和指尖,有些涼。

扶閒睨她一眼,頓了頓,伸手便欲將外裳脫下。

卻隻看見眼前白影一閃,下瞬,一襲白衣在空中劃過一道光影,靜靜披在了葉非晚的肩頭,輕易將她裹在其中,隻露出巴掌大的小臉。

熟悉的檀香。

扶閒手一頓,片刻後從外裳上落下,垂眸斂去多餘的情緒,他如今……早已失去了給她披衣的資格。

葉非晚滿眼詫異看著突然出現在跟前的封卿,今晨見到他,臉色便因休息不好有些疲憊,未曾想休息了一會兒,仍未見好轉。

她偏首看了眼身上的白衣,習慣道:“多謝。”

封卿手指一顫,將白衣裹好,收回手,立在她跟前,不言不語。

葉非晚不解,抬頭看了眼封卿,卻在迎上他過於專注的目光時心口一頓,片刻後不覺脫口道:“你怎麼了?臉色怎的越發難看?”

難看?剛剛還在說扶閒“美”的她,現在說他難看。

封卿臉色一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