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df小說 >  葉菲晚封卿 >   第449章 隻有她

[]

封卿聽了葉非晚這番話,頃刻間隻覺腦海中有萬千煙火“砰”的一聲炸開,炸的他本就脹痛的額頭越發的眩暈,聲音都隨之提了起來:“你在胡說什麼?”

她如今……怎能如此輕易便說出讓他迎娶旁人的話?

葉非晚看著封卿過激的神色,緊攥的手微微鬆開,垂眸隨意道:“你又不是冇娶過,何必做出這番模樣呢?”

封卿聞言心口一緊,不覺朝前湊了進步,急迫道:“前世即便迎娶她,也不過是派人將她接到王府而已,我明媒正娶的隻有你,且我從未碰過她,我碰過的人隻有你……”

“封卿!”葉非晚匆忙打斷他,耳根不覺熱了下,他碰過她,她自然是知道的,他們的第一次,還是她給他下藥得來的。

封卿住了口,目光仍幽幽望著她。

葉非晚頭腦一緊,避開了他的視線,硬著頭皮道:“我對那些過往……不感興趣,”說到此,她神色逐漸冷靜下來,“前世,也是因為柳太尉拿捏住了葉家的證據?”

封卿垂眸:“這隻是原因之一。”

葉非晚看向他,下瞬想到什麼,恍然大悟:“是了,柳如煙嫁入王府是曲煙親下的懿旨,且她的那張臉又像極了曲煙,你怎會忤逆她呢……”

“非晚!”封卿瞪著她,卻在看見她的容色時,不自覺便柔和了臉色,“和曲煙無關,和柳如煙也無關,和那張臉更無關,隻是……”說到此,封卿的臉色白了白,“隻是,有人曾問我一直不肯鬆口納旁人,是因著愛你,我……”餘下的話,再說不下去了。

隻因他的不敢承認,卻害他失去了她,這也是他前世自厭至極的緣由。

葉非晚一怔,冇想到會聽到這樣的答案。

可轉念一想卻又瞭然,封卿一貫驕傲,他的驕傲怎會容許他愛上一個處處強迫、欺騙、威脅他的女人呢?

“你怎知,你現在就懂得何謂‘愛’了呢?”葉非晚垂眸,淡淡道,“也許,一切不過是你的錯覺……”

“我愛你。”封卿打斷了她,目光灼灼望著她繼續道,“我比任何人都清楚。”待說出口,他方纔驚覺,原來有些話,一旦開了先河,並不難再繼續開口。

他仍不知“愛”究竟是何物,可是他知,冇了她,他會死。

葉非晚一滯,封卿的這番話說的太過理所應當,以至於她連反駁的話都找不到,半晌才終於避開了他的目光:“柳太尉並不會善罷甘休。”

封卿眼中本期待的光亮逐漸暗去,許久輕輕靠著轎壁:“由不得他。”

“嗯?”葉非晚還想追問。

馬車外,高風的聲音陡然傳來:“皇上,葉姑娘,到了。”

葉非晚一怔,扭頭透過轎窗看了眼外麵,原來竟不知何時,馬車早已駛入皇宮。

“嗯。”封卿低應一聲,轉頭飛快看了眼葉非晚,身側的手動了動。

葉非晚仍避著他的目光,低頭掀開轎簾便跳了下去。

封卿手指一僵,最終跟在她身後下了馬車。

紅牆綠瓦,高聳的宮樓,四四方方的天,熟悉的宮殿。

葉非晚看著,本輕鬆的神色逐漸蒙上一層看不見的紗。

“你隨我回來的……”封卿的聲音在身側低低響起,“所以,不論如何,我都不會再讓你輕易離開了。”

葉非晚怔了怔,轉頭一眼正望進封卿的雙眸之中,她呼吸一滯,飛快收回目光;“我隻是……不希望成為任何人的累贅。等這件事解決……”

“你永遠都不會是我的累贅。”封卿打斷了餘下會讓他心痛的話。

她是他昏暗生命中的唯一一束光,絕非累贅。

葉非晚攥了攥手,再未迴應,隻故作平靜朝前看去,一眼正望見立在一旁的高風,也是滿臉的疲憊。

迎著她的目光,高風笑了下。

葉非晚也頷首回了一笑。

封卿凝眉:“去外麵守著。”

高風笑容一僵,匆忙收斂笑容道:“是。”轉身朝著宮殿門口處走去。

葉非晚看了眼封卿,封卿早已麵色如常,清咳一聲道:“先回殿內,我早已命人送來早膳了。”

葉非晚點點頭,跟在封卿身後。

殿內仍是以往的目光,隻是少了幾分人氣兒,多了許多的空蕩,充斥著淡淡的檀香,卻嗅著令人不再心曠神怡,隻覺酸澀。

“這段時日,我一直待在書房,”封卿轉頭看向她,低聲道,“有些空蕩了些。”

“……嗯,”葉非晚低應一聲,心中卻越發覆雜,她離開後的這段時日,他都未曾休息好嗎?

“皇上,早膳送來了。”高風壯著膽子站在門口低聲道。

“嗯。”封卿低應一聲。

下瞬,一眾宮人魚貫而入,將手中的膳食一盤盤放在桌上,而後福了福身子紛紛退下。

高風卻仍站在門口,良久為難道:“皇上,屬下已有三日未回,恐……芍藥會心有憂色……”

封卿輕飄飄抬眸睨他一眼,方纔葉非晚對他笑了一下的畫麵還浮現在跟前:“以往你十天半個月不回去,不也無妨?”

高風一陣為難,忙道:“屬下逾矩。”話落,便要退下。

葉非晚看著高風的背影,微微皺眉。

“怎麼?”封卿看著她,他可以接受她暫時不能迴應他的情感,可是他不喜歡她這般看著旁人,哪怕是……已成親之人都不行。

葉非晚一頓:“高護衛看起來像是很累的樣子……”

封卿隻覺全身的血翻湧:“我看著呢?”

葉非晚不解望向他。

封卿卻突然覺得此刻的自己分外無理取鬨,凝滯片刻,揚聲吩咐道:“去告訴高風,讓他出宮。”

“是。”門口的宮女忙領命下去。

葉非晚抿了抿唇。

封卿收回目光,如今她能同他一塊用膳,便已是喜事,他……何必在掃興?

“柳元壽既心存逼朕迎娶柳如煙入宮、以壯家族勢力之意,即便如今真的如了他的意,往後也隻會更得寸進尺,”封卿低低道,“我已命暗衛去西北秦城,調遣精兵五萬,屆時駐守京畿,震懾宵小。”

葉非晚頓了頓,將袖中的書信推到封卿跟前:“這些機密之事,甚至兵符密令,你……不該說給我聽……”

封卿望著她:“為何不?”

她若真想要他的命,伸手就是,根本無須任何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