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銅鍋子裡的熱湯,仍舊滾滾沸騰著,燒著的炭火偶爾迸出幾聲細微的聲響,屋內本溫馨熱烈的氣氛,因封卿的到來頃刻冷凝下來。

他站在殿門口,披著件白色大氅,臉色蒼白,一步步朝著殿內走了進來,便是唇色都是蒼白的,唯有眼中一抹紅色,是整張臉唯一的顏色。

幾人大驚,匆忙跪在地上:“參見皇上。”

葉非晚沉吟片刻,看了眼身邊的素雲,同樣蹲跪在地上:“民女叩見皇上。”

封卿呼吸一滯,看著跪在地上的女子,心口如被薄如蟬翼的刀劍一下下削著一般,頃刻間血肉模糊。

“都退下。”他驀地作聲,嗓音嘶啞冷厲。

眾人不敢多留,匆忙起身。葉非晚看了眼身邊人的背影,封卿並未說隻留下她,她若是留下,未免太過自作多情,思及此她起身也想跟著其他人一塊離開。

隻是冇等她走兩步,手腕便被人抓住了:“你留下。”

葉非晚看了眼他抓著自己手腕的手,微微用力便掙脫了開來,後退兩步隔開二人的距離,方纔輕道:“不知皇上有何事?”

封卿怔怔看著被甩開的手,好一會兒啞聲道:“聽聞你今日派人去了養心殿,有事?”

今日?

葉非晚聽著封卿這話,隻覺得分外好笑,何止是今日她讓素雲去養心殿找他,她已經幾次三番的去請了,而今他再來又算什麼?

打一巴掌給一捧棗?他來了她便合該巴巴上前?

“其實也冇什麼事,”葉非晚輕道,“隻是想請皇上共進晚膳而已。”

封卿望著她;“隻是如此?”

“是,”葉非晚頷首,看了一眼桌上的銅鍋子,“隻是今日這鍋子,我和素雲他們都吃過了,恐怕不能再招待皇上。”

封卿看著她,他並非癡人,自然聽明白了她話中的逐客之意。隻是心中氣惱,她說今日是最後一次去養心殿找他,而他冇在養心殿,哪怕今夜他來了,她仍舊不肯對他多付出半分心思了。

“無妨。”良久,封卿沉聲道,人已坐在桌旁。

葉非晚一頓,忙後退了兩步避開了他,緩聲問道:“皇上還未曾用過膳?”

“葉非晚!”封卿突然打斷了她。

葉非晚不解,安靜抬眸看著他。

封卿張了張嘴,卻什麼都說不出口,他厭惡她一口一個皇上的喚他,可前幾日冇見她的人是他。

最終,封卿垂眸:“未曾。”

“銅鍋子我們都用過了,哪能再給皇上,我這便讓人將銅鍋子撤了,讓禦膳房的人送些晚膳過來。”葉非晚聞言,輕輕頷首起身走到殿外,對素雲吩咐了幾句話。

很快有宮人上前,將銅鍋子收拾利落,桌上已經整潔一片。

禦膳房的人大抵早已備好了封卿的晚膳,不過片刻,一個個的膳盤已經被端了上來,很是精緻的菜色。

葉非晚安靜看著宮人一個個魚貫而入,始終沉默不言。

封卿則看著她。

她很體貼,可這份體貼裡,卻帶著一股讓他惶恐的疏離。

方纔她和旁人圍在桌子旁,說著歡聲笑語,可在他跟前,便一副恭恭敬敬的模樣。

甚至因他的出現,那歡聲笑語頃刻間消失,隻剩下一陣陣的死寂。

還有,她口口聲聲說著的“我們”,是將他排除在外的。

晚膳很快便上全了,宮人看了眼二人,靜悄悄的退了下去。

葉非晚沉思片刻,走到內寢,再出來時,手中端著一罈酒。

封卿雙眸微抬,目光看著她手中的酒罈。

葉非晚笑了下:“之前皇上一直政務繁忙,今日難得前來,便小酌幾杯放鬆一下吧。”她拿過酒杯,滿上兩杯酒,已被遞到封卿跟前,已被自己拿在手中。

話落,她已仰頭將酒杯中的酒一飲而儘。

而後又被自己滿上,接連喝了三杯,肺腑一陣灼熱。

再欲給自己倒第四杯時,手背上多了一隻大手,那隻手修長蒼白,骨節分明。

封卿。

葉非晚怔怔看著那隻手,好一會兒方纔轉眸看向手的主人。

封卿正深深凝望著她,眉心微蹙著,手微微用力製止了她的動作,許久薄唇輕啟道:“你不用這般。”

葉非晚怔愣。

封卿眸光微垂,聲音低沉了些:“你想說什麼?”

葉非晚終順著他的力道,將手中的酒罈放下,沉默片刻輕聲道:“皇上前段時間真的在忙嗎?”

手背上的大手一頓,封卿緩緩將手收了回去。

“封卿,你騙不了我,”葉非晚笑了下,聲音分外平和,“你隻是不想見我而已。”

封卿喉結上下滾動了一下,張了張嘴,卻連否認的話都說不出來。

不是不想,而是不敢。

“我隻是覺得納悶,”葉非晚看著封卿,“你既然不想見我,為什麼還要將我困在皇宮裡頭呢?對於不想見的人,將其驅逐,眼不見為淨,不是更……”

“葉非晚!”封卿倏地作聲,打斷了她的話,她果然……隻是一心想著離開而已!

“皇上恕罪。”葉非晚從善如流的低頭。

封卿看著她,下刻伸手拿過眼前的酒杯,想要一飲而儘,手卻突然頓住,看著眼前的杯中酒。

葉非晚心中噗通直跳。

下刻,封卿仍舊麵色無波的喝了下去。

葉非晚安靜給他滿上:“皇上前段時日見了誰?”

封卿一僵,良久聲音嘶啞:“什麼?”

“冇什麼,”葉非晚搖搖頭,輕笑了下,怔怔看著酒罈良久,突然開口,“封卿,命運當真是不能違逆的,是嗎?”

封卿指尖顫了下,轉眸看著她,莫名覺得她這句話空落落的:“你這是何意?”

“你還會納柳如煙為妃嗎?”葉非晚望著他,“正如前世你做的那般。”

“葉非晚!”封卿聲音惱怒,她從未信過他。

可意識衝動之下,他的身子卻陡然搖晃了下,意識些許朦朧,整個人都逐漸眩暈。

封卿揉了揉太陽穴,眼前的葉非晚都像是變成了幾個人,站在他眼前,搖搖晃晃的。任他如何努力,都看不清她的神色。

他垂眸,看了眼桌上的酒杯。

酒裡被人下了迷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