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非晚到禦花園的時候,那兒已經鋪了一層絨毯,絨毯旁還立著宮燈,屋宇下懸著的長信燈也在夜風吹拂下輕輕搖晃著。

戲台子早已搭好了,兩個穿著花衣的伶人在上麵輕輕唱著熱著場子。

而戲台前則跟著百官及家眷,主座上兩張紫檀木椅還空落落的,周圍燃著幾盆罩著風罩的火爐,燃著炭火,冒著熱氣,卻也不寒。

葉非晚茫然站在禦花園後方,此刻方纔察覺到,在這偌大的皇宮裡頭,冇有封卿,她連自己該待在哪兒都不知道。

這裡……冇有她的落腳之處。

“夜色寒,在這兒站著做什麼?”身後,男子的聲音傳來,帶著些許低啞。

葉非晚一怔,猛地回首,正看見封卿立在她身後,身上穿著黑色袍服,金線繡著龍紋,矜貴華麗,隻是臉色蒼白,驚豔的眉眼反添了幾分病弱的美,在夜色中瞧著更添了幾分魅色。

葉非晚忙收回目光,不覺掃視了一眼身前的眾多宮人及早已落座的百官,到底是在人前,她忙福了福身子:“參……”

話未說出口,手腕已經被一隻大手徐徐扶起。

封卿的手再也冇有放開,抓著她的手腕便朝裡麵走去:“請來的戲班子是京城聞名的,還曾受大陳皇室所邀前去過。說書的更是京城一張好口,一會兒你定會喜歡的。”

他的聲音很是平淡,彷彿昨夜的一切都未曾發生過。

葉非晚看了眼手腕上指尖冰涼的大手,終跟在他身後不再言語。

百官行禮過後,封卿便將葉非晚帶到了一旁的主座上,全然不顧四周的目光。那位子是給誰的,所有人都知道,但無一人敢上前指出,隻當做未曾看見,將注意落在戲台子上。

“皇上,這是戲班子出名的曲目……”李公公拿著玄色的摺子,恭敬站在封卿身後低聲道,“最負盛名的當屬這一折‘蘇小小命沉錢塘江畔’……”

封卿眉心微蹙:“換。”

李公公忙又道:“還有崔鶯鶯……”

封卿臉色陡然陰沉了下來:“再換。”

李公公又翻了翻:“皇上,再出名的,便是老生常談的摺子戲了,譬如這段梁祝……”

自古皆是悲情動人,戲子唱的自多是悲戲。

封卿臉色微白,那些戲,皆是分道揚鑣的結局,隻聽著名字便讓人心中煩躁,轉頭飛快看了一眼身側的葉非晚,她也在看著他。

“既然還未能選出來唱哪段,不如讓說書先生先說一段書吧。”葉非晚看著李公公額頭上的冷汗,出聲道。

封卿容色緩和了些,看了她一眼:“照葉姑娘說的來。”

李公公如釋重負,忙躬身退了下去。

一旁的火爐仍徐徐冒著熱氣,隱約有火星透過風罩乍然一亮。

戲台上有細微動靜傳來,葉非晚抬頭看著,說書先生一身青衣,手中拿著一柄摺扇,一塊驚堂木落在木桌之上,已經開始活靈活現的說起來了。

寧思閣的小太監說書自是比不過眼前這位說書先生的,說的故事也比不上說書先生來的新奇生動,可是葉非晚隻覺得……冇有昨日在寧思閣聽的精彩。

她愣愣看著,不覺出神。

“不喜歡?”身邊,時刻注意著她的封卿緊繃的聲音傳來。

葉非晚睫毛一顫,陡然回過神來,隻搖搖頭,餘光看見封卿正要拿起一塊栗蓉糕,想到自己不知該說些什麼,便也在自己這側拿了一塊,堵住口便不用說了。

封卿拿著栗蓉糕本欲伸到她跟前的手一頓,良久緩緩將手收了回去,自己將栗蓉糕吃下。

很是甜膩,膩的人心中一陣煩躁。

“非晚。”封卿突然開口。

葉非晚朝他看去。

封卿卻未曾看她,仍看著戲台子:“你坐的位子,所有人都知道這是何意,你……真的不知道嗎?”他的手不覺緊攥著,心裡竟有一絲緊張。

那皇後的位子,除卻天子外,最為尊貴的地位。

昨夜回去他想了很久,他不願再等著她點頭了,讓她待在他身邊的唯一法子,便是成為他的皇後。

葉非晚目光一滯,同樣將目光落在戲台子上,說書先生說了什麼,她也聽不到了,隻聽見自個兒的聲音:“且不說百官會有異議,封卿,”她定定看著前方,“這個位子後麵呢?會不會有其他的位子?且有一日會否這個位子再換了人?”

封卿臉色蒼白:“不會有旁人,我……”

“前世,我相信了你不會有彆人,”葉非晚打斷了他,隻以二人方能聽見的語氣低聲道著,“可是後來,你還是迎了彆人入門。”

這是葉非晚第一次開誠佈公的提到前世他納側妃一事。這本是紮在她心口上的一根箭,而今說出口才發現,原來不會痛了。

封卿臉色蒼白,好一會兒低聲道:“我從未碰過她……”

他那時即便去柳如煙房中,也隻是在外間徹夜坐著,隻是……想氣氣她,可是葉非晚卻一直安安靜靜待在冷院中,從不生氣,氣到的人隻有他。

葉非晚垂眸不語。

他納了側妃後,她便很少再往封卿跟前湊了,死了後,更不知後來又發生何事。

“你……離開後,府裡便再也冇有女主子了……”封卿聲音有些混亂,眉心緊蹙著,“我將你的身子下葬後,便將她趕走了,葉非晚,從來隻有你……”

“封卿,”葉非晚打斷了他,驀地站起身,細微的動靜,卻輕易惹來周圍人的矚目,她頓了下,看了眼一旁仍冒著熱氣的火爐,聲音低了下來:“我在此處沉悶的緊,便先出去透透氣了。”

話落,她快步朝身後無光無亮的禦花園走去,素雲忙跟了上前。

葉非晚腳步很快,直到感覺到喧鬨離著自己遠了,才終於放下心來。

她須得離開那裡。

隻因,封卿說“從來隻有你”時,她除卻濃重的悲哀——因她生時不曾被憐愛,死後方能得到他半點真心的悲哀之外,還有……那顆本以為早已死寂的心,在那一瞬間,輕輕的跳動了一下。

就像當年,她駕馬經過酒樓,透過闌窗,初見到一襲白衣、於喧鬨之中獨自酌酒的封卿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