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非晚回到九華殿,坐在銅鏡前,一點點擦拭著臉上的殘妝時,方纔真正意識到,如今的封卿,已經是高高在上的皇帝了。

萬人之上的帝王,和家世落敗的商女,如何牽強都牽不到一塊兒去。

“姑孃的臉色還有些蒼白,可要再服些養身子的藥?”素雲在身後小心伺候著。

葉非晚搖搖頭:“我無事了,你先去歇著吧。”

“可姑娘……”

“夜深了,先出去吧。”葉非晚聲音添了些疲憊,“我一會兒也要歇著了。”

素雲見她眼中疲憊之色不假,雖仍舊滿眼憂慮,卻仍舊轉身悄然離去。

葉非晚看著銅鏡中的自己,有一種恍如隔世之感,好一會兒才輕輕吐出一口氣,緩緩起身,走向闌窗前。

暈倒時昏睡的太久,此刻了無睡意,推開窗子,門外冷風灌入,她本煩亂的思緒登時清醒了很多。

眼前偌大的皇宮,高立在四周的宮牆,如桎梏一般,將她包圍在裡麵,呼吸都有些壓抑,心中沉甸甸的。

哪怕這裡再豪華,都像極前世將她困了一輩子的冷院。

隻是,前世她被困冷院,封卿始終不肯放她離去時,她還曾在心中幻想過,是否是封卿不捨得她,纔會將她留在王府。

如今終於想明白了,封卿困住她,許是責任、許是佔有慾作祟,更許是……她雖被休,畢竟曾是他的妻子,二人同床共枕數年,若是流落在外,隻怕給他蒙羞。

他今夜還說什麼“心悅她”,這番話,她是萬萬不敢再信了。

“砰”的一聲,闌窗被一陣風吹得關上,又撞開了一條縫。

葉非晚陡然回神,抿了抿唇,將窗子關好,起身回了榻上。

她不願再被困一世。

……

殿外,直到看見闌窗關上,滿屋的燭火熄滅一片漆黑,封卿方纔緩緩走了出來,目光仍看著闌窗處。

今夜,她很是奇怪。

她雖仍和平常一般,可是眼睛裡卻多了許多他看不透的東西,哪怕她仍坦然接受著他的靠近,可她的手指卻微微曲著,像是隔絕的姿勢。

更為重要的是,她對他說得那句“多謝”,有禮卻也疏離。

像極了……完完整整的她。

“皇上?”九華殿的小太監本欲已經歇息,突然聽到殿門處的細微動靜,便來檢視,未曾想竟看著穿著一襲白衣的皇上站在殿門口處,匆忙下跪行禮。

“嗯,”封卿隨意應了聲,“她歇息了?”

“是。”小太監應道。

“她回來,可曾說過什麼?”

“這……”小太監為難片刻,“是素雲在內寢伺候著葉姑娘,隻是回來時,奴才瞧見葉姑娘臉色蒼白的緊。”

臉色蒼白……

封卿長睫微垂,沉吟片刻,負手站在原處,好一會兒突然道:“這幾日,好生看著些。”

“是。”小太監忙應。

……

翌日。

素雲安靜在殿外候著,時不時看向內寢門口。

今晨用過早膳始,葉姑娘便再未出過房門,隻問了她一句“芍藥如今在何處?”

在聽聞芍藥姑娘如今已經與高護衛定親後,她點點頭便又進了內寢。

眼見著午時漸到,送午膳的內侍官都來了,身後跟著一眾宮女,浩浩蕩蕩。

素雲忙起身,剛要去內寢叩響房門,不想手方纔抬起,門竟被人從裡麵打開了。

葉姑娘今日穿著一身素白色裙裾,映著門外雖寒冷卻晴朗的天色,周身如會發光一般,輕掃了娥眉,臉頰也上了一層胭脂,好看的緊。

“葉,葉姑娘?”素雲聲音一時遲疑。

葉非晚望著她:“怎麼了?”

“冇事,”素雲匆忙搖頭,“隻是覺得……葉姑娘今個兒瞧著有些不一樣。”

“能有什麼不一樣,”葉非晚笑了下,看著已經在佈菜的宮人,又看向素雲,“今日菜色這般豐盛,我自己怕是吃不完的。”

素雲眼睛一亮:“葉姑孃的意思是……”

“你可否幫我去瞧瞧,皇上現下有冇有下朝?若是下了,便問他可有時間前來。”

“誒!”素雲小臉激動的漲紅,這一次葉姑娘可是敞亮對她說的,要知道這可是第一次葉姑娘主動去請皇上,而且還特意打扮了自己!

葉非晚算過,這個時辰,封卿應當已經下朝了,隻是未曾想到,他會來的這般快。

前後不過半盞茶的功夫,門外便已傳來一陣腳步聲,待得她抬頭,封卿已經站在門口,仍穿著龍袍,額前珠翟正劇烈搖晃著,眉目中有幾分暗潮湧動,眸光微揚,似有光芒瀲灩其中。

隻是說出口的話,卻很是冷靜:“你找我?”他走上前,尾音添了溫和。

“嗯,”葉非晚點點頭,掃了眼桌上的菜色,“午膳豐盛了些,便……”

“好。”未等她說完,封卿已經應下,轉身走到一旁,將珠翟摘下交給一旁的李公公,淨了手便坐在葉非晚身側。

葉非晚怔愣了下,朝四周望了一眼。

察覺到她的目光,封卿抬手:“你們先下去吧,這兒不用伺候了。”

“是。”李公公忙應,揮著拂塵和一眾宮人退下,心中卻不禁感慨,以往他們慣來察言觀色,看皇上的眼色行事,哪想到……如今皇上竟在看葉姑孃的眼色?

膳桌旁隻剩下二人。

葉非晚輕鬆了些,安靜用著膳食。

眼前卻多了一塊荷葉卷,她愣了愣,抬頭看去,封卿已經收回了竹筷,神色平靜用著膳,並未看她。

葉非晚抿了抿唇,將荷葉卷吃了下去。

封卿微垂眉目,唇角微勾,心情似很是不錯。然下瞬,他的笑卻僵了下,拿著筷子的手都頓住。

眼前多了一塊金錢吐絲。

“禦膳房做的金錢吐絲味道很是不錯,”葉非晚笑了下,“你也嚐嚐。”

封卿目光一陣恍惚,有一瞬竟好像回到了前世,她也曾夾了一塊金錢吐絲到他盤中,隻是那時他因她冇用公筷而回絕了。

“我似乎……忘記用公筷了……”葉非晚頓了下,便要將那塊金錢吐絲夾回去。

封卿卻已先她一步,將其夾了起來,放入口中。

“確是不錯。”他沉聲道。

葉非晚笑容頓了下,垂下頭來。

封卿方纔的恍惚,她是看在眼中的,可也不過一瞬,便已恢複如常。

“你喚我前來,隻是共進午膳?”封卿輕作聲。

葉非晚睫毛微垂:“我想出宮一趟。”